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你是嫌‘宁氏’死的不够快还是怎么的?(1/2)

加入书签

  宁婉被他看得都有些喘不过气,胸口砰砰的跳,现在终于舒了一口气,却不料萧云卿突然迅速的低头,便在她的唇上轻轻地啾了一下。{{}}

  双唇一贴即分,都没有深吻,快的她都没反应过来,只感觉到唇上软软的,耳边传来了轻轻地“啾”声丫。

  轰——!

  宁婉的脸瞬间爆红,头皮都在发烫,抬起头,眼角的余光便看到周围那些笑笑的目光与表情。

  她真恨不得双手捂住脸,装鸵鸟不看了媲!

  虽然这吻对于萧云卿来说,可真是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可是她就是不习惯在这么公众的场合,做这些亲密的事情。

  萧云卿笑笑,看着她羞得都没脸见人的样子,便拉着她上了车。

  “好了!你一会儿去‘宁氏’,要是也这副样子,他们可真以为你是小绵羊那么的好欺负了!”萧云卿取笑道。

  “你还说,也不知道是谁害的!”宁婉红着脸,嗔怒的瞪了他一眼。

  “咳!”许佑在旁边忍不住干咳了一声。

  刚才送走了小娃儿,他就提前先上了车,可是在车里,可是把外面两人的行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了。

  俩人腻歪的,他看着都觉得臊得慌。

  现在进了车里,竟然直接无视他的存在,这么打情骂俏起来,他的存在感就这么弱吗?

  许佑浑身鸡皮疙瘩起的啊,觉得整个车厢里全都在冒着粉红色的泡泡,这些粉红泡泡越来越密,都快把他给挤得没法喘气儿了。

  而且,这俩人还旁若无人的,眼神交流,空气中都流窜着两人眼神交流产生的电流。

  他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才要出声打断两人,要不然恐怕这一路,两人都得忘了他的存在!

  许佑这突然一声干咳提醒,立刻就把车厢里的粉红泡泡给打碎,“噗噗噗”的全都幻灭了。{{}}

  宁婉这才想起来,今天还有许佑跟着呢!

  被自己的弟弟看到这样,还真是臊的没脸了!

  她的脸比之前在车外还要红,通红通红的随时都要爆炸一样。

  萧云卿没好气的瞪了许佑一眼,无声的说:“明知道你姐脸皮薄,你还出声,估计这一路她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许佑无辜的摊摊手:“谁让你们无视我来着!要发情也回家发去!”

  萧云卿嘴角抽了抽,“啧”了一声,便转身发动车子。

  到达“宁氏”的时候,倒是没有迟到,准时准点的到了。

  宁婉没让萧云卿下车,毕竟他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也着实有一些惹眼。

  她下了车,绕到驾驶席的那一边儿。

  萧云卿要下车窗,手伸出车窗便握住了她的手:“加油!”

  “嗯!”宁婉微笑着点头,“别担心,我上去了!”

  “等事情结束了,给我打个电话,也让我知道知道详细的情况,下班以后我来接你。”萧云卿说道,还是有点不放心,真想就在这儿等着她的消息。

  宁婉捏捏他的掌心,笑道:“知道啦!你快走吧!回去路上慢点开,等这事儿解决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听。”

  “嗯。”萧云卿嘴上应着,可是手却没有松开,就像是要把自家的孩子送出去打仗,实在是太不放心了。

  宁婉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说一套做一套,无奈的笑着:“你啊!放手啊!”

  “哎!”萧云卿无奈的松了手,又转到副驾驶座的车窗,伸头说,“许佑,把你姐保护好了,不许让人欺负了去!”

  “放心吧!”许佑立即说道。

  “哎,你先进去!我看着你进去再走!”萧云卿说道,磨磨蹭蹭的,就是不肯走。{{}}

  “宁婉!”不用萧云卿再黏糊下去,宁宏彦已经等不及的来到了楼下,出来张望着,一看到宁婉站在萧云卿的车边,便立即走了过来。

  听到宁宏彦的声音,萧云卿的表情立刻便沉了下来,目光不耐的阴沉起来。

  “你怎么现在才来!”宁宏彦连看也没看许佑,直接就从他身边越过,对着宁婉心急的说。

  甚至,都没有瞥一下目光看看车里的萧云卿。

  面对宁宏彦心急的禁不住带上了责备的语气,宁婉反问:“股东们都到了吗?”

  宁宏彦语气一滞,有些不自然的粗声说:“还没。”

  宁婉笑笑,便不再搭话,低头对车里的萧云卿说:“我们上去了!”

  说完,便带着许佑一起进了“宁氏”。

  一直到看着宁婉进了大楼,萧云卿这才发动车子离开。

  边走着,宁宏彦不放心的问:“你都准备好了?一会儿那些股东一定会对你提出质疑,你没问题吧!”

  “现在我即使说了没问题,你也依旧不放心,还是看一会儿的结果吧!”宁婉淡淡的说道。

  宁宏彦粗粗的吸了一口气,才又说:“先去会议室等着吧!本以为你能早点到的,现在股东们应该也快到了,提前去等着。等开完了会,我再带你去办公室!”

  宁婉对此不发表意见,便跟着宁宏彦去了会议室。

  说起来,她对“宁氏”的各部门所在并不怎么熟悉。

  当初,她来“宁氏”找宁成旭和宁宏彦,也都是直奔他们的办公室,最熟悉的路径就是总经理和总裁办公室了,至于其他的地方,就如陌生公司一样。

  就连公司的员工,她都不认识几个。

  更何况,以现在“宁氏”的情况,又走了不少老人,这里面大部分便都是生面孔。{{}}

  会议室里,秘书刚刚备好茶水,放在每个座位上,茶水还冒着滚烫的热气。

  桌面上,每个人的位置前还放着一份文件。

  宁婉走过去,随意的拿起一份翻阅着。

  看着她的动作,秘书下意识的就想要阻止,毕竟这些文件都是公司上个季度的业务报表,属于公司的内部文件,虽谈不上什么机密,可也不能随便就给外人看。

  秘书刚要出声,就被宁宏彦给阻止。

  他没说话,抬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便让秘书止住了要出口的话,却狐疑的看向宁宏彦,不明白宁宏彦为什么要阻止她。

  “你先出去吧!”宁宏彦说道。

  “是!”秘书应道,便往门口走,经过宁婉身边时,仍忍不住好奇的转头看向了宁婉的侧脸。

  她边走边看,一直到到了门口位置。

  一直到出了会议室,秘书的脸上仍挂着疑惑,紧紧地皱着眉头,苦苦的思索。

  她也算是公司里的老人了,在“宁氏”有些年头,资历上来了,待遇都比一般员工好得多。

  刚才看着宁婉的侧脸,她就觉得眼熟,总好像是在哪里见过,那名字仿佛就在嘴边儿,却又像是得了失语症一般,怎么也说不出来。

  一直到回到她的座位上,秘书歪着头,突然如被闪电劈过一般,整个人都僵住了。

  始终保持着歪着脖子的动作,双眼却是瞪大了,嘴巴开开合合,发出“啊啊”的声音,可是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完整的字。

  “宁……宁……”秘书震惊的瞪大了眼,结结巴巴的叫着,一直到股东们陆续的到了,她依然在结结巴巴的叫着“宁”。

  宁婉快速的浏览报表,虽然这些给股东看的东西有可能造假,将报告粉饰的好看一些。{{}}

  单纯从这份报表上,也看不出太多的东西来,可这上面依然清楚的显示了,“宁氏”现在亏损的厉害,业务量几乎是成直线的那么下降。

  至于更进一步的东西,宁婉还需要看“宁氏”的财务记录。

  会议室的门打开,四名股东便面色沉重的走了进来。

  近来每次开会,这四名股东的表情都很不好,并且一次阴沉过一次。

  他们每次来,都有种把自己的钱往火坑里扔的感觉,并且这感觉一次比一次更加强烈。

  可让他们卖股份吧,他们又舍不得。

  毕竟在三年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