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胡闹,结婚?(1/2)

加入书签

  军用悍马车来的很快,一路疾驰,丝毫不敢耽搁。悍马过路之地,许多车辆纷纷让行,不知是不是那号牌起了作用。

  然而,并不是将人抬到悍马上,悍马只是作为开路车辆,后面跟着的医护专用车车门已经打开,悍马车上下来两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他们的里衣是扣子整齐相扣的军装。而医护车上则下来了几个护士,同样都是部队上的护士。

  几人迅速走到谭非面前,查看伤情,这一看才知谭非已经做了简单的急救措施,手法非常的专业,撇头一看才发现严铭正站在他们的身后面,面色严肃。

  其中一个医生曾经和严铭同在一个部队,他是特殊作战队备用的头号军医,技术精湛。后来调离了那个特战部队,到了如今的这个急救队,担任救人的职务。

  此刻见到严铭,立马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严铭道,“先救人。”

  那名军医回应道“是”,说完立马配合着剩余几人将谭非抬到了车上。

  “严少是否一同前去?”那军医上车之前问。

  严铭点点头,“你们先走,我随后就到。”

  说罢,车辆先行,一路上疾驰而去。

  拉着女子坐上车,吩咐司机开往军区设立在此附近的医院,离这里并不算远,或者说是很近也不为过。

  “严铭,打电话给严爷爷说一声吧。”

  男子点点头,“饭局推后便是。”

  林若不知道电话的那头严老爷子说了什么,只听到严铭淡淡的嗯了几声,男子的神色平淡,估计那头是在交代些事情。

  之后,严铭便打了电话通知谭家的人,却也没给谭老爷子通知,怕老爷子身子骨受不了,就只通知了谭非的父母。

  那头,同样是有些慌乱。谭非是他们唯一的独子,出了事,谭家父母第一时间就驱车立马赶来,不过不知是不是有严铭在,并且他淡淡的口气让人觉得安稳,他们也很快也冷静了下来。

  “严铭,谭非就拜托你照顾了。我们马上来!”

  严铭抿唇,“放心吧。”

  他总是让人放下心来的男子,林若听到他的话,心里也是恢复了不少镇静。只是她巴掌大的小脸上还挂着泪水,眼底儿还蒙着一层水汽儿,鼻尖酸酸的,没彻底恢复过来。

  林若与严铭不同,严铭曾经呆在那个部队,见惯了受伤与流血,甚至战友的牺牲。她是没法做到如他般冷静,出了事,她一样的需要依靠着他。

  严铭抿唇,目光飘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林若意外在那目光中捕捉到担忧,他习惯了隐藏自己的情绪,而她却慢慢的开始读懂他了。

  “严铭…谭非他…会没事吧?”声音有些哆嗦,她都不知道是在问严铭,还是在问自己。谭非流了好多血,看起来触目惊心,她的手都汗湿了一片。

  男子回神,将目光锁着她,大手一扬,覆到她的脸颊双侧,大拇指动了动,刮去了她脸上的泪痕,有些微用力。

  “他没事。”说完,将她敛到怀中,抱紧。其实在他进行急救的时候,他就知道谭非没事,他的急救经验丰富,甚至他以前出过比这情况更严重的事,都挺了过来。比着女子的担心,他担心的更多的,并不是谭非此刻的安全。

  “你为他哭了…”他低低的音调陈述着事实,看着她的泪痕未断,清晰的印在她的脸颊。她还没有为他哭过,至少他没有见到过。

  他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情绪有些低落,同时,心里有一种莫名的东西,在冲击着他,刺激着他。虽然他知道谭非出了事,但怎么压制也压制不下心头的那份感觉。

  林若没有说话,她不懂男子的意思,只是怔怔的。

  没多久,车子就在医院停了下来,军区医院并不像普通医院那样人头攒动,拉着女子,大步的超前迈进,他的浑身亦是有些紧绷,说不担心谭非,那还是不可能的。

  急救室的灯还亮着,已经进去好几个小时。

  她来回的走动着,心不安的跳动着,但脚步放的有些轻,生怕打扰了急救室里面的人,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男子眉挑了挑,看了一眼亮着的灯和躁动不安的小女人,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

  算了,由她去。

  灯灭,男子被推了出来,两人立即上前,却听得医生道“是你简易处理的伤者吗?”

  严铭点点头。

  医生道“处理的很及时,很专业。所以手术也完成的很成功,他没事了,到重症病房里好好歇着,等他醒来了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在重症监护室期间是不能探视的,除非是直系亲属。”

  严铭道,“谢谢”

  医生客气的笑笑,摇摇头离开了。

  林若这才放松的腿一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