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替身,假象(1/2)

加入书签

  “宁婉——”凌墨远苦涩的扯唇,“我在你的心目中,就卑鄙如此吗?”

  宁婉喉头一涩,凌墨远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让她都没法再说什么拒绝的话。{{}}

  “我……”宁婉开口,却只有力气吐出一个“我”字,就这一声儿,都带着艰难的沙哑,一点都不像她声音平日里的清脆丫。

  “你不需要现在就回答我。”凌墨远笑笑,站起身来,“我只是想告诉你,我这次来的心思很单纯,只是一门儿心思的想要帮你,只是想让你知道我的诚意,却不是想要逼你什么。媲”

  他浅浅的点了几下头:“只要你知道,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你好,没有一点其他的算计,就够了。至于合作的事情,你可以跟董事们商讨一下,然后再告诉我答案。”

  “既然我是拿着公事来弥补的,那么你就把它当公事来办吧!没有关系!”凌墨远说道。

  又看了看宁婉,低头目光四处乱瞟了几下,才又用双手扑打了几下裤子,而后又扑打了几下衬衣的腹部,才又站起身,双手握着西装的前襟整理了一下。

  “这次我来的目的也已经说清楚了,我知道,你最近很忙,我……也就不多打扰了。”凌墨远哑声说道,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嘴角又扯起自嘲。

  宁婉知道,他是想起了最开始进入这会客室时,她跟他说过的话。

  凌墨远先前的话,让她现在免不了有些内疚,觉得之前的话说的重了些,有些不近人情了。

  可是现在的宁婉,到底也不是当年那个她,即使心底生出了内疚,却也不会让这种感情蒙蔽了理智,就这么相信了他的话。

  即使有些感动,有些内疚,可宁婉仍然对凌墨远所说的话有所保留。

  她也同样站起身,客套似的说了一句:“我送你吧!”

  “不用了,你忙吧!”凌墨远立即拒绝。

  宁婉便不坚持,顺势点头,随着凌墨远走出会议室时,宁婉便对陈助理说了声:“送凌少离开!”

  “是!”陈助理点头,便走到了凌墨远身旁稍稍落后半脚的距离。{{}}

  宁婉极有礼貌的目送凌墨远进入电梯,这才回到办公室里。

  她疲惫的坐到椅子上,后脑仰靠着椅背,沉重的叹了口气。

  ……

  ……

  是夜,落地的窗子没有拉上窗帘,透过玻璃窗便看到了外面的一片漆黑,仿佛是天然的窗帘一般。

  透过漆黑的玻璃,还能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像。

  凌墨远浑身放松的坐在沙发上,手端着一杯红酒。

  他没有像寻常品酒一般的讲究,只在大肚的红酒杯中倒进浅浅的一层红酒,今晚他倒了满满一大杯。

  那么大的被子,几乎将酒**倒空了一半。

  凌墨远眼睛发直,一直在回想着白天里,宁婉的模样。

  她那身打扮,那俏丽的容颜,一直在他眼前徘徊不去,没有丝毫的褪色,反而越来越清晰。

  他还记得,白天里他和宁婉面对面的坐着,两人中间只有一方矮矮的茶几。

  这茶几甚至还没有他的胳膊宽,只要他倾身,伸伸手就能碰触到宁婉。

  她就这么俏丽的坐在他的对面,自从她回来,他从来没有一刻像当时那样,感觉离她那么的近。

  每当看到宁婉耳鬓的发丝不安分的摆脱束缚而垂落,在她的脸颊旁因为她轻轻的动作,而轻轻的晃动,微弯的发梢时不时间,便刷着她细腻的不见毛孔的脸颊肌肤。

  他便忍不住想要伸手,替她将发丝拨到耳后,并且在拨弄的过程中,指尖若有意似无意的轻轻地划过她的脸颊,感受她脸颊的细腻。

  曾经,这份优待只属于他。{{}}

  可是现在,宁婉却在不断地强调着与他保持距离,他进一步,宁婉就退两步。

  两人连靠近些都不能,跟别说这样亲密的碰触她了!

  如今的这份儿优待,只属于那一个人,萧云卿!

  凌墨远止不住的想要握紧拳头,想到萧云卿,他胸中的怒意便控制不住,怒火在这些年里,没有一点点的熄灭,反而越烧越旺。

  想到若不是因为那个男人,他就不可能失去宁婉,落到现在这步田地,想要靠近她一点都不可能。

  而萧云卿,竟是享尽了福,不用任何人的告诉,不需要萧云卿的耀武扬威,他都知道萧云卿对宁婉做了些多么亲密的事情。

  自从宁婉与萧云卿结婚后,这么多年,他不止一次的想象着萧云卿都对宁婉做了些什么。

  想象着萧云卿把她压在身子底下,怎样肆意又随心所欲的要着她的。

  想象着怎么变着花样儿的要她,对她行进了所有难以启齿的事情与动作。

  想象着她面目酡红,在他身下动情,肆意绽放的模样,随着萧云卿的索要,而不断地求饶,又或是更加的主动的要求更多。

  配合着萧云卿那些亵玩的动作,饥渴的主动迎合所求。

  白天里,与她面对面坐着时,他没生出这种情绪。

  可是到了晚上,被这夜色和酒意的渲染,他的身体却止不住的躁动起来,对她越来越渴望。

  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宁婉就坐在他对面,动作轻婉,一举一动都勾着他的心痒痒的,让他费了极大的力气克制。

  甚至忍不住,当着她的面儿,就在现在就想到了她在床上的妩媚样子。

  目光有些呆滞的又饮了一大口酒,压在她身上的人,也由萧云卿变成了自己。

  凌墨远口干舌燥的,明明才刚用红酒润过喉,却又干涩的发痒。{{}}

  他端着红酒杯,指尖还能感受到红酒透过玻璃杯传递出来的凉意,杯中红酒还剩大半,他仰头便全部喝下,红酒的酸涩口感立即充斥着他的口腔与喉咙。

  红酒的凉意顺着喉咙滑下,可是这一点点的凉意根本就没法浇熄他心头的火,相反,凉意过后便是酒精带来的烧灼感,脖子已经开始慢慢地涨红,觉得这屋子真热。

  他唇瓣干的厉害,忍不住伸出还带着红酒味的舌头舔了舔双唇,深吸一口气,实在是克制不住的对宁婉动念。

  “墨远。”一声轻唤传来,随即,一双柔软的小手便搭上了他的肩膀。

  凌墨远肩膀一僵,便转头看过去。

  明知不可能,可是他转头时,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挂上了希望。

  只是当他看清楚了眼前的人,是杜婷婷,而非宁婉时,心底又不可避免的生起了浓浓的失望。

  随即,他嘴角扯起一抹失望自嘲的笑容。

  是啊,怎么可能是宁婉,这分明是不可能的,他竟然抱此奢望。

  他这笑里的失望,杜婷婷并没有看出来。

  因为她现在羞窘无措的,无暇去仔细的探究凌墨远脸上的每一个神色。

  凌墨远看着眼前的杜婷婷,外头天虽然冷,可是室内的温度却高,她穿着吊带的睡裙,细细的肩带等若没有,完全可以忽略。

  黑色的肩带映衬着她的肌肤也白,自有一股诱惑的味道。

  细肩带吊着低低的领口,v字的领口最低处的尖儿,几乎都要延伸到她的胸部之下,雪白的绵软在中间的地方若隐若现的露着。

  甚至,都还能看到她绵软的下缘那丰盈的轮廓。

  黑色蕾丝的布料还带着些镂空,从绵软到腹部,里面白皙的肌肤也透过镂空的花纹若隐若现的。{{}}

  这镂空让她的身子并非全露,被黑色的蕾丝包裹着,隐约的露出里面的一片白,煞是晃眼,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要拨开这性感的睡衣,看清楚她里面白皙的全貌。

  黑色到她的小腹便截止,之下便是全部的透明,正好露出了她小腹上的肚脐,和她纤细的腰肢轮廓。

  腰下的透明布料根本就什么都遮不住,而且裙摆也不长,甚至连臀部都没有包住,只包住了上半部分。

  里面穿的黑色蕾丝底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