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 你竟然还要提条件?!(1/2)

加入书签

  她跟在卫子戚身边这么长时间,别说是卫子戚了,就是贺元方采取的那些心理战术,她也了解了不少,又何尝看不出,宁宏彦这是打算利用任依芸来击溃她的心理防线,博取她的同情丫。{{}}

  为了达到目的,宁宏彦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择手段了!

  原本,她还在想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有些过分,可是偏偏,宁宏彦做的一件又一件的事情,都是在坚定她的决心!

  那些自以为聪明的手段,根本是画蛇添足!

  宁婉深吸一口气,平静下心思,便继续手上的动作。

  而后,经理走到宁宏彦和任依芸的面前,说了些什么,便带着两人往这边走媲。

  宁婉刚刚揪下一小块油条放进口中,看到两人往这边走,便将油条放下,又用湿毛巾擦掉指尖的油腻。

  直到两人走到她的面前,宁婉才站起身来,有礼的叫道:“爸!”

  当目光落到任依芸的身上时,她敏锐的捕捉到了任依芸那一闪而过的不自在。

  宁婉仍然勾着有礼的笑,款款的叫了声:“宁夫人!”

  这一叫,可是把宁宏彦和任依芸叫的吃了一惊。

  宁宏彦忙暗中戳了一下任依芸的后腰,任依芸立刻苦涩的看向宁婉。

  她瞳孔颤动,笑的那么勉强:“真……怎么这么见外呢!”

  不可否认的,当听到宁婉叫她“宁夫人”的那一刹那,任依芸的心真的被戳的痛了一下。

  宁婉没接茬,而是比了比对面的位置:“请坐吧!”

  宁宏彦张嘴就想问宁婉的答案,可是想想这样太急了,似乎又有点不合时,便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宁婉笑笑,伸手比了比对面的位置:“爸,宁夫人,坐啊!”

  宁宏彦沉着表情点头,刚从外面进来,浑身还是有点冷。{{}}

  “早晨吃饭了吗?要不要吃点?”宁婉柔柔的笑问两人。

  “我吃了,现在还不饿。”宁宏彦说道,语气有些急,实在是不想跟宁婉谈这种不想管的事情。

  任依芸也摇摇头:“我也不饿。”

  而后,她又露出了关心的表情:“宁宁,你怎么这么晚才吃饭呢!”

  这一声“宁宁”叫的那么突然,宁婉实在是不敢相信,竟是出自任依芸的口中。

  她不禁想到以前,任依芸这么叫着她时候的语气,现在这声叫,就显得假了一些。

  明明是同一个人,可是情感,却不一样了!

  只是,要不是一直以来,都从卫子戚那里了解任依芸的情况,恐怕现在,她都要哭的稀里哗啦的了!

  宁婉垂了垂眼,露出抱歉的笑容:“我今天早晨起的有些晚,所以这早餐吃的也晚。这个时间,不算早晨也不算中午的,也挺尴尬的。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那等我吃完早餐,咱们慢慢谈,怎么样?”

  宁宏彦真想说边吃边谈也可以,到底同不同意也是一句话的事儿。

  可是宁婉这样拿捏着主动权,他现在是有求于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

  心里边再急再气,再看不惯宁婉拿着他有求于她就端着架子,慢悠悠的迟迟不表态,也不考虑考虑他现在的心情,也都得强压住不满。

  “怎么起得这么晚呢!年纪轻轻的,作息也得规律。”宁宏彦强扯出笑容说道。

  而后,他便一副体谅的语气说道:“我的事儿不急,反正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一时三刻的,你慢慢吃!”

  “好!”宁婉顺着杆子就往上爬,痛快的点头,便又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

  也幸亏她饭量并不大,一碗粥两根油条,吃点小菜,这些量也是因为昨晚实在是累坏了,肚子空的厉害。{{}}

  若是以往,一根油条也就够了。

  宁宏彦在这儿等得急啊!

  看宁婉吃得那么慢,一小口一小口的,实在是悠闲,他这边急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儿了。

  数度开口想要催催她,又生生的忍住。

  一旁的任依芸的脸上也时不时的闪过阴色,这宁婉分明就是故意的抻着他们,让他们着急!

  不远处,经理和耗子等人也都注意着这边的情况,只要宁宏彦和任依芸一有不对,哪怕是对宁婉一点点的不礼貌,他们就马上冲过来。

  趁着宁婉低头喝粥的空当,宁宏彦又拽了拽任依芸的外套。

  任依芸立即笑着说:“宁宁,这么久了,你的口味……还一直没变!”

  宁婉正喝着粥,闻言怔了怔,抬头看向任依芸,眨了眨眼。

  看着任依芸明明是不怎么情愿,却又强迫自己笑的和蔼的样子,她都替任依芸感到难受。

  宁婉心里绞的酸疼,明明,当初是那么和睦的一家人,都是相互付出真心的母女俩,现在感情却变了质。

  当初那些真情都是梦幻一般,不复存在,到了现在只有利用与虚伪。

  宁婉不禁扯了扯唇,人心的变化真是快,而且还那么狠,说恨就恨。

  面前这个曾经她叫做母亲的女人,现在却拿着这般虚伪来对待她,好像过去的情分便如狗屎一般的不值一提,那些相互的付出都白白的成了泡影。

  宁婉胃里发酸的难受,这早餐突然就吃不下去了。

  她放下调羹,扯唇笑笑:“没什么变不变的,只是偶尔吃吃而已。”

  说着,她招呼过服务生,将早餐撤掉。

  任依芸嘴角抽搐的笑道:“宁宁,要不今天……你跟我们回家吧!我亲自下厨,做些你喜欢吃的菜!这么多年了,你肯定也好久没吃过了。{{}}”

  宁婉不置可否的笑:“这个,等我们谈完了再说吧!”

  “而且,我想……你们也挺着急我的回复的。”服务生走后,宁婉说道。

  宁宏彦表情讪讪的,被宁婉猜中了心思。

  任依芸露出更加热切的笑容,目光希冀的看着宁婉。

  这份热切的目光,让宁婉觉得好像自己依旧是她的女儿一般。

  “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宁婉微微的垂了垂眼,说道。

  这一语,让宁宏彦也跟着激动了起来。

  他挺直了腰板儿,热切的不能自已,情不自禁的向前倾了倾身子,看着宁婉的目光都发光发亮了,好像面前坐着的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成堆成堆的金矿。

  宁婉依次看看宁宏彦和任依芸,两人等她的答案等得心急,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宁婉嘴角勾了勾,微微的吸了一口气,做了一次呼吸,才说:“我答应回到‘宁氏’。”

  这话刚说出口,宁婉还没有收尾,宁宏彦便止不住的激动起来。

  一张脸激动地涨红了,仿佛已经看到了“宁氏”的重新崛起。

  宁宏彦整张脸都笑开来,眼角和嘴角的皱纹几乎都要挤到了一起,挤成一朵老菊花。

  “宁宁!我就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孩子,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咱们家完蛋的!你一定会帮我们的!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你!”宁宏彦激动地说道,伸手就要抓住宁婉的手。

  宁婉见状,先他一步,先把搁在桌上的手给收了回来,放到了桌子底下,自己的腿上。

  她这反应,让宁宏彦扑了个空,一双手尴尬的僵在桌子上方。{{}}

  宁宏彦也没想过宁婉会躲他,而且躲得这么不留情面。

  他的双手僵在半空中,嘴角的笑也跟着僵住。

  宁宏彦双手尴尬非常的在空气中虚握了一下,然后才讪讪的收回来。

  宁婉淡淡的看着对面的两人,语气平静的说:“不过,我是有条件的,只要答应我的条件,那么,我就回‘宁氏’。”

  这一声“不过”,立刻就让宁宏彦皱起了眉。

  任依芸双唇也不自觉地抿了起来,目光阴沉的看着宁婉。

  “什么条件?”宁宏彦的声音冷却下来,沉沉的问。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