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不论她做出何种选择,我都将全力支持(1/2)

加入书签

  陈助理把电话转进来,响了几下,宁婉便接了起来。{{}}

  “喂,墨远。”宁婉声音柔和的说道,“正巧,你不给我打电话,我也准备晚些时候找你一下。”

  凌墨远一听,脸上立刻露出了喜色丫。

  “是吗?那是我心急了!”凌墨远笑道媲。

  “我来这电话,是想问你上次跟你提的合作建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正好‘一品堂’原来的供应商合同快要到期了,现在那边儿正在和‘一品堂’接洽,急着续约,所以我这边也有点急。”

  “毕竟,‘一品堂’与那供应商的关系虽说不上多么的亲密,可是一直以来合作的也算愉快,所以,我也急着想要你的答案!”

  宁婉双唇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才说:“墨远,我很感谢你给‘宁氏’的这次机会,关键时刻,也想着我,但是很抱歉,我还是得拒绝你的好意。”

  “为什么?!”凌墨远急的拔高了声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马上又压低了声音,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宁婉,我那天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没有什么歪歪心思,只是想要补偿而已,你现在拒绝我,又是在顾忌什么?”

  可是即使隔着电话,宁婉还是能听出他语气中的急切。

  她还没来得及张口说话,便又听到凌墨远隐隐急切的说:“还是……还是萧云卿不许你跟我合作?那他也太过分了!他不能因为对我的敌意,就这么公私不分的!你为他着想,为什么他就不能为你也着想一下?!”

  听到凌墨远这毫无根据的猜测,妄自的就去批评萧云卿的不是,宁婉不悦的皱起了眉。

  可她仍然耐着性子说:“墨远,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不要胡乱的猜测,这件事,跟云卿一点关系都没有!”

  虽然电话里一直隐隐的传出凌墨远的声音,可是声音嘁嘁喳喳的,许佑也听不太清。

  现在听到宁婉的话,许佑立刻便清楚,凌墨远这又是趁机抹黑萧云卿呢!

  许佑的嘴角立刻就扬起一抹不屑,冷嗤了一声。

  “不错,你要跟‘宁氏’合作的事情,我跟云卿说了,他是我的丈夫,所以不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瞒他!”宁婉说道。

  这话,让凌墨远一阵闪神。

  他不禁想,宁婉的这话,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

  至少,哪怕是杜婷婷,恐怕也有不少事情都瞒着他,尤其是一些从杜首长那里听到的机密。

  很多隐秘的事情,杜婷婷与杜首长的关系那么亲密,每天客人在家里往来,免不了,她就要听到一些事情,可是这些事情,她从来没有跟他说过!

  他还是得费劲了心机的去调查,去猜测。

  这一刻,他真是无比的嫉妒萧云卿,有这样一个对他毫无隐瞒的宁婉!

  “可是在我来到‘宁氏’之前,你与‘宁氏’的合作就已经不是秘密,那时候云卿没有去说什么,现在他一样也不会去说什么!不论我做什么选择,那都是我个人的意愿,与他人无关!”

  宁婉深吸一口气,语气放的更加的平和,好声好气的说道:“墨远,你想弥补的心情,我理解,而且,我也收到了,我很感谢!”

  “但是,请你也为我想一下,如果你真要补偿我,那么,就不要逼迫我,给我选择的空间。{{}}无论我做了何种选择,你都支持,而不是质疑与质问,这,才是真的为我好!”

  “弥补有很多种方式,有自认为为对方好,也有真的以对方的好为好。而我,希望你选择第二种方式。我拒绝了你,并不是不给你弥补的机会。”宁婉慢慢的说。

  “而是请你以给我自由选择的方式,来弥补我。”

  “墨远,若你真心想要补偿,觉得对我有亏欠,那么,就请尊重我的选择,好吗?我觉得,现在你答应我,比你让我答应你的建议,让我感觉更加的轻松舒服。”宁婉说道。

  “我没有不给你补偿的机会,只是我想要的补偿,和你想给的不一样。那么,你能不能……为了我,按照我的想法,来给我补偿?”宁婉说道。

  最后一句,可以说是说的声情并茂了!

  那声音里饱含着感情,让人听着都不忍拒绝。

  尤其是,她还是凌墨远口口声声的,说要补偿的女人!

  人家不想要你那种补偿,人家想按照自己的来,你既然要补偿,总得考虑当事人的意愿吧!

  否则,你那就不叫补偿,叫强迫!

  再加上宁婉说的入情入理,凌墨远还真就不好反驳。

  他现在气的发堵,胸口被宁婉堵得难受。

  这女人,还真是越来越不好对付了!

  那天他用来对付她的苦情招数,她竟然尽数学会,又用在了他身上。

  这不能不说是一件很讽刺的事情。

  而宁婉这样动情的说了,他根本就没得选择。

  凌墨远沉重的叹口气,嘴角酿出苦笑:“你说得对,我了解了。宁婉,我的本意并不是想逼迫你,只是单纯的为你好,想为你在‘宁氏’出一份儿力。可既然你不想要,那……就算了,我尊重你的选择!”

  宁婉满意的笑开:“谢谢!”

  把这事儿彻底回绝之后,宁婉也懒得跟他多聊,并没有提记者招待会的事情,随便找了个理由就把电话给挂了。

  凌墨远挂上电话,表情立刻沉了下来,眼睛眯着,没想到宁婉这么固执,他话都说到那份儿上了,她仍然防着他!

  “早晚有一天,你还得来求我!”凌墨远紧握着手机,狠狠地说道。

  声音从齿缝间硬生生的挤出来的僵硬感觉,就像他现在的状态一样。

  五指紧紧地握着手机,指尖抠着手机壳,手指都变了形,最靠近指尖的指节向内凹着,五指的指甲盖也全部被挤白,把血色给挤了出去。

  ……

  ……

  这次的记者招待会在“王朝”举行,毕竟,虽然“宁氏”并不方便跟“王朝”合作,可是以宁婉与萧云卿的关系,身为“王朝”的女主人,在那里开个招待会,还不是理所当然,稀松平常的事情?

  要说平时还真没有多少企业能够在“王朝”开招待会,没有一定的规模和影响力,根本就是办不到的事情。{{}}

  而以“宁氏”的能力,还真的从来没有在“王朝”开过,今天还真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这样一来,无形中又为“宁氏”的宣传加大了力度,赢得了更多的关注度。

  本身,萧云卿的妻子,失踪了三年多的宁婉回归,又入主“宁氏”,企图拯救“宁氏”,如此多的噱头放在一起,也足以引起媒体的注意。

  再加上宁婉年纪轻轻的,到底凭什么入主“宁氏”,而“宁氏”内部那些高层,又如何相信宁婉能够帮得到他们,而宁婉,又能对现在的“宁氏”有什么办法。

  这一个个的疑问,也都引得众多媒体记者纷纷来参加记者会。

  也幸亏“王朝”的场子足够大,饶是如此,也还是多加了好多椅子,让座位与座位之间挨得特别近,显得特别拥挤。

  宁婉和许佑到达“王朝”之时,记者都已经入场,整个场中坐的满满的。

  除了一些“宁氏”特别重视的大媒体,他们不需要抢,便有前排的位置,其他的媒体,所发的请帖当中并没有座位牌号,自然是先到先得。

  在所有记者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快很准的抢到了所能抢到的最好座位后,大家开始观察四周的同行们。

  有的碰到的是行业中的对手,互相冷嘲热讽,短短的时间也不知道都彼此捅了多少刀了。

  也有的幸运的,碰到的是彼此相熟,关系又不错的同行,常常互通有无,互相爆料各界内幕,交换消息。

  这些人彼此之间就愉快的多了,都轻松地聊了起来。

  还有一些在这行做了比较久,已经有经验的老人,带着新入行的新人来见世面,给同行互相的介绍一下的。

  这些新人比较幸运,坐在了比较靠中间的位置。

  只是若是没有他们的加入,他们的前辈恐怕能抢到更加靠前的座位。

  至于在最后几排的,除了纯新人之外,也有老人提携新人的组合,只是他们比较倒霉,身旁的菜鸟实在是太菜,又不够机灵,不会见机行事。

  于是被拖累的只能坐到最后几排,这一范围内可谓是新人集中营,刚入行的新人们都在相互交换名片,说一下自己入职的时间,跟过的新闻,以及发生的糗事。

  这么热闹的排座方式,便让会场变得更加热闹,嘁嘁喳喳,熙熙攘攘。

  宁婉在萧云卿早就为她准备好的休息室里,透过监控看着场中的一切。

  “宁氏”公关部的员工也是第一次组织这么大型的招待会,实在是宁婉要求把请帖全面铺开,力求让影响力扩散到最大。

  而这,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考验,一种锻炼。

  这么大的场子,就连公关部的主管都不能放心,亲自出手,凡事监督,到得后来,干脆亲力亲为。

  现在在台上布置的,便是公关部的主管陈维荣。

  此时,有员工从门口进来,走上台附在陈维荣的耳边低声说话,同时又抬起手腕,朝他指点了一下表盘。

  陈维荣又看了眼自己的腕表,点点头道:“去把宁总和许副总叫来吧!”

  说完,便和手下一起走到门口,下属去找宁婉,他则在会场的门口等着。{{}}

  “宁总,许副总!”陈维荣见两人到来,便恭敬地叫道。

  宁婉年纪轻,而陈维荣做上这个位置,可是在公司中熬了许多年。

  起初,对年纪轻轻的宁婉免不了要生起一些轻视之意,有些不服气她的领导。

  可是在这职位上,经过近几天来与各方的联系,与卖场的布置,与招待会的统领,可谓是又把他和下属的潜力给激发了出来,许久没有接受到如此的难度,到让陈维荣激发了斗志与雄心。

  不说别的,单是让他有机会一展所长,他便已经很开心,慢慢的,也对宁婉起了恭敬之意。

  不管宁婉的年龄如何,当一个上司能够给你机会,让你一展所长,铺开来的展露拳脚,那就够了!

  陈维荣觉得自己的能力得到了施展,不需要再继续龟缩。

  原本,他是抱着在“宁氏”守着主管的职位继续混下去的打算,反正熬一熬也就退休了,再去别的公司可就没有主管待遇了。

  现在,突然让他能够把能力全都发挥出来,宛若龙归大海一般。

  陈维荣也憋着一股劲儿,想让这位新上任的,年轻的总经理看到他的能力,看到他的价值,并且,以后能够继续重用他!

  宁婉朝陈维荣点了点头,陈维荣便转身重新走入会场,来到台上最中间的位置,拿起话筒说道:“各位——!”

  陈维荣顿了顿,待得自己的声音传遍了全场,让正在彼此聊天的记者们听到后,都渐渐的安静下来。

  场中的声音从开始的嘈乱便为稀疏,而后,慢慢的安静。

  他看到场中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投注到他身上,让他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

  如此大的关注,让陈维荣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身子险些不稳。

  他深吸一口气,强稳住心神,发现自己的上下牙都开始打架了。

  他紧紧地咬住牙齿,半晌,确定自己说话的声音不会颤抖,才再次开口:“感谢大家的到来,下面,请我们的总经理,副总经理上台!”

  话音落,在下面的掌声中,宁婉和许佑在前,带着“宁氏”的众位主管走到台上。

  两人坐在中间的位置,其他人按照已经排好的座次粉坐两边。

  宁婉镇定的看着台下,仿佛已经看惯了这种场面。

  在众人的好奇目光下,宁婉缓缓开口:“感谢大家这次拨冗前来,正如大家请柬上所写明的,这一次的招待会,是‘宁氏’复出的一个正式的开始!”

  “之前,报纸上,新闻媒体上,也都报道过,我和许先生担任‘宁氏’总经理与副总经理的职务,但除此之外,我们两人还未在公开场合露过面,这一次,算是我们正式的与大家认识!”

  “我想,大家心中都有疑惑,我是否有这个能力领导‘宁氏’,将它拯救起来,我是否是借着我丈夫的名声,有他这个靠山,才能勉强的接手‘宁氏’。”宁婉说的很慢,这简单的开场,便直接开门见山的把众人心中的疑问给说了出来。{{}}

  “首先,我必须告诉大家的一点是,褪去‘宁氏’总经理这层外衣,我,是萧云卿的妻子,宁婉,我不问任何事情,只专心做他的妻子!”

  “可当我是‘宁氏’的总经理时,我便不再以萧云卿的妻子自恃,‘宁氏’与我的丈夫没有任何关系,我不会去借着我丈夫的名声,去做些什么。我的丈夫,或许会给我提供一些意见,却不会出手去给我联络什么生意。”

  “纵使,在公事上我们俩无法完全的区分开,可我也不会去利用我丈夫的能力手腕!”宁婉说道。

  “今天,除了向大家解释这个之外,便是要告诉大家,今后‘宁氏’的发展。”宁婉说道,“借各位给‘宁氏’宣传一下,并且,也让外界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