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卫子戚(1/2)

加入书签

  不大的试衣间里窝着一个穿黑衣的男人,就缩在角落里,坐在地上。≦≧

  他的背靠着墙角,两条长腿蜷缩着,肩头渗着颜色可疑的液体,将黑色的衣服染得颜色更加的深。

  悌

  与黑衣相反,他的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悌

  面前的男人本来就很白,她本以为萧云卿长的就够白了,没想到这男人竟是和萧云卿不相上下。

  谀

  再加上血色的流失,他的脸苍白的就更像是传说中的吸血鬼。

  宁婉站在门口,刺鼻的血腥味便朝着她冲了过来。

  她还没反应过来,突然听到一声“咔嚓”,紧接着一顶微热的金属管便顶上了她的小腹。

  “不准走,也不许叫!”男人虚弱的说,可是顶在她小腹上的枪管却是表现出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你——!”宁婉面露愠色,这男人拿枪指着的地方,里面可正有一个孩子呢!

  也就是说,他竟然拿枪指着她的孩子!

  这种感觉很奇特,从她得知自己怀孕开始,就有一种身为母亲的使命感,只要跟她的孩子有关的,她就能豁出去,毫不畏惧!

  明明,这小小的生命还看不见摸不着的,可在枪管指上她小腹的时候,她就是生出一股悍不畏死,也要保护自己孩子的勇气与决心。≦≧谀

  她不是一个特别胆大的人,和别人一样怕死,可是现在她却莫名的没什么恐惧,满心只想着要保护自己的孩子。

  若现在枪管指着的是她的头,她肯定恐惧的连思考都不会了。

  可是现在枪管就顶在她的肚子上,她现在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让这该死的枪管拿开!

  哪怕只是小小的威胁到她的孩子都不行!

  她的宝宝,怎么能让这种东西给顶着?!

  “我不会叫,也不会逃,你最好把枪拿开些!”宁婉冷声说。≦≧“枪指的这个位置,让我很不舒服!”

  也许是这莫名生出的母爱战胜了一切,也许是恐惧到了最极致反倒是不怕了,她的声音坚定,竟是听不出一丝一毫的恐惧。

  男人挑挑眉,倒是有些佩服面前的女人。

  她看起来不大,按年龄来说应该只是个学生,可是却有这么大的勇气。

  他倒是挺佩服她的!

  他欣赏勇敢的女人,她刚才露出的坚定地目光,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有点像那个让他明明厌透了却又恨不起来,虽不愿承认可是真的该死的让他放不开的女人。

  因为除了那个女人之外,宁婉是他见过的第一个在这种情况下还能面不改色的女人。

  就是这么一瞬的相似,让他恍惚了一下,竟真的如宁婉所说,将枪拿的离她的肚子稍稍远离了些。

  可是他的枪管仍然指着她,以防她做出什么事。≦≧

  被枪指着,她逃不了。

  而且,刚刚得知萧云卿的事情,经历了一场足以将她击溃的变故,她现在心死的压根儿不知道什么叫惧怕,竟是出乎意料的镇静。

  她自己都没有料到,她竟能冷静成这样。

  脸上最初的震惊早已消失,现在平静无波,反倒是没了恐惧,竟还朝试衣间里踏了一步。

  “你想怎样?”宁婉冷静的问。

  她站着,男人坐在地上,便让她能居高临下的俯看着男人。

  男人看起来像是受了枪伤,伤在右肩稍稍靠下的位置,带着腥气的血液几乎将他衬衣的右边部分染了一半。

  男人头发偏长,虽未到及肩,却也将脖子盖住了一大半。

  宁婉猜,如果他把头发向后梳,也是能扎起来的。

  头发没有烫过,但是带着自然的卷度,弧度不大,只是微微弯着,不娘反倒是有些性感。≦≧

  额前的刘海也挺长,四六分,往右边偏着,一部分拢在耳后。

  只是因为受伤,头发显得散乱,右边的刘海有不少垂落在额前,几缕发丝挡住了右眼。

  左边的刘海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