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一石二鸟(1/2)

加入书签

  他这么点儿小心思,还真瞒不过宁婉。{{}}

  只是不管做什么都得循序渐进,一点儿一点儿的来,一口从来吃不成个胖子,反倒会把自己撑死。

  宁婉眼角泛着微微的冷光,那光幽幽的像月亮那般清冷。

  可王国祥喝高了,没瞧出来,此刻的宁婉有那么点儿魔女的样子,绝对不能招惹媲。

  宁婉抬步走在最前,先走了出去。

  王国祥等门关上了,才摇摇头,哼着不成调的小曲儿:“这人年轻啊,就是沉不住气,这就生气了哟~~~~~!”

  宁婉在前面走着,王伟平和封至军跟在她身后,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三角的阵型。

  宁婉走到大厅,径直的往门口走,连停都没停一下。

  经理一愣,本来还在前台等着宁婉结账呢!

  起初,包间里没有传出要结账的话,经理就想着估摸着是要出来以后再结。

  反正都是有头有脸的,谁也不会逃这么一点儿小单。

  可没想到宁婉压根儿就没忘前台看一眼,直接往门口走,这是没有结账的意思啊!

  经理立刻大步追上宁婉,幸亏宁婉走的很从容,所以速度不快,很轻松的就被经理给追上了。

  “宁总!”经理边追着,边叫着。

  宁婉闻声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到经理,便礼貌地笑道:“经理,有事吗?”

  经理也不好明说让他们结账,便只能说:“宁总这就要走了?那这……里面那位……”

  宁婉把经理的心思看的清清楚楚的,那王国祥今晚茅台喝的就跟有上顿没下顿似的,穷疯了似的那么喝。

  她虽然有钱可也没有想过给谁当冤大头,虽然说有买卖不成仁义在的说法,可宁婉很肯定,以后是没什么机会跟“四海”合作了。

  再说了,在这种情况下的花费,可是要报公帐的,说白了就是“宁氏”掏钱。{{}}

  “宁氏”现在也不富裕,没必要把钱花在王国祥的身上。

  那王国祥那副德行,稍稍的给他点教训也好,免得外面人都当她宁婉好欺负,当“宁氏”是软柿子捏。

  再说了,她还没有理清王国祥和凌墨远的关系。

  无论如何,今晚在“一品堂”吃饭,这实在是太可疑了。

  如果能借此机会把凌墨远给引出来,也是好事一桩。

  她一点儿损失都没有,一石二鸟,又何乐不为。

  于是宁婉也不跟经理装傻,便说:“‘四海’的王总还在里面,似乎没有喝完,一会儿让他一起结账就可以了。”

  想赚“宁氏”的便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说完,宁婉便带着封至军和王伟平越过经理走出了“一品堂”的大门。

  封至军憋着笑,心道自家少夫人也不是好惹的啊!

  不是没脾气,而是事后蔫儿坏。

  在走出之后,站在“一品堂”的招牌底下,宁婉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终是没想起来,这股熟悉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经理看着宁婉上了车,才转身拐了个弯离开,却是和王国祥所在的房间方向相反。

  凌墨远端着红酒,两腿大喇喇的敞开着,左腿的脚踝搁在了右腿的大腿上,舒适的倚靠着椅背,看着电视中的画面。

  画面里,房间里只剩下王国祥一个人,他的表情显得清醒了许多,并没有面对宁婉时那么的醉。

  这说明刚才面对宁婉的醉意,有很大一部分都是他装的。

  借醉占点便宜什么的,是王国祥的拿手好戏。

  王国祥面露清醒,目光也不那么浑浊了,却也没有离开,借着拿起桌上的茅台,又为自己倒了一杯。

  他估摸着宁婉已经结了帐了,反正他们那些人有的是钱,钱多的没地方花,也不差他这点点毛毛雨,他多喝点就赚一点。{{}}

  如果有可能的话,他还真想再捎带两**回家充充门面。

  “咚咚咚!”三声敲门声,干净利落,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原本看着屏幕的目光泛着阴冷的光,现在稍稍的移了开些。

  “进来!”凌墨远喝了口酒,说道。

  门被缓缓地打开,从被打开的速度上就透着恭敬。

  当门全部打开,便见经理恭敬地走过来。

  经理走到凌墨远的身边,低下身子,压着声音说:“凌少,宁婉走了,把那一堆账留给了王国祥,我们是不是——”

  经理多少知道一点王国祥和凌墨远的关系,既然王国祥把场子选在了“一品堂”,凌墨远自然也不会在乎那一点小钱。

  经理手上还拿着账单,凌墨远没接,只是垂眼瞄了下上面的数字。

  那王国祥还真是不客气,单是开的那**茅台,就已经是一个公司经理一个月的工资了。

  可是凌墨远却摆摆手,嘴角泛着颇觉有趣的笑容:“宁婉这是在试探啊!”

  他轻轻地摇晃着杯中的红酒,这女人可是越来越不能小看了,心思可真是密的很,看来已经有点怀疑他跟王国祥的关系了。

  凌墨远挥挥手:“我和王国祥的交易归交易,跟他可没什么私交,他来这儿吃饭,吃饭付帐是天经地义的,把帐单给他,让他清醒清醒。”

  “是!”经理说道,拿着账单又走了出去。

  来到大厅后,经理又挺直了腰板儿,随手招呼过一个服务生,将账单交给他:“一会儿人出来了,就让里面的人结账。”

  经理这话才刚说完没多久,就见王国祥挺着肚子,摇摇摆摆的走出来,他的咯吱窝儿底下,一边夹着一**茅台。

  那是还没有打开的,想着宁婉既然已经结了帐,他就一起打包带走。

  王国祥也没看经理和服务员,拐个弯儿就要离开。{{}}

  经理快一步拉着服务生便把王国祥的去路给堵住,仍然是挂着极有礼貌的笑容。

  “王先生,您还没结账呢!请先把帐结一下吧!”经理笑眯眯的说道。

  “嗯?结账?”王国祥现在才是真有点喝高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大脑混混沌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用想的滋味儿确实不错。

  借酒确实能短暂的消愁。

  他站在原地,还晃晃悠悠的。

  “嗯,结账。”经理说了同样的话,只是语气不一样。

  边说,经理边从身旁服务生手上拿过账单,递给王国祥:“这是账单,还请您结一下。”

  “嗝!”王国祥打了个酒嗝,浓浓的酒气直冲冲的就射向了经理。

  经理可是一点准备都没有,正好被他给喷了个正着。

  再贵的酒经过一通消化,出来的味道也都是臭的,经理被臭的五官都挤成了一堆儿,险些没站稳,脸上掩不住的露出了厌恶的情绪。

  经理的耐心也被这突来的酒气给熏没了,将账单又往前送了送,差一点就贴上了王国祥的眼睛。

  “请您结一下帐吧!”经理声音冷了几分,不客气地说道。

  王国祥眨眨眼,手下意识的就抬起来,接过面前的账单。

  账单离他的眼睛太近,反而看不到具体的数字了。

  他把账单拿的稍微远一点,眯起眼,看着眼前那一串儿数字一直恍惚着重影,慢慢的,才又集中到一起,让他看清楚了那串数字。

  “什么?”看清楚了价钱,王国祥打了鸡血一般的清醒了,肥硕的身子竟然弹跳力十足的蹦了起来。

  他只开了一**茅台,毕竟凭他一人之力,也真喝不了多少。

  但是想着有人请客,他就很豪气的要了个贵的,要了一**十五年陈酿,这在外面买是很难买到的,不过价格也摆在了那里,进了这“一品堂”,价格立刻就飚的更高,原来八千块一**的酒变成了一万一**。{{}}

  可是有人请客,他不心疼,要了三**,喝了一**,现在咯吱窝儿底下还夹了两**,单是这些酒就三万块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