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 你他妈就是千刀万剐都不解气!(1/2)

加入书签

  尤其是陈开胜,在他见到从旁边审讯室中出来的人时,他也愣住了。{{}}

  这不是说他不知道那人的身份,而是他没想过会让萧云卿在这里跟那人碰面。

  短暂的惊愕之后,陈开胜便幸灾乐祸的想看到萧云卿的反应丫。

  他想看到萧云卿深受打击的样子,被自己最信任的人背叛,那种不敢置信的无力感,他真的很想看媲。

  可是,萧云卿却再一次的让陈开胜失望了。

  他的表情平静的,简直就好像不认识眼前的人一样!

  反倒是萧云卿身旁的骆律师,满脸的愤怒。

  可是,他愤怒有什么用,陈开胜又不想看一个律师愤怒。

  “罗毅!”骆律师近乎于暴怒的低吼。

  他双拳紧紧地握着,好像有双无形的手在抓着他的手腕,阻止他挥拳去砸上那张以往熟悉,如今却如此陌生的脸。

  骆律师的双拳攥着,双臂因为过于紧绷而用力的抖着。

  他努力地克制着,不让自己上前去把那个混蛋给打倒!

  别问什么他怎么就确定罗毅是那个所谓的“证人”,看到这幅场景,在不知道纯粹是智商有问题!

  罗毅面无表情,可是在听到骆律师这声怒吼时,还是忍不住的震颤了一下。

  他虽然是抬着头,可是目光却是低垂着,看着下方。

  他不敢与萧云卿对视,甚至都不敢去看骆律师。

  罗毅的喉咙上下滑动了一个来回,似乎是想要开口说话,可是却始终没有那个勇气。

  原本应该是热闹的走廊,不知怎的在这一刻竟是没有任何人经过。

  身边的四名警察,也都没有一个开口说话。

  除了骆律师那声怒吼之外,便再没了任何声音。

  整个走廊安静的让人压抑,那空气都弥漫着让人窒息的阴霾。

  罗毅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抬头看向萧云卿。

  可是只看了匆匆的一眼,他便又失去了勇气,迅速的低下了头。

  不论是萧云卿还是骆律师,都从未看到过罗毅这么丧气。

  跟袁野死时那种伤心不同,现在的罗毅浑身阴霾,好像天要塌下来了一样。

  “虽然我不明白为什么……”萧云卿轻声的嗤笑,“你出去之后,跟兄弟们说说吧!”

  罗毅的身子明显的僵住,萧云卿不再说话,也不再看他,就这么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两人肩膀交错时,萧云卿的肩膀险些磨蹭到罗毅的。

  在他与萧云卿并排的那一瞬间,罗毅的身子紧绷僵直到了极致,连呼吸都屏住,整个人仿佛就这么进入了异次元的空间,再也不存在在这里。

  不动不说话,不呼吸,假若不是看着他人就在这里,真的会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一直到萧云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罗毅才松开了呼吸,这才发现自己就快要窒息了。

  粗重的呼吸从口鼻中吐出,还在发颤。

  罗毅禁不住的大口大口的呼吸,双唇都在发抖。

  “现在知道害怕了?”骆律师挑挑眉,声音阴寒的说道。{{}}

  “我不知道,萧少到底哪儿对不起你,让你背叛他。”骆律师说道,“就如萧少所说的,出去后,你得给兄弟们一个理由。”

  这话一出,先前跟在罗毅身后的两名警察立刻向前一步,一左一右的朝中间汇聚,将罗毅给护在身后。

  “我警告你,现在罗毅是我们警方的证人,受我们警方的保护。你既然是律师,就该懂,别做知法犯法的事情!”陈开胜挡在最前面,对骆律师不客气地说道。

  他这副架势,俨然成了这四人中的小领导。

  骆律师冷冷的撇嘴轻嗤,丝毫不理睬陈开胜,在他眼里,这陈开胜就是一个跳梁小丑。

  他依旧看着罗毅:“你可以躲着,能躲你就躲一辈子。”

  说完,骆律师便转身离开。

  宁婉和耗子,封至军三人焦急的等待着,随着夕阳渐落,天色渐晚,空气也变得凉了起来。

  可他们一点儿都没有觉得冷,内心越来越焦灼,宁婉的手不知不觉的,已经扣到了窗框上,五指用力的紧扣着边缘,把她的紧张不安,都发泄到了窗边上。

  “是骆律师!”耗子突然惊叫一声,把所有人都喊得颤了一下。

  可是随即,他们的目光都失望的颓丧下来。

  出现在警局门口的,就只有骆律师一个人,看不到萧云卿的身影。

  宁婉也顾不得四周的暗处有可能有记者偷偷躲着,立刻打开门下车,冲到了骆律师的面前。

  封至军和耗子见状,也纷纷下车,一左一右的在宁婉的身旁护着。

  “骆律师,怎么样了?”宁婉问道,心紧张的“砰砰砰”的直往外突,猛烈地拍打着胸口。

  骆律师摇摇头:“他们打算正式起诉萧少,不让保释。”

  骆律师的话一锤子打在宁婉的心上,让她的心脏猛然降落,就像坐着跳楼机一般,心脏忽的就降了下来。

  整个身子犹如失重,双腿突然失了支撑的力气,身子摇摇晃晃的就要往后栽。

  “宁婉!”耗子和封至军一惊,同时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扶住。

  宁婉失神的望着面前的空气,眼中失去焦距,都无法将骆律师看尽眼中。

  她张着唇,无意识的抖着,上下牙不停地打颤。

  她以为她已经都准备好了,心里也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可是在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无法承受,整个人都虚脱了一般。

  萧云卿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他出不来,她也失去了依托。

  宁婉一下一下,抽搐似的喘息,脸和唇都成了一样的白。

  宁婉深深地呼吸,让自己恢复了些力气,因为这消息而造成缺氧的大脑也清醒了一些。

  她双臂动了动,让封至军和耗子松了手,自己站稳了。

  “他们……掌握了什么证据,就敢起诉云卿?”宁婉问道。

  提到这个,骆律师的面色陡然冷了下来,他张嘴正要回答,瞥见罗毅从警局中出来。

  骆律师是侧对着警局的,瞥见罗毅的身影,骆律师说道:“阿军,耗子,先把他拦下!”

  “罗毅?”耗子奇怪的说道,“他怎么在这里!”

  “就是他背叛萧少,拦下他!”骆律师咬牙切齿的说道,生怕他们动作慢了,就让罗伊跑了。{{}}

  封至军和耗子对看一眼,他们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骆律师说什么?

  说罗毅背叛萧少?

  这怎么可能!

  这是在做梦吧!

  要说罗毅能背叛萧少,那也太玄幻了!

  两人很不解,也压根儿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不要说他们俩了,就是宁婉也接受不了。

  宁婉傻傻的看着罗毅,心被强烈的冲击着,震撼着,完全不能想象,罗毅会背叛萧云卿。

  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比小说还要不现实的事情!

  虽然他们都接受不了,可是封至军和耗子还是没有迟疑,不管是不是真的,他们都立即冲上去,把罗毅给拦住。

  罗毅似乎也没有想要逃,从出了警局,他就一步一步走的很慢,仿佛就等着两人来拦他似的。

  “骆律师说,你背叛萧少!到底怎么回事?”封至军紧绷着脸,寒声质问。

  虽然如此,可他仍然指望着罗毅能否认,能说这不是真的,能说这只是他的一个计策。

  就像当年的宁婉一样,就像宁婉故意被他们发现,然后被赶走,这样,就可以不用被逼着去伤害萧云卿。

  封至军和耗子,都抱着这样的一个希望。

  “罗毅,你跟我们说,这不是真的,是骆律师误会了!”耗子也咬牙说道。

  可是罗毅那麻木丧气的表情,却让他们的心一点点的往下坠。

  罗毅沉默着,半晌,才掀唇道:“他没说错,这是真的,我背叛了萧少。”

  他顿了顿,咬咬牙继续说道:“是我把原始的账目交给警方的,你们知道的,那账目是我负责的,我自然知道在哪。”

  “而且,我还会出庭作证。”罗毅说道,语气淡淡的,如麻木的没有神经。

  耗子生生的愣住,而后,双目愤怒的眦着,欲要裂开了似的,眼白都被瞪出了血丝。

  “罗毅!”耗子突然怒吼。

  他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也不管会不会引来周围人的注意,声音就是这么大的吼了出来,吼破了声,就像是带上了哭腔。

  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一起这么多年,这么信任的兄弟,竟会背叛萧云卿!

  这是能把后背都交给对方的兄弟啊!

  就在罗毅承认之前,他还相信哪怕是枪子儿,对方都能帮自己挡!

  可就是这样一个让大家伙儿都付出了极大地信任,哪怕是生命的兄弟,却给了他们最大的背叛,狠狠地扇了他们一个耳光!

  原本,萧云卿不会出事的!

  他压根儿就不需要再踏入这个地方,可是因为罗毅,萧云卿就这么被背叛了!

  被自己信任的手下,给亲手推入了悬崖!

  耗子突然想哭,又想笑,打心底里为萧云卿不平。

  “为什么!”封至军冷冷的开口,“萧少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你要这么背叛他,为什么!”

  “这也是萧少想知道的,他让你出来,给我们一个交代!”骆律师说道。{{}}“虽然,你的交代恐怕怎么样都无法让我们满意,但是,我们还是会给你机会,让你说一下理由。”

  “为什么?”耗子也问道,“到底……是为什么?”

  “罗毅,你说啊!”耗子怒吼道,上前一步,单手揪住他的衣领,恨不得掐住他的脖子,将他掐死!

  被罗毅背叛,他现在简直是有如吃屎一般的恶心。

  信任越重,被背叛后的伤害就越大。

  罗毅这一次,真是往每个人的心窝里,都重重的捅了一刀!

  罗毅紧咬着牙关,脸部的肌肉都在抽搐。

  “理由……我会亲自跟萧少说明,这次的事情之后,我也会亲自向他谢罪。要杀要剐,我没二话!”罗毅说道。

  “亲自说明?你也配!”封至军怒道,抬手指着罗毅的鼻子,“你还有良心吗?有脸吗?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跟萧少亲自说明,你哪里来的脸见他!”

  “你凭什么见他,有什么脸面再见他!谢罪?你还想谢罪?你他妈就是千刀万剐都不解气!”封至军指着他的鼻子怒道。

  “罗毅,你给我睁大了眼睛看看,看看宁婉,宁婉就站在这里,你有什么脸面,有什么资格,去跟萧少谢罪?你凭什么让他原谅你?”

  “晴晴还在家等着,我去萧少家的时候,晴晴和夫人都在哭,一家子女人,连个依靠都没有!你现在给我看着宁婉的脸说,你还是坚持,不肯告诉我们理由吗?!”

  “你敢面对宁婉吗?你连宁婉都不敢看,你凭什么去见萧少!你凭什么觉得,萧少还愿意见你!”封至军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就是不明白了,你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这么多年,萧少他信你,所以把这么重要的东西都交代给你了,你却拿着这个,去在萧少背后捅刀子!”

  “你就是这么对待萧少的信任,对待袁野的信任的?!我记得,以前你跟袁野很好,袁老大总是跟我们说,以后,你就是他的接班人,你肯定能比他干得还要好!”

  “呵呵呵呵!袁老大能为萧少豁出去那条命,可你,却是在要萧少的命!”

  罗毅由始至终,表情都没有变过。

  可是在听到宁婉的名字,听到袁野的名字时,他的眼皮猛抬,瞳孔不由自主的颤动着。

  宁婉直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背叛萧云卿的竟是罗毅。

  他们日防夜防,防着凌家的算计,琢磨着怎么抵挡凌家的攻势,却始终没有算计到身边的人。

  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

  她对罗毅的信任,不亚于对袁野的!

  因为,罗毅是袁野信任的人,她信袁野!

  所以,她也信罗毅。

  可她没想到,如今就是他们最信任的人,害了她的丈夫!

  原本,她还想着应该要告诉罗毅,罗毅一定也有好的办法,罗毅的能力比他们都强。

  现在,呵呵!都不用了!

  宁婉的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落,眼眶里积蓄的水雾便像是一面镜子,隔着这镜子看到的东西全都模糊一片,彷如水中。

  宁婉向前走了一步,靠近罗毅。

  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罗毅这张脸,他长的比袁野帅,可是五官依然粗犷。{{}}

  她看的那么仔细,现在突然觉得这张熟悉的脸变得那么陌生。

  她好像从来就没有了解过罗毅,从来就没有认识过他。

  宁婉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看着,她长的不高,比罗毅矮上了一大截,要仰着脸,才能将他的脸看清了。

  可是面对这么一个娇弱的女子,罗毅在她面前,却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