第七十三章 细节的改变!(1/2)

加入书签

  怎么会有女人如此做法?

  “怎么,吕小姐不信?”谭非笑道。

  吕菡弯一下唇角,略有些被讽刺的尴尬,表情不自然的看向远方,却意外看到徐盈正在和一个男子聊天,不自觉蹙蹙眉。徐家的实力远出于吕家之上,所以败给徐盈,她说不出什么,可败给毫无家底,还已经是严铭的女人的林若,她就十分的不满了。

  哼了哼,她迈着步子走了,犹如一只从未斗败的孔雀。这让林若感叹的抚抚额,世界之大,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

  谭非对此见怪不怪!

  此刻的宴会厅外,一个现代装修的休息室里,两道高大的声影笔直而立。严铭目光冷漠,嘴角挂着讽刺的淡笑。而他的对面,则是那个神秘的苏风远,他神情略有些苦涩,只是他表现的很淡,很浅,不容易让人看出。

  “你终究还是发现了,我还是低估了你。”若有似无的感叹一句,顺手点燃一支烟,开始抽了起来,那表情,在一番苦涩之后再不起一丝波澜。

  “你输了”严铭背过身,淡淡说道。

  “输了?不,我没有输!从前,我总是输给你,无论做什么,你都比我优秀。严家的身份我是比不上了,可我训练比你努力,凭什么次次都要落于你之后?”

  严铭讽刺一笑“苏风远,认清你的身份,你以为我还会劝你?没错,我就是比你优秀,你永远也及不上我,可这,又如何!”

  语气狂妄的不可一世,他的表情却平淡如水。

  苏风远捏紧拳头,面部肌肉都绷紧,怒道,“你以为你抓住了我没死的证据就能怎么样了?呵呵,严铭,你未免太狂妄了!你已经从部队退了下去,如今又有何资格管这种事!”

  严铭笑,“那你就日后看着罢,我有没有这个资格!”

  “严铭,你要干什么!”

  “你不要为难苏家,就算我没死,可苏家并未害过你,假死是我的事情,是我的任务。甚至…甚至小婷她…她还想嫁给你,你怎么可以对付苏家?对付想和你结成姻亲关系的于家!”

  “苏家,于家这些年从我这里捞了好处难道不是沾了死去的苏风远的光?”笑容收住,男子的脸色变得越发淡漠,空气都有些结冰。

  苏风远,死掉了,在那场战役中,这段所谓的情谊就死掉了。

  “我们曾是朋友!”苏风远不甘心的吼道,虽然这份友谊当初也抱了不单纯的心思,可世事不就是如此,谁不是相互利用!

  “朋友不是用来算计的,而且…做我的朋友,你还不够资格!”说完他转身,大步离去。留下苏风远愣在原地,怔怔的望着,没错,他是利用了严铭发展苏家,可这也是大势所趋,他只是低估了林若在严铭心中的地位,动了不该动的人,打了不该打的算盘,他怎么会忘了,严铭是多心狠手辣的人!

  喧闹的大厅里,觥筹交错,杯光酒影四处可见,和缓的音乐淹没在人群的交谈声中,一次宴会,也是许多人攀权结贵的良好时机,自然不会有人平白无故浪费这机会。

  他眼眸一扫,将视线定在那一处小团鹅黄色上,只是眼光再稍微一移,就顿时蹙眉。

  大步走了过去,带着微微不悦的表情,却与之前冰寒的他不一样,这种不悦却带着人情味儿,让平日里面色不变的他多了一分味道,或许,只有在女子面前,他才是一个有情绪的男人。

  会怒,会笑,会无奈,会心动!

  林若见男子终于过来,嘴角不由得扬起娇笑,明艳的就像那花儿似的,而以往敏感的她,此时变得迟钝,似乎对眼前他的不悦没有任何察觉。

  “严铭,你回来啦?去了好久哦!”像小鸟儿轻快的声音。

  不知怎地,他心情笃地就好了许多。

  “嗯”他淡淡道,喉结滚了滚,声音醇厚,与她的清脆截然不同。顺手端过女子身旁的那杯红酒,一饮而尽,随意的动作都显得贵气至极。

  “那是我喝过的…”她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喝光了。

  眉梢一挑,深幽的双眸看着她,仿若在反问她有何不对。她只耳根红了红,没有说话。

  倒是一旁的谭非微微苦涩一笑,“既然你回来了,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我先过去了。”

  严铭则点点头,难得说了声“谢了”。

  可就是这声谢,让谭非知道,他的心思严铭是有所察觉的,即使帮林若忙,在严铭眼底,也是他作为他的朋友才做的。心底无声的叹了叹,谭非迈步离开,朝着徐盈那方去了。

  “走吧,我介绍你认识一些人。”严铭是存了心思要带她出席饭局,宴会之类的。

  而她则惊讶的看着他,说不出话。

  “不想?”他问,随即又淡淡补充道“不想也不行,你没有权利拒绝!”

  真是霸道,她心里叹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