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你是我弟弟8000(1/2)

加入书签

  这间卧室,完全按照她以前在宁家的时候的卧室布置,陈列摆设一模一样,宁成旭把她在宁家的卧室整个儿的都给搬了出来。≦≧

  说到底,还是她在宁家住的时间比较久,感情也更深。

  所以对自己房间的摆设布置也很用心,一点一点的完善丫。

  随手一件小摆件,小挂饰,都是她无意中发现,看中了并买下的。

  “进来看看吧!看习不习惯!”宁成旭笑道,先走进了房间,“我试着把它们都放在原来的位置,可能还有些出入。媲”

  “你在宁家的那间房……现在是佳宁住着。”提到佳宁,宁成旭的脸就有些沉,“我不想让她动你的东西,可是也拦不住她要住你的房间,就只能把你的东西都搬出来了。”

  “反正,我也不太想在那个家住了,佳宁虽说是我妹妹,可我不喜欢她,她比宁温还狠。正好,我搬出来,就把你的东西也一起搬出来了。”宁成旭说道。

  宁婉红着眼眶,心知宁成旭做这个决定,会有多大的牺牲。

  这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佳宁把他给逼走的,有种鸠占鹊巢的滋味儿。

  “不说了,跟我说说这些年你怎么过的吧!”宁成旭扬起笑容,“我刚才看到卫子戚,你怎么跟他扯到一块了?”

  “是他救得我,不然那场爆炸,我就真死了。”宁婉说道,便将当年是怎么被贺元方救的,这些年又做了些什么,都跟宁成旭说了。

  “我不是不想回来,我知道你们都挂着我,可我怕我回来了,就忍不住又依赖你们,又成了以前那个没用的宁婉。”宁婉吸吸鼻子,说道。

  “我知道我不能事事都依赖你们,我得学着自己强大起来。我骨子里倔强可却不够强大,那时候我回来,佳宁和宁温都不会罢手,悲剧还会重新上演。”

  “而且,知道我没事,萧云卿就不会知道害怕,就不会知道反省,依旧会给佳宁机会来伤害我,伤害孩子。”宁婉说道。

  “我出事,是我自己没用,我谁也不怨,可我不能让晴晴跟着有事,不能因为我的无能,就让她受我的连累。”宁婉说道,“所以我忍着,我不回来,我在外面锻炼自己。”

  “而且,我怀着晴晴的时候,有抑郁症,什么都吃不下,吃了就吐。到最后,闻到饭菜的味道就吐,哪怕是碰一下嘴巴都不行,更别说吃了,那种状态,差点就一尸两命了。”宁婉说道。

  宁成旭身子明显的颤了一下:“我要去杀了萧云卿那个混蛋!”

  宁婉摇摇头:“所以,因为这个,我也不能回来。回来看到这些人,受到这些刺激,我的病好不了。医生让我放松心情,那么我就必须在一个远离过去的地方,好好地疗伤。”

  “如果我回来了,一边还要疲于应对佳宁,恐怕我永远也好不了。”宁婉低声说。

  “所以,我就选择留在b市。≦≧我帮过卫子戚,所以他答应我,让我进入‘武锋’,这样我也有能力养活自己和孩子。”

  “虽然我认识卫子戚,可是他没有因此给我任何的便利,这三年的打拼,都是凭着我自己,咬着牙坚持过来的。”

  她拢了拢耳边的发,笑笑:“在卫子戚身边当他的助理,真的很锻炼人,我也明白了,为什么罗毅和许佑都那么珍惜在萧云卿身边做事的机会。”

  “在像他们这样的人身边做事,在他身边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大的能力,自己的光芒永远会被他们遮挡,可一旦单独出来了,就会显露出能够独当一面的能力。”

  “我太需要这种能力了,我或许不如佳宁那样的心狠手辣,一肚子的诡计,可我现在,也不惧她再对我使什么手段!”

  “不管她对我使什么阴谋,我都能光明正大的挡回去!当我足以以自己的能力保护晴晴,保护我自己的时候,现在,我才敢回来!”

  “哥,对不起,现在才回来。”她低声说。

  宁成旭还像以前一样,永远的都把她当成一个小娃儿,轻柔的揉揉她的发。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宁成旭声音沙哑的说道。

  “妈妈,我饿了!”这时候,小娃儿啪嗒啪嗒的跑过来,拽拽宁婉的衣角,“我想吃大螃蟹和大龙虾!”

  “小鬼丫头,一回来就开这么大的口!”宁婉捏捏小娃儿的鼻尖儿。

  “哈哈!”宁成旭哈哈大笑,把小娃儿高高的举了起来,“走,舅舅请你吃大螃蟹和大龙虾!”

  “吃晚饭,就带晴晴去选家具,晴晴选自己喜欢的!”宁成旭说道。

  “那那……我要米老鼠的床!”小娃儿立刻高兴的说,“我还要粉红颜色的家具!”

  宁成旭“噗嗤”一声的笑出来:“真不愧是母女俩,你妈妈小时候也最喜欢粉色。”

  宁成旭带她们去了“一品堂”,还真的给小娃儿点了螃蟹和龙虾。

  小娃儿两只手捧着螃蟹,被她小小的手一对比,那只螃蟹显得格外的巨大。

  小娃儿苦恼的盯着,不知道如何下口,宁成旭便主动接过螃蟹,给她去了壳,露出白白的蟹肉,才交给小娃儿。

  有用夹子把蟹钳捏碎了,把蟹钳里的肉也取出来,放进她的盘子里。

  “要不要去见见许佑?这些年,他也成熟了许多。”宁成旭说道,“自从你离开,佟品枝以为你死了,就一直在自责。”

  “听许佑说,她每天晚上都做恶梦,半夜被恶梦惊醒了以后,就嚷嚷着要去找你。白天里见到和你年纪相仿的女人,就以为是你回来了。≦≧”

  “许佑忙着上学和工作,没太有时间照顾她,只能托邻居照顾,结果一直到佟品枝精神出现了问题他才发现。”

  “后来佟品枝的病好些了,可是身体却垮了,现在一直在住院。”宁成旭说道,“对于佟品枝以前的作为,我是不喜的,可是对于许佑这个年轻人,我却很欣赏。”

  “那些日子,一边上学一边工作,还要照顾佟品枝,若是一般人,恐怕得崩溃,可是许佑硬是撑下来了。他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差,我也是看在眼里的。”

  “而且,以为你死了,他的难过也不比我们任何一个人少。所幸,现在他毕业了,可以专心工作和照顾佟品枝,总算是轻松了些。”宁成旭说道。

  “我这次回来,就是都想见一见。”宁婉说道,微微的勾起唇,“没想到,许佑竟是我同母异父的弟弟,怪不得第一眼见他,我就觉得亲切,也把他当亲弟弟那么看。”

  “至于佟……”宁婉咬咬唇,“那声妈我叫不出来,不过我也不怨她。说到底,她有不对的地方,可也是一个可怜人。”

  “我想,也见见她,希望让她放下心头的自责,身体好起来,也免得许佑那么累。”宁婉说道。

  宁成旭顿了顿,才说:“萧云卿他去了b市,这些年,我们都已经相信你已经死了,可是他始终不信。”

  “在爆炸后的那一个月,他一直坚持让人去海里找你,哪怕我们都知道,即使找到了,恐怕也是你的尸体,他也依旧坚持。”

  “只是这样坚持了一个月,依然找不到你,哪怕是尸体,然后,他就相信你没死。自始至终的,也只有他坚持着,你没有死。”

  宁成旭自嘲的笑笑:“就在你生日的前一天,我还跟他说过,让他面对现实,不要再抱着你没死的虚幻希望,活的像个行尸走肉。然后第二天,他去了爸为你立的衣冠冢,回来便大醉了一场。”

  “其实每年你生日的时候,他都得醉一回,只是那天醉的格外厉害。”宁成旭说道。

  “听说他去了你的衣冠冢,我以为他总算是接受了你死的事实,可是没想到,他清醒了以后,依旧固执地认为你没事,只是生他的气,不愿意回来。”

  “然后,有人说在b市见过你,他便只是通知了我一声,便立即去了b市。”宁成旭说道。

  “他说有人在b市遇到你的时候,我还是不信的。”宁成旭笑笑,“因为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你的消息传来,说是在哪里遇到了你。”

  “每次收到消息,萧云卿总会过去。”

  “哪怕每一次都是假消息,都让他空欢喜一场,可是下一次再传来你的消息的时候,他就好像忘了前面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似的,重新又提起精神,亲自去找你。”

  “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他的心就好像不知道累似的。”宁成旭叹了口气。

  “有时候,我觉得他也是靠这一次又一次的假消息来支撑自己,给自己编织一个希望,靠这虚假的消息来让自己相信你还活着,也让他有勇气继续活下去。≦≧”

  “原本,我也恨他,怨他。我把你交给他,可他却不知道好好地照顾你。可是这么多年了,看他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也有些恨不起来了,甚至有些可怜他。”

  “你死了,他活着,可却过的生不如死。”

  听着宁成旭声音略带沙哑的叙述,宁婉的心也跟着一抽一抽的疼。

  想着这些年,她在b市,在物质上或许过的不如以前那样,锦衣玉食,一切都要靠自己的打拼。

  可是打心底里,她是轻松地,除了会想念t市的宁成旭等人,她的心里不存在任何的负担。

  即使会想念,可她也一直从卫子戚那里听到t市的一切,知道他们过的都好,心里也安心。

  却不会像萧云卿那样,一次又一次的承受着心里的谴责与内疚,每天过的身心俱疲。

  她甚至能想象的到,萧云卿每次收到她的消息,然后提着希望与失望的忐忑去寻她,当发现一切是空时,又是怎样的难过与灰心丧气。

  心里受着一次次的希望与失望的折磨,即使外表完好,可是那副皮囊底下,早已被折磨的千疮百孔。

  想着他的憔悴,她还是忍不住的心疼。

  她当初离开,并非因为恨他。

  她不恨他,相反,她极爱他!

  所以到现在,她对他都恨不起来。

  说着,宁成旭抬眼,看了宁婉一眼,“说来,他今天也该到了b市。”

  听到这话,宁婉眨眨眼,不由自主的呢喃道:“怪不得……”

  “什么?”宁成旭奇怪的问。

  “我是说,怪不得戚少突然就要拉着我来t市,还走得这么急。他早知道云卿会去b市找我,所以故意让他去扑个空。”宁婉说道。

  “这么做就对了!要我我也这么做!”宁成旭冷哼一声。

  宁婉惊讶的看着他,刚才他还说可怜萧云卿呢!

  这次再扑个空,萧云卿不是又要失望?

  “原本我是挺可怜他,可是他害你受那么多苦,怀着孕差点连命都没了,却连家都不敢回,就得多让他受点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