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称呼的由来!(一更)(1/2)

加入书签

  “爸,不是,您别着急…谁想到这侄女儿这么有脾气啊。那转学要帮忙的事儿是我做的不对,您也没必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吧。”夏枚纳闷着开口。

  “脾气?这还叫脾气。我告诉你,你小的时候,你二姐什么都让着你,你做错了什么事儿都是你姐给你担着。现在她不在了,你就这样对她的女儿,你良心何安啊!你让我把这把老脸往哪搁啊?”

  夏枚被骂的不吭声,倒是夏筱筱,站了起来。她害怕自己的地位因为林若的出现而有所降低。看着自己的父亲,小姨被骂,就笑着走过去挽住老爷子说道“爷爷,小姨她们知道错了,您也别生气了,大家都知道错了,别气了啊。再说了,咱们夏家有什么需要到她的地方啊,再怎么说夏家也是名门大家…”

  “筱筱,闭嘴!”夏闵呵斥,自己的女儿太不懂事了。本以为她是在劝自己的爷爷,谁知道后面来这么一句急转弯。

  夏礼国转过身,拨开孙女挽着自己的手,朝着门外缓缓走去,苍老的声音传过一丝无力,那声音里都是失望。

  “真是我老了,说的话你们也不听了。罢了,罢了。小若不回夏家也罢,你们以后也别来了。”

  一众人面面相觑,看着夏老爷子离开,说不出话来,他们伤到了老人的心啊。

  林若和徐盈漫步走在b市的大街上,夜幕将至,气温也低了不少,从私房菜馆里出来便多了丝畅快,气氛轻松了不少。

  “若若,你怎么没和我说过夏家的事呢?”徐盈好奇着问。

  “我也才知道不久,呵呵,你今天也看见了,那里好像也没有我容身的位置。”

  徐盈一顿,随即安慰道,“你也别难过,其实张阿姨,也就是你舅妈他们,也不是什么大恶之人。这个圈子吧,是这样的,很多时候亲情单薄,各自为了利益相争,习惯了冷漠。至于夏阿姨和那个夏筱筱,还是骄纵了点儿吧,也没有太大的恶意。”

  林若扬唇笑笑,“不用担心我,之前有徐君陪着我,现在不是有你吗?这些事,还是随缘吧!”

  徐盈笑的开心,对林若这样的话很是受用。“没错啊,最重要的是,等你回家,还有严少陪着你。”

  林若耳朵根子都开始泛红了,徐盈老是没个正经。不过,一想到严铭在,她的心就很安定,不管发生什么事,都有他,不是吗?

  “暑假还有些时间,若若你打算干嘛呀?”

  “其实我也不清楚,之前到寒假到严氏工作,对很多事情也有了初步的了解。我是想多学一些东西,最好是各方面都涉及到。”

  徐盈点点头,“女人嘛,还是要独立一些才好。我看你就挺好,你看那些女人,一天到晚只知道购物,逛街,又不喜欢工作。咱俩可不能这样,就跟米虫似的。”

  “好像你真的很懂我,盈盈,认识你真好!”最开始接触她,觉得女子应该是轻狂居高自傲的,没想到今日竟成了这般朋友,还是缘分使然吧。

  “我也是,认识你真好。”说罢,拉着林若的手紧了紧。

  回到帝景别墅,严铭已经到了,她放下手中的包,走了过去,坐在男子的身旁,将头靠在严铭的肩膀上。房间里很安静,只听见两人的呼吸声,此起彼伏,静谧美好的不忍出声打破这画面。

  良久,严铭才道,“你碰见徐盈了?”

  林若应了一声,“在医院里碰见她的,严铭,你怎么知道?”

  男子低低笑了一声,“徐君告诉我的,她也说了说你今天的情况。”

  “是吗?”她呐呐道,样子有些失神。严铭就说道“可不是派人监视你,就问一下你今天怎么样。”

  林若失笑,“你真好。不过严铭,有的时候一些事情真的不能抱有太多幻想。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呢。”

  男子沉默了一会儿,随即说道,“你有我!”

  铿锵有力的三个字,带着足足的底气,让她的抑郁一扫而空,踮着脚尖,调皮的吻上了男子的嘴角,并不是在那削薄的唇瓣上,而是偏倚到了嘴角,带着淡淡的少女清香。

  “你勾引我?”男子低低的问,声音里都是性感,真是要命。他本身就长得好看至极,放人堆里都像自带光环一般。林若不敢想象,要是男子勾引起人来,那得多要命。

  她笑,不出声。换了另外一边的唇角,又调皮的亲了亲。

  终于,男子不再按捺,遂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狠狠的要了她。

  休息的时候,他的唇角微扬,靠坐在床头,上半身光裸着,露出健壮的身材,女子靠着他的肩膀,正在休憩,眼睛半眯半合的,像是慵懒的猫儿,身上还带着情事过后特有的迷人芳香。

  “今天怎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