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棋高一着(1/2)

加入书签

  今日洛都城中,街头巷尾、士农工商,都在议论着昨晚的异象——昨晚那映红了半边天的景象,实在太过骇人,早就随着守城兵丁、巡夜更夫、以及凑巧起夜百姓的嘴,迅速传遍了京城。

  天师府中,赵玄清得知此事后,便召集几个在京的天师道头头脑脑,商议起那夜空的红光,到底和张玄一所言‘三星冲紫微’的天象,有没有什么联系。

  “很明显,那是片血光之灾,是不是预示着京城不日即有大变?”一个老道揪着胡子猜测道。

  “很像很像,既然是三煞星现世,自然会血流成河……”赵玄清深以为然。

  “那我们赶快禀明太室山吧?”一个道士提议道。

  “既然是天象,师兄和天师怎么会看不到?”赵玄清摇摇头,寻思一下却又道“不过禀报一下,也是应当的,来人……”

  “师叔稍等。”一直默然不语的天女,却轻启朱唇道“昨晚的天色我看过,像是火光映出来的,不像是什么天象。”

  “哦?”赵玄清一愣,猛然想起多年前,自己还是小道童时,跟着师兄杀进乾朝京都时,乾朝末帝纵火自焚,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夜里时整个夜空都被映得通红,跟昨晚倒是颇为相似。

  “东面有什么城池,能起这么大火?”

  “兴洛仓。”有道士提醒说。

  “哎呀,还真有可能。”赵玄清忙对被唤进来的小道士改口道“出去打探一下消息,看看是不是兴洛仓着火了。”

  小道童忙领命而去。

  商氏总行,商家的消息就要灵通多了。在天女和赵玄清还云里雾里时,一份与公孙泉奏疏内容大差不差的报告,便已经摆在了商珞珈面前。

  “怪不得姓陆的要找小姐买粮,原来他打得是这个主意啊……”这下就连霜霜都明白了,她一边说话,一边偷眼打量着商珞珈。距离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

  霜霜之前欣喜的感觉到,自家小姐已经渐渐走出了阴霾,重新振作起来了。这几天风平浪静,而且商家各地的年底盘点也是一片大好,不知小姐为何又茶饭不思,情绪又明显低落下去,让霜霜既心疼,又有些不解。

  商珞珈慵懒的歪在软榻上,目光快速扫过手中的报告,微微闭上双目,将昨晚的经过在心中复盘一遍。待她睁开眼时,不由为陆云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缜密无比的执行力,以及对朝局人心的把控力而深深折服。

  如果不是背后有人支招,那这个年轻人就太恐怖了……

  ‘也只有这样的男子,才配得上自己吧?’

  一个古怪的念头,忽然从商珞珈心中蹦出来,让她不禁暗自羞恼,骂自己太下贱,居然会生出这种不要脸的想法来……

  霜霜在旁,看着自家小姐脸上忽喜忽忧,忽而还双手捂住脸,不由愈加担心起来。

  “小姐,咱们还是请大夫看看吧,你这样下去不成的……”

  “不行,绝对不行!”商珞珈闻言,像受惊的小鸟一般,双手抱膝蜷着身子,低声道“我身体好的很,用不着看大夫的。”

  “唉,好吧……”霜霜没法子,只好忧心忡忡的退去。

  升平坊,崔盈之宅中。

  苏盈袖知道这消息,只比商珞珈晚了盏茶功夫而已。

  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