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 宁婉她以为自己是谁荐(1/2)

加入书签

  萧云卿一刻都不敢迟疑,生怕她反悔似的,立刻紧紧地抓住了她的手,牢牢地握在了掌心。≦≧

  微微的施力,握着她的手往里轻拽,无声的催促着她进来。

  宁婉深吸一口气,终于抬脚踏入了房间丫。

  当她一只脚踏进来时,萧云卿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唇角也抑制不住的上扬。

  而宁婉的身子上,猛然传来一簇电流,从脚心一直窜到头顶,双颊都被电的发烫发麻媲。

  这感觉,有点像故地重游。

  进门的左手边就是衣帽间,以前,她和萧云卿的衣服都放在这里。

  宁婉推开衣帽间的门,里面仍旧打理的整洁干净,他的衣服鞋帽还有她的,都摆放在原来的位置,从来没有变过。

  就好像,她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这里面的她的衣服,不只是当年她离开时留下的,还有一些新款式。

  每年的新款都有,衣服上的吊牌都还没拆。

  好像她一直都住在这里,每年都会添置新衣服一样。

  不只是衣服,还有鞋子,其他的各种饰品,都紧跟着当前的流行,没有一点过时。

  宁婉诧异的抬头看向萧云卿,萧云卿笑笑:“我每一季都会去亲自挑选一些新的款式,你的尺寸我也都知道。”

  “我想,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所以就一直给你预备着,只要你回来,随时都有新衣服穿。”萧云卿笑道。

  他笑的毫不在意,好像这是件多么简单的事情似的。

  却不知道,听的人会受到多大的震撼!

  这件事听起来好像很不起眼,可是仔细想想,他这样坚持着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个月两个月,而是整整三年多!

  每到换季,都要去亲自挑选,一年四季,三年十二季。

  更何况,那还是在她生死未卜,不,应该说是已经死了的情况下!

  所有人都认为她死了,即使他再坚持,在那段时间看来,也只是个虚无飘渺的愿望而已。

  始终坚持着这种看起来永远都不会实现的愿望,这样一直一直坚持着,相信她还有回来的一天。

  这种行为,多么傻气啊!

  “云卿……”宁婉叫道,嗓子眼儿却被黏住了,声音沙哑。

  “嗯?”萧云卿笑着应道。

  “若是……若是我真的死了,再也回不来了,你这样坚持不是很傻吗?你要这样坚持多久?”宁婉声音低低的,卡在嗓子眼儿里,嗓子酸涩的让她发不出太大的声音。

  “一直坚持到你回来,三年,三十年,若是你直到我死,都不回来,那我就坚持到死!”萧云卿说道。

  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一点都不觉得这份坚持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萧云卿,其实你真是个傻子,傻透了!”宁婉不自禁的说。

  就是因为有这份执着到傻的坚持,所以,他才对袁野的承诺那么坚持,对她那么坚持。

  一切,只是因为他心底里那份傻气。

  若他能随意的放弃,也就坚持不到现在了吧!

  若他能放弃对袁野的承诺,那他也会放弃对她的等待。≦≧

  这份傻气是把双刃剑,既让她伤心,又叫她感动。

  萧云卿只是微笑,他知道,自己这种行为很傻。

  尤其是在宁婉一直失踪,杳无音讯的时候,所有人都告诉他她死了,只有他一个人在坚持。

  罗秀秀骂他傻,萧贯长骂他傻,萧家所有人都骂他傻。

  宁成旭也骂他傻,外面的人不敢当着面说,可是在背后,都嘁嘁喳喳,偷偷摸摸的笑话他傻。

  可是这又如何,最终他用他的坚持等回了宁婉,没做出现在会让他后悔的事情。

  所以,那些人怎么说,他一点都不在意。

  宁婉离开衣帽间,沿着走廊走着,而后豁然开朗。

  眼前,是宽敞异常的客厅,她又顺着客厅来到卧室,这一路走来,所有的陈设都没有变过。

  宁婉走到床边,伸手按在床面上,微微的施力压了压,又坐了上去。

  脚尖垫着地面,屁股一下一下的压着床面上下晃悠。

  “床垫的感觉也没有变,一直没有换过?”宁婉抬头问。

  “嗯。”萧云卿老实的点头。

  闻言,宁婉低下头,一时间一句话都不说。

  “娃娃,我有样东西要给你。”萧云卿说道。

  宁婉闻声抬头:“什么?”

  “来!”萧云卿把她拉起来,带着她绕过床走到另一边的床头,指着床头柜说,“打开看看。”

  宁婉疑惑又有点好奇,拉开床头柜的抽屉,里面只有一个黄色的牛皮纸袋。

  “是这个吗?”宁婉问道。

  “嗯,拿出来看看吧!”萧云卿说道。

  宁婉狐疑的将牛皮纸袋拿出来,说实在的,她现在有点害怕这种神秘兮兮的,用牛皮纸袋装着的文件了。

  当年,就是这种纸袋里的文件,让她成为了私生女。

  现在又出来一个牛皮纸袋,她心里下意识的有点发怵。

  她深吸一口气,将牛皮纸袋打开,拿出里面的文件,目光陡然睁大。

  “你……你就是要给我这个?你要把‘王朝’给我?”宁婉不敢相信的问,觉得这男人怎么把“王朝”当玩具一样!

  萧云卿笑着揽住她的腰,带着她一起坐到床边上。

  “当年我创立‘王朝’,本来就是因为你,我只想有个地方做的菜是你喜欢的,‘王朝’越开越多,也是想让你走到哪就能吃到哪。”

  “本来,我就想等你毕业,就把‘王朝’送给你,你若是不想工作,我就替你打理着,你若是想工作,也不必去别家公司那么麻烦,直接有个‘王朝’等着你。”萧云卿说道。

  他笑笑:“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也不用觉得有负担,你不想在这里工作,那一切不变,还是由我来管理,让我给你打工,赚的钱就都给你花。”

  “那这样,又何必给我?保持原样不是一样吗?”宁婉问道。

  “不一样。≦≧”萧云卿笑说,“因为以后你就是‘王朝’真真正正的主人了,这里你说的算,你可以随便命令我,命令‘王朝’中的所有人。”

  “只要他们在这里,他们就得听你的。”萧云卿说道,“在‘王朝’这块地盘上,他们必须听你的命令。你可以随意下任何命令。”

  “而你的命令,不必通过我,不需要再让耗子他们向我请示,以后,只要他们在‘王朝’,他们就是你的下属!”萧云卿说道,“你的命令,谁也说不出个不字来!”

  宁婉手拿着文件,指尖无意识的在上面的字上来回的轻扫。

  见宁婉不说话,也没什么反应,萧云卿只能继续游说:“以后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如果哪天你生我的气了,我又做了什么是你不喜欢的,你就可以把我赶走,让我无家可归!”

  宁婉笑笑,这话当然是说笑的。

  堂堂萧少,即使不住“王朝”,也有大把的地方住着,怎么可能无家可归?

  “你把‘王朝’给了我,你可就成了给我打工的了!”宁婉笑眯眯地说道。

  萧云卿听到宁婉的话,立刻笑了起来,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脑门子顶着她的肩膀左右的转悠。

  “给你打工,我乐意,我高兴!”他笑眯眯地说道。

  宁婉想想,便痛快的说:“好!”

  她没有做过多的矫情,“王朝”在她手里,很多时候确实是会方便许多。

  她并不会真正的干涉“王朝”中的事物,除了挂个名之外,其他的一切不变,所以即使答应下来,也没什么。

  听说当初相逸臣也曾把自己在“虎锐”中的股份给过伊恩,但是萧云卿的情况不同,“王朝”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而且,即使没有“王朝”,他还有“雀煌”,压根儿就不受影响。

  她收与不收,对萧云卿并无什么切实的利害关系。

  相反,她自己反而会方便很多。

  而且,她也相信萧云卿这么做,也有他的道理跟考量。

  她也不需要再跟这个男人客气,既然他诚心诚意的送上了,那她就心安理得的收下。

  萧云卿忙帮她将文件翻到最后一页,往她手里塞了支笔,宁婉还未落笔,他就说:“你等一下!”

  说完,他便拿起手机,按了一下:“进来吧!”

  过了也就是几十秒的时间,就有个陌生男人进来。

  “他是‘雀煌’的律师,签这种东西,总得有律师在场。”萧云卿解释道,这才又把文件往宁婉面前推了推,“快签吧!”

  宁婉痛快的签了字,又交给萧云卿,萧云卿迅速写下自己的名字,将文件交给了律师,就把律师给打发走了。

  等到律师走了,宁婉才发现现在就剩下她和萧云卿在一起,萧云卿笑眯眯的,目光柔柔的看着她,气氛立刻就不自在了起来。

  他们现在都还坐在床上呢!

  偏偏,这又是个最暧昧的地方,太容易做坏事了!

  现在再看萧云卿的目光,那柔柔的笑意怎么看,都像是不怀好意!

  宁婉心中警铃大作,虽然她警告过他,在她没有彻底消气之前,不许他碰她,可是就算他真的碰了她,难道她还真能跟他翻脸不成?

  说白了,这也就是个吓唬人的警告而已!

  宁婉立刻就要起身,却不想腰还一直被这男人圈着呢!

  她这才发现,打从律师进来,再到在文件上签字,这男人就从来没有松开过她!

  现在她稍稍一动,萧云卿就收紧了手臂,将她牢牢地圈在怀里,让她动弹不得。≦≧

  被他这么突然一加力,她措手不及之下,脸迎面就撞进了他的胸膛里。

  挺翘的小鼻尖儿最先撞上他坚硬的胸膛,立刻就给撞红了,鼻子酸酸有种想哭的感觉。

  “萧云卿!”宁婉一瞪眼,便警告性的出声。

  同时,一张气鼓鼓的小脸便从他的胸口抬了起来。

  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腮帮子都气鼓了,可偏偏那红彤彤的鼻头,怎么看怎么喜感,哪里还有点生气的模样啊!

  萧云卿越看越是觉得可爱,情不自禁的就低下头,在她的红鼻头上吻了一下。

  鼻尖突然感觉到一股湿软温热,还带着他的气息,这突如其来的轻吻让她心头一颤。

  萧云卿圈着她的动作由原本的单臂改为了双臂环绕,将她纤细的腰肢往自己的小腹上勒了过来,让她柔软的小腹紧紧地贴着自己的。

  “娃娃,‘王朝’都是你的了,带着晴晴回来吧!”萧云卿双唇有意无意的摩挲着她的鼻尖,低声说道。

  宁婉不知所措的眨动着双眼,被他的双唇影响着思绪,就连脑筋转动的都不那么快,思绪也不那么清晰。

  而且似乎,她也没有不回来的理由了。

  正迟疑间,萧云卿双唇微微下移,便对准了她的唇瓣,轻轻地吻了上去。

  宁婉的唇颤了一颤,人被他圈在怀里,却没有拒绝。

  这份难得的乖顺让萧云卿吻得心痒难耐,不由得加重了吮吻她唇瓣的力道。

  双唇重重的吮吸着她的唇瓣,都把她软软香香的唇瓣给吸进了自己的口中,让她的唇瓣集中成了一颗小樱桃似的。

  而他就这样含吮着,舌尖在她的唇瓣上绕了一圈儿,才又顶入她的唇瓣之中。

  轻刷着她的贝齿,每一次,感觉他的舌就要进入她口中的时候,热烫的舌却又突然撤出,逗弄似的弹弄她的唇

  “唔……”宁婉有些不满的轻吟了一声,催促着他不要逗她。

  萧云卿双手从她的后腰上慢慢的往上移,在她的背上轻抚,又沿着她优美的背部线条,慢慢的抚到她纤细的颈子。

  双手几乎是捧着她的颈子,微微有些粗糙的拇指指腹,轻轻地来回摩挲着她颈前的喉咙和两根锁骨中间的凹陷。

  “嗯……”宁婉被他吻得呻吟,出声是,声带轻轻地震动,震着他的拇指微微的麻。

  他的舌舔弄着她的下唇,双唇一起将她的下唇用力的吸住,吸进了口中,舌尖在她的下唇上来回的轻弹。

  “唔……你……”她张口,牙齿也轻咬住他的上唇瓣,干脆学着他的模样,也用力的吮住他的上唇。

  “学得真快!”萧云卿轻笑道。

  指尖在她的锁骨中间的凹陷处,沿着她锁骨的线条滑动,滑出了她一身的电流,麻酥酥的止不住的颤着。

  “唔……”因为他这话,宁婉羞窘的哼哼了一声,立刻就松开了他的唇。≦≧

  可是萧云卿哪里肯放她走,她刚刚松开他的唇,唇瓣立马就被他给攫住,深深地吮着。

  萧云卿把她越勒越紧,几乎要嵌进自己的怀里,让宁婉像个布娃娃似的在他的怀里无助的身子后仰。

  他一直轻轻摩挲着她喉咙的拇指向上滑,沿着细腻的颈子,勾勒着她的线条,一路到了尖尖的小下巴上。

  食指抬着她的下巴,让她仰着头,方便他吻得更加深入。

  拇指捏着她的下巴,让宁婉不自觉地便开启了唇瓣,他的舌方便的长驱直入,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