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完结章怎么爱你都不够(1/2)

加入书签

  “我知道。”祁慕初安抚她,很肯定的说:“我知道,萌萌你不要担心,我没有乱想,也不会乱动。只要你不想,我就不会碰你。”

  牛萌萌紧绷的身体,因为他的话,柔软了很多。

  她双手揪着他的衣襟,贪婪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今晚月不圆,却有着一股神奇的力量,让她想敞开胸怀,让她想放松自己,也让她想今晚好好的做回自己,回去过去的时光。

  “慕初……”牛萌萌轻轻的喊了他一声,祁慕初吻着她的秀发,含糊不清的答应了一声。

  牛萌萌又往他的胸口靠了靠,又喊了他一声。喊完了,又不出声,犹豫不决的语气,仿佛有着许多心事,想说,说不出来。

  祁慕初知道牛萌萌绝对不可能大半夜真的为了洗澡来酒店找他,前一天她还尴尬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今晚突然自动上门,一定有原因。

  只是,她不想说,祁慕初也不会强迫她说出来。

  当牛萌萌喊了他第五声之后,祁慕初突然翻身坐了起来,下chuang之后,在自己的行李箱里翻找。

  牛萌萌裹着被子,静静的伏在chuang上,看着祁慕初忙碌的身影。她好想像以前那样,爬在他的身上撒娇,但又放不下这个身架似的,总觉得要往前走一步,很难很难。

  祁慕初从行李箱里找出一样东西,藏在手心里,又重新躺了过来。

  他一只手,就轻而易举的把牛萌萌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祁慕初把几个枕头叠起,靠在自己的身后,半坐半躺的样子。牛萌萌整个人都躺在他的身上,就像一年前他们在公寓里的日子一般,这是他们两人都喜欢的姿势,舒服又自在。

  “萌萌,有一样东西,我想再送给你……上次你离开的时候,走得太突然,所以没来得及给你。这次,你能不能再收下?”祁慕初说话的时候,性感的薄唇,缓慢的开合,坚毅的下巴线条,也变得柔软许多。

  独处时,他总是喜欢用这样的语气跟她说话,像大人哄小孩似的,半真半哄,没有半点虚情假意,有种被chong爱的幸福感。

  他的声音,一直都有这样的魅力。牛萌萌魔怔般的点点头,好奇的看着他。

  房间没有开灯,祁慕初怕牛萌萌会觉得难堪,只留了卫生间的灯,开着门缝,整个房间借着门缝透出来的光线,有种恍惚的朦胧。

  祁慕初将手放到牛萌萌的眼前,慢慢的打开。温厚的掌心里,躺着一颗小果子。

  牛萌萌眼睛一亮,惊叫起来:“我的相思果!”

  她急忙坐起身来,喜笑颜开。

  祁慕初扶着她的腰,让她跨坐在他的腰上。牛萌萌只顾着看相思果,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对祁慕初来说,有着多大的诱惑。

  “我的果子……相思果……”牛萌萌将那颗相思果翻来覆去的看,嘴里下意识的开始喋喋不休的念了起来:“这真的是我原来那个的相思果呢。”

  一年前,在祁慕初公寓的沙发里,两人亲热的时候,祁慕初把这颗相思果从她的颈上拿了下来。当时牛萌萌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离开他的可能。所以,那颗相思果很自然的扔到了沙发边的茶几上。

  后来,发生了太多的事,祁慕初和牛萌萌忙得焦头烂额,那颗相思果便彻底的忘记在他的公寓里。

  流浪的那段时间,牛萌萌偶尔会想起那颗相思果。

  果子不值钱,但果子身上代表的含义,却是牛萌萌最为牵挂的。她离开祁氏庄园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她不伤心,可是,最为能借以相思的这颗果子,却留下来了。

  牛萌萌来到f城时,对自己那身厚厚的羽绒服恋恋不舍。明知道穿不了,还时不时的翻出来晒晒。特别是心里想祁慕初想得厉害的时候,翻翻晒晒这身衣服,总会让人觉得轻松不少。

  牛萌萌没想到,祁慕初竟然还留着这颗相思果,而且,还把这相思果给“装修”了一下。

  “上面的红漆脱落了,所以我拿到珠宝店去,请他们用碎钻把‘萌萌’两个字填满。吊着它的红绳子褪色了,我怕会磨断,所以,也请他们把这红绳换也了白金链子。”

  祁慕初有些忐忑不安的看着牛萌萌,这颗相思果,不是以前的相思果,经过他的改造之后,相思果变得华丽唯美,不似从前那样朴实无华。

  牛萌萌眼神闪烁不定,再抬眼时,里面蓄满了泪水。她的鼻子酸酸的,不停的,用手背去揉,一搓就弄得红红的,显得更加委屈可爱。

  “萌萌……别哭……”祁慕初的心又乱了,他真的太怕她哭了。这种害怕,仅次于她不打招呼的逃跑:“你要是不喜欢,我把这些碎钻全都撬掉就是了……换回红绳,再给你戴,好不好?”

  “讨厌!”牛萌萌被他的慌乱弄得涕笑皆非,娇嗔的推了他一下,怔怔的看着手里变得更加漂亮的相思果,一边掉着眼泪,一边要反手戴上。

  祁慕初把她拉了上来,让她把头靠在自己的肩上,小心的替她戴上。

  漂亮的相思果,又重新回到了它以前的位置。闪闪碎钻,在滑腻的肌肤上,熠熠生辉。

  祁慕初膜拜的,将唇印了上去。橄榄状的相思果,一半在他的唇间,一半,在她的ru间。

  牛萌萌双手无力的抱着祁慕初的头,十指,不知何时已经隐藏在他浓密的黑发之中。胸前,湿湿的,他的头,就在自己下巴处不停的蠕动着。

  牛萌萌半边身子,酥得厉害。

  她就像被扔到了油锅里的小虾片,小火,慢慢的炸着她,让她的每一个细胞在最短的时间里,绽放打开,身体随之舒展,最极致的酥脆,最柔软的倾入,最华丽的声音,只有在他的掌心,他的唇下,他的温度烘烤中,才会有这样绝美的情景。

  “慕初……不要……咬……”ru尖上的疼痛感,将她从梦幻中拉回到现实。再睁眼时,祁慕初已经将她缠住,如一条巨蟒,将她卷在他的身体里。

  他肆意的咬着她的丰满,他控制不住,明知道她会痛,但还是想咬。他要她知道,她的逃离,给他带来了多少痛苦,就是咬她一辈子,她也还不了。

  舔过了,咬够了,尝疯了,祁慕初才抬起头,看着半痴半疯半迷惑的牛萌萌,似笑非笑的问她:“萌萌,你到底是要我咬你,还是要我不咬你?”

  “嗯?”一睁眼,全是祁慕初促狭的笑意。

  牛萌萌羞涩的捂着胸口,想从他腰上翻身下来。祁慕初扣住她的腰,低头含着相思果,身子往后倒。细细的链子,挂着牛萌萌的颈,她不得不跟着他身体的摆动的幅度,上前倾。

  “舍不得弄坏了果子?”祁慕初问她。

  牛萌萌垂下弯翘的睫毛,默默的点头。

  她爱这颗果子,这里面,有她对他最深的思念,和最真挚的爱恋。

  “我怕会弄坏你……”祁慕初放开相思果,在她的耳边,低声说着。

  牛萌萌冰凉的身体,突然的,变得滚烫。他竟然这样赤luo-luo的跟她*,就像从前那样,自然而然,一样,处处以她为先。

  “慕初,我……我……”

  “我知道……”祁慕初将她放了下来,将她压在身下,笑得真诚,笑得邪魅:“我的萌萌只是跟我闹闹脾气,出去玩了一趟。再回来,还是我的萌萌……我不变,我的萌萌,也不会变……”

  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缓慢,越来越往下走。热源,在脸颊上停留了一会,便慢慢的往下滑去。她的下巴,因为瘦了,变得更尖,祁慕初亲吻这里时,更加的怜惜和疼爱。

  因为冲浪,因为这里没有冬天,原来显得苍白的脸色,变得健康。

  祁慕初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女子会是白希柔弱的,但现在搂着牛萌萌时,他才知道,他最爱的,只是牛萌萌一人

  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他都爱。

  他的审美标准,便是牛萌萌。哪怕,她化身为妖魔鬼怪,也是他祁慕初最爱的妖魔鬼怪。

  “慕初,我好想你……呜呜呜……怎么办,我想你,我想死你了!”

  牛萌萌哭着喊了起来,她用一年的时间,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也用了一年的时间,明白了,祁慕初是她今生今世的缺失,只有他在,她才能完美。

  祁慕初被她的声音鼓励着,在他独爱的颈间徘徊。他试探性的咬了一口,牛萌萌只是呜呜两声,小声的啜泣着,再咬,便是妖娆妩媚的哼哼声。

  突然,祁慕初在牛萌萌的左颈处,狠狠的,咬了下去。

  牛萌萌发出一声高亢的尖叫声,好痛啊,可是,痛完之后,在他湿湿的舌的抚慰下,又是这样的舒服。

  在泰安医院的休息室里,他曾经在同样的地方,留下了牙印。

  今天,他再次留下牙印,向世人昭示着,他的主权。

  牛萌萌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她想要更多,但祁慕初不给她。

  他知道她的身体,以前在一起时,哪怕隔两三天没要她,她就会又痛又紧,他们整整一年没有在一起了,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让她适应,只会伤了她。

  两具身躯,不停的挑战着柔韧性的极限,互相重叠教缠。

  祁慕初极尽手段的讨好着牛萌萌,她的每一句话,哪怕只是迷糊中的只字片句,都是他的嘉奖。他紧紧的贴着她,严丝合缝,寂寞的唇,终于找到了属于它落下的地方,从颈一路往下,如春尽头,树杈上的花朵,悠悠荡荡,轻轻飘落,却是惊艳之色。

  终于来到了桃花源处,溪水潺潺,馥郁芬芳。

  祁慕初贪婪的闻着,他的手,他的嘴,一次又一次的侵入,sao痒着她的心,她的身,将她带入到一个从未有过的世界。

  牛萌萌的嗓音,一声高过一声,一声媚过一声。稀奇的体验,击碎了她的意志力,无力的推着他,只不过是yu迎还拒的伎俩,祁慕初只会把她这娇羞的姿态理解成自己还不够努力,越发的卖力讨好她。

  “慕初……我想回家……”混沌的大脑中,忽然意识到,这里是酒店。牛萌萌的价值观里,良家妇女是应该在家里跟男人欢好的。酒店,是yin娃dang妇*的场合。

  最令人讨厌的是,祁慕初用这种方法,让牛萌萌一个人,冲上了颠峰。刚刚平复下来的身体,又被他用同样的方式,一次次的带领着。就像冲浪似的,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一浪胜过一浪。

  祁慕初听到牛萌萌的要求之后,下面抬起头来,佯装认真的考虑了一会,说:“萌萌,家里有丹宜,你这样回去,合适吗?”

  “啊……嗯……”不等牛萌萌回答,手指轻轻一弹,刚刚聚焦的目光立刻涣散,看不到人,找不到北,出不了声。

  祁慕初全当牛萌萌什么都没有说,继续努力着。时间流淌的太慢,慢得牛萌萌觉得自己在煎熬。她难耐的蹬着脚,哭喊着祁慕初的名字,要他抱,要他亲,要他最*的占有。

  祁慕初等的,就是她的哀求。

  “萌萌……以后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你不要再跑了,好不好?”

  一手揽着这软如柳条的腰肢,一手轻轻撩拨着她的敏感,牛萌萌叹息,吐气如兰,星眸微睁,粉颊绯红,纤纤玉手无力的抓着他使坏的手腕,小声的,带着哭腔哀求着他:“慕初,别动了,受不了……”

  “你还没有答应我呢……”

  “嗯……”浓浓的鼻音里,全是委屈:“答应什么……”

  “不要再跑了。”

  “嗯……我不跑了,啊!慕初,不要了……呜呜呜,轻一点……”

  祁慕初满意的,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她实在太多的要求,一会说痛,一会说好,一会说轻点,一会说慢点,真得很难伺候她。

  “乖萌萌,你知道我叫什么吗?”

  “慕初……”

  “不对,再想想。”

  牛萌萌慵懒的睁开水眸,怔怔的看着他。若是平时,她肯定不会这么傻,但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他的手指上,哪里有多余的脑细胞去想这个问题。

  祁慕初提示性的,做了个口型。牛萌萌乖巧的跟随着他的口型,娇滴滴的喊了他一声“老公。”

  “乖萌萌,再喊几声……”祁慕初一边哄着她,一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刚才只想着讨好牛萌萌,她身无寸缕,但祁慕初却是衣冠楚楚。牛萌萌软软的喊着他老公,这才刚喊了五、六声,祁慕初也已经赤条条的,与她面对面。

  “萌萌,我要进去了。”祁慕初调整好姿势,提醒她,他的下一步。

  牛萌萌可怜巴巴的眨着眼睛,没有反应。

  这个时候,叫她如何反应。说不要,祁慕初一样要进去,说要,他会进去的更猛烈更快乐。

  祁慕初噙住她的唇,随之腰身往下一沉,将牛萌萌所有的声音全都吞入腹中。

  黑暗中,抵死*,不眠不休,直到天亮。

  丹宜刚被闹钟吵醒,就发现,牛萌萌昨晚没有回来。

  她慌张的打通了牛萌萌的手机,那头却传来一个沙哑性感的男声:“丹宜吗?”

  “总……总裁……”丹宜把手机翻了个个,仔细看了两秒钟,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这才又把手机放到耳边。

  祁慕初折腾了牛萌萌一晚,她累得虚脱,整个人都瘫软在他的身上,睡得香喷喷的。祁慕初的生物钟极准,天刚亮就醒来,先是自己进去沐浴干净,然后又打水帮牛萌萌清洁。

  刚做完这些,丹宜的电话就打来了。

  祁慕初怕吵醒牛萌萌,走到了外面的客厅接电话。他听到丹宜吃惊的声音之后,淡淡的笑了一下,说:“还叫我总裁?”

  “姐夫!二姐昨晚在你那里?”丹宜忍不住的八卦起来。

  祁慕初好心情的说了声“别多事”之后,交待丹宜捡套*带到酒店来给牛萌萌。他还特别嘱咐丹宜,到了酒店之后别上来,他会下楼去接衣服。

  半小时后,丹宜到了酒店楼下。

  祁慕初见丹宜拎了一个行李箱来,奇怪的问她:“你怎么捡了这么多衣服?”

  “呵呵,姐夫,你快把我二姐领走吧!二姐在我这里住了大半年,整天跟我挑chuang睡!我都快受不了了。姐夫,你领走我姐之后,记得给公司打个电话,给我涨点工资啊!”丹宜脸不红气不喘的,把在心底打了无数次腹稿的话,全都说了出来。

  祁慕初曲起手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笑骂道:“你这样出卖你二姐,不怕她追杀你?”

  “我二姐这一年想你都想疯了,是她死要面子不肯主动来找你。现在你们终于破镜重圆了,她感谢我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追杀我!”丹宜怕祁慕初转移话题,又提醒他:“姐夫,要不你现在就给公司打个电话吧!我不要提拨,涨工资就行!”

  祁慕初笑着接过了行李箱,当着丹宜的面,给公司打了电话,按照丹宜的要求,给她涨了两倍的工资,丹宜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酒店,乐呵呵的去上班了。

  祁慕初把行李箱拎到房间里时,牛萌萌还在熟睡。他打开行李箱,想帮她整理衣服时,赫然发现,行李箱里竟然还放着一套羽绒服。

  黑色的羽绒服,蓝色牛仔裤,红色的毛线帽和一双手套,这是祁慕初送给牛萌萌的第一套衣服。

  牛萌萌从他身边逃走的时候,穿的就是这套。

  这一年来,在这个闷热的f城,她不但没有扔,反而还保管的好好的。祁慕初甚至还能闻到,昨天刚刚晒过的太阳味。

  “傻萌萌!”祁慕初轻声叹息。他很后悔,自己没有勇敢的早些来找她,如果早些知道她的心,他就不会任由她这样流浪了一年。

  现在,他一时一刻都不会放手。别说一年,就是一秒钟,他都不会让她离开了。

  “唔……好痛。”卧室里传出一个困困的声音,祁慕初站在门边,看见牛萌萌迷茫的坐了起来,被子,从她的身上滑落下来,细嫩的皮肤上,全是他昨晚的杰作。

  对面的镜子里,映出牛萌萌的娇态。她吃惊的瞪着镜子里的自己,半天没有出声。

  “萌萌……”祁慕初转身从行李箱里拿出那双手套和帽子,促狭的笑着,走了进来。牛萌萌的目光,从镜子那艰难的转移到他的手上,当她看见那红色毛线帽时,脸上飞起红霞。

  肯定是丹宜送来的,否则,她藏得这么隐密的东西,祁慕初不可能找得到。

  祁慕初见牛萌萌傻傻的坐在那里,跟以前一样,每次疼爱完她之后,她都是这样又傻又萌的看着自己。他笑笑的,把帽子戴到她的头上,再把连接两只手套的那根绳子,轻轻的缚在她的手腕着。

  牛萌萌还没回过神来,她的双手已经被缚在身后。

  全身赤luoluo,只有头上,戴着鲜艳的红帽子。

  “你总是这样的美丽,不管何时,都勾引着我。”祁慕初在她的耳边,悄声赞美着她的美。

  牛萌萌听得面红耳赤,她当然知道,这是祁慕初情动的前兆。

  昨晚,她还没有喂饱他。

  她跑了一年,祁慕初没有耐心在随后的一年要她补偿。今天,他就要索取全部。

  祁慕初狠狠的压了下来,从身后,一次又一次的,谱写着他们之间爱的乐章。

  鲜艳的帽子,不知何时被扔到了chuang下,缚在手上的手套,也因为碍事,被扔得远远的。牛萌萌明明是躺着不动,却依然累得死去活来,反而是那个辛勤耕耘的农夫,精神饱满的重复着同一个动作。

  再一次的释放之后,祁慕初满足的抱着她。

  牛萌萌疲倦的再次睡去,耳边,听到祁慕初的叹息:“傻萌萌,我怎么爱你都不够,怎么办?……再来一次,好不好?”

  整整三天,牛萌萌都没有离开酒店。

  确切的来说,她没有离开这个套间。再细致一点来说,她没有离开这间卧室。

  她好累,累得脑子都已经不会运转了。什么赛车,什么工程,什么奖金,什么工作,她全都抛到了脑后。

  不是她不想,而是她稍微一清醒,祁慕初就会来烦她。

  用祁慕初的话来说,她欠了他一年的时候。他要连本带利的,全部收回来。

  牛萌萌根本没有力气去跟他争辩讲道理,她太累太困了,有空就睡觉,除了要满足祁慕初的需要之外,她还要每天说各种甜言蜜语的哄着祁慕初。

  否则,他会用更多办法,来让她臣服。

  三天后,牛萌萌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出去一趟。

  “就算我不要这份工作了,也要回去交接一下工作。老公,你就让我出去一天吧!”

  实在是她上次逃跑跑得太突然,祁慕初这次看她看得紧紧的。

  他不是不让她出门,有他陪着,她去哪都行。但牛萌萌不想带着祁慕初这样招摇的去公司,毕竟,那个秦怀昭还在那里等着她呢。

  还有烦人的周正其,这三天没少打电话。祁慕初几次要抢过电话来跟他说话,都被牛萌萌拦着,就怕中间会出差池。

  祁慕初一定是把他们和好的消息告诉了祁域泽和郑素芬,这三天,他们倒是没有打电话来问情况,但短信不断。

  无一例外的,都是问牛萌萌,何时回a城过年。

  牛萌萌知道,自己还想再留在f城是不可能的了。就算祁慕初什么都依着她,郑素芬也会不同意的。

  她好不容易盼着他们和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把牛萌萌叫回祁氏庄园,怎么可能会让牛萌萌还继续留在f城。说不定过不了两年,郑素芬还会逼丹宜回a城相亲嫁人呢。

  牛萌萌有自知之明,绝对不会跟郑素芬对着干。与其让他们不催,不如自己乖点,把这些该处理的事,都处理完。

  祁慕初见牛萌萌恳求他,瞟了一眼她的颈。

  这三天,他可是憋足了劲,在牛萌萌的身上盖印章。衣服下面的印子,别人看不见,但她好看的颈上,全是他的牙印和吻痕。

  牛萌萌搽了半盒子的遮瑕膏才把这些印子盖住,她看见祁慕初的目光又在自己的颈上打转转,吓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