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我相信他(1/2)

加入书签

  “奶奶!奶奶!呜呜呜呜呜……”见到一向疼他的周咏丽,萧安锦总算是找到了靠山,“呜呜呜呜,爸爸……爸爸他打我……”

  “怎么回事!”周咏丽猛然抬起头来,果然是被萧云博打的。{{}}

  “怎么把孩子给打成了这样!你怎么当人家父亲的!”周咏丽怒道丫。

  “安锦啊!到底怎么回事,你跟奶奶说,奶奶给你做主!”周咏丽看着萧安锦说道。

  萧安锦哭着,断断续续的将事情说了媲。

  直到现在,萧安锦还是不太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些什么。

  周咏丽越听脸色越差,等她听完了,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心中也不禁有些责怪萧安锦。

  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儿,随便就把家里的话往外说?

  这些话,是随便能说的吗?

  看人家相逸臣的儿子,比萧安锦还小一岁,这条理清晰,随便几句话都能把大人给堵得说不上话来,也从来没见那孩子给家里人带来什么麻烦。

  那相浩睿能做到的,为什么萧安锦就做不到?

  可到底,这也是自己的孙子。

  虽然怨,周咏丽也不能真把自己这孙子给怎么样。

  再说了,这孩子已经挨了一顿打,也够了。

  只是不责怪孩子,不代表不责怪打人。

  周咏丽站起身,因为萧安锦犯的错,她也没什么心思再安慰他。

  “你平时是怎么教的孩子!”周咏丽看着施依柔斥道,“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不知道教给孩子知道吗?”

  “孩子小,不懂事,难道你大人也不懂?今天要不是云博狠下心来,做事果断,把这件事给揭过去了,萧云卿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我们!你还好意思跟云博闹?好意思打他!”

  “安锦今天受的伤,都是因为你!”周咏丽恶狠狠地说道。{{}}

  施依柔紧紧地绷着嘴巴,并没有反驳。

  反正,她也习惯了。

  不管什么事情,错的都是她,这一家子总有理由把罪过都怪到她的头上!

  萧家人没有错的,只要是姓萧的,就都是对的。

  萧贯风,萧云博,甚至是她的儿子,萧安锦。

  明明是他做错了,周咏丽却仍然有办法埋怨她教的不好。

  施依柔紧抿着唇,抿住了满满的不服。

  一旁的萧安锦终于有些自责了,因为他让妈妈被奶奶骂,萧安锦也不禁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

  ……

  周咏丽手摸着萧安锦被打过的脸蛋,现在小脸已经平了,消了肿,早就看不出被打过的痕迹。

  可是周咏丽仍然记得清清楚楚的,她冷笑一声:“哼!活该!最好让萧云卿真的进了牢里,再让他跟咱们嚣张!到时候,没有大哥护着,萧云卿也不在,我看宁婉那娘俩儿又怎么在萧家立足!”

  “爸,这件事咱们家不用表个态吗?”萧云博问道,“不是说真去帮忙,只是表现出一个态度,不然,万一让爷爷知道了,是不是不太好?”

  “不用,我们就装不知道!”萧贯风说道,“反正,他萧云卿不是封锁消息吗?这件事是你三叔透露给咱们的,可是既然老三他们家都没有动静,咱们也不需要做这个出头鸟。”

  “没错!连声援都不需要!他萧云卿也没把咱们当自家人,咱们凭什么帮他!”周咏丽也说道,“哼!把咱们安锦打成这样,真以为这件事能完了吗?”

  “听说现在萧云卿带着宁婉和女儿都住回了萧宅。”周咏丽说道,“依我看,依柔,哪天咱们找个时间去串串门儿,看看能打听出点什么消息。{{}}”

  “就算套不出话,去笑话笑话罗秀秀也好!”周咏丽眉飞色舞的说道。

  “萧贯长生日宴那会儿,咱们去他们家,瞧他们那两口子那架子端的,一点儿都没给咱们脸面!那一家子人都嚣张惯了,这次也让他们尝尝被人踩在脚底下是个什么滋味儿!”周咏丽咬牙切齿的说道。

  说话的时候,猛翻着白眼儿,嘴角也在不停地撇,撇完右边的撇左边的。

  施依柔正好坐在她斜对面,真想说她这样真难看,不过还是忍住了。

  “得了,你就算是要报仇也不急在一时,等大哥和萧云卿真出事了,事情铁板钉钉了你再去,现在先别搀和!”萧贯风冷声说道。

  “大哥和萧云卿现在这不都还没事儿吗?我听老三说,大哥虽然是被暂时撤下了职务,但是也没有被关着,一切都还好着呢!这说明什么?说明那些人还是不敢真正的拿他怎么样!”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样!万一,凌家也没能把他们怎么样呢?”

  “你现在就去找他们家的麻烦,等以后两人的事情解决了,肯定会报复的!”萧贯风说道。

  即使到了现在,还是很忌惮萧贯长那父子俩。

  不得不说,萧贯长和萧云卿长久以来打下来的名声还是十分的坚固,让人轻易不敢妄动。

  “你没看见老三家也一直没动吗?那郑佩珍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们肯定比我们先知道大哥的事情,可是一直瞒到最近才透露给我们,可他们呢?也没见着去大哥家串门儿啊!”

  萧贯风冷笑一声:“哼!依我看,他们告诉我们这个消息,也是没安好心,准备拿我们当枪使,先去当探路石探探路呢!”

  “你若是现在就急巴巴的去落井下石,还不是中了老三家的全套!”萧贯风吃饱了,放下筷子,瞪了周咏丽一眼,“多长点儿心眼儿,这阵子老实些!”

  “知道了!”周咏丽撇撇嘴,被当着儿媳妇儿的面训斥了一顿,脸上着实有些挂不住。

  ……

  ……

  萧宅,罗秀秀手拿着**,说是拿着,实际上她只是手掌朝上的摊着,**只是躺在她的手掌上。{{}}

  看着新闻中的内容,罗秀秀已经呆住了,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一般。

  她的嘴哆嗦着,脸色越来越白,盯着电视的目光也逐渐的涣散,失了焦距。

  她眼睛直愣愣的,眼里没有光,对着电视愣神,新闻早就播到了下一条,她也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刚才到底有没有把新闻听进去。

  宁婉把晚饭端到餐桌上,便走到客厅说:“妈,吃饭吧!”

  可是罗秀秀没有反应,就那么对着电视出神。

  宁婉狐疑的看了眼电视,刚才的新闻已经播报了过去,所以她并不知道。

  宁婉便走到一直陪在罗秀秀身边的陆婶旁边,低声问道:“陆婶,怎么回事这是?”

  陆婶趴在宁婉的耳旁,小声说:“夫人刚才看到了萧少下午去警局的新闻,新闻里说的可难听了,好像是说萧少做了犯法的事情,心虚的不敢见人。”

  于是,陆婶便将刚才新闻里怎么说的,都跟宁婉说了一遍。

  宁婉一听,立刻抿起了唇,朝陆婶点点头,便朝罗秀秀走过去。

  她走到罗秀秀的身边坐下,将罗秀秀手里的**拿起来,将电视关上。

  电视屏幕突然黑掉,罗秀秀也没有反应。

  “妈!”宁婉轻轻地碰了一下罗秀秀的肩膀,见她没反应,只能稍微加大了些力气,“妈!”

  罗秀秀终于回过神来,转头看向了宁婉。

  “妈,你别听新闻里瞎说!现在的记者为了博眼球,很多时候都不顾事实,断章取义,把事情给无限的夸大,我们知道的,往往并不是事情的真相。{{}}”宁婉说道。

  “可是——”罗秀秀指了指电视,转头发现电视已经被关上了,就又看向了宁婉,“可是耗子也出来了。”

  “是,云卿下午是去了警局,警方的理由是跟税务一起查‘雀煌’的账,他们还怀疑‘雀煌’与一些官员之间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可是只要是家公司,就哪有干干净净的?”

  “云卿之前也料到了凌墨远会来这一招,所以把这些工夫都已经做足了,今天下午也只不过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