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我与你,势不两立!(1/2)

加入书签

  “云卿有他的骄傲,而我,绝对不会去毁掉他的骄傲!要靠妻子的委曲求全来获救,这不是他要的!”

  “你不是向来都把他当做敌人吗?难道云卿是什么性格,你还不了解?这些你都想不到,又怎么算是知己知彼?”宁婉轻声说道,带着嘲讽。{{}}

  “我不记得是谁第一个说的这话,世界上最了解自己的,就是自己的敌人。你现在跟我提出这样的条件,我真的很不理解。丫”

  宁婉轻笑着,嘲弄的说:“就凭你提出的这条件,我就怀疑,你真的配当云卿的敌人吗?”

  凌墨远垂在腿侧的双手,因为她这句话而突然握紧成拳媲。

  他最接受不了的,就是有谁说他不如萧云卿,尤其是如果这话是从宁婉嘴里说出来的,那么杀伤力就要再乘以二。

  现在,她竟然认为他连做萧云卿的敌人都配不上!

  在她眼里,他是不是永远都不配跟萧云卿站在同一个高度!

  凌墨远目光冷冷的射过去,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不配?他如果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现在怎么会在牢里面!”

  “你别忘了,是谁把他送进去的,是我!”凌墨远恶狠狠地说道。

  “这样,你还觉得我不如他?他要是真这么厉害,现在怎么可能在牢里,让外边儿的人急的团团转?”

  “他要真这么厉害,他却自己在牢里无能为力,还要让自己的女人在外面为了他的事情东奔西跑,劳心劳力,指望着被自己的女人给救出来?”

  “你说我不如他?可我觉得他无能!”凌墨远激动地说道,右手虚空指点着,仿佛他指点的那处方向,就是萧云卿的所在。

  “不,他不是被你给送进去的,他不是败给你。他败给的,是自己的信任,他是被他信任的人出卖,他输的,是他的情义。”宁婉丝毫不退的迎面说道。

  “只不过恰恰好,这些你没有而已。”宁婉脸色不变,淡淡的说道,“因为这样而输掉,我一点儿都不认为他是输了,一点儿都不觉得,你有什么可骄傲的。”

  凌墨远紧紧地咬着牙关,真觉得自己今天是来找羞辱的。{{}}

  他就不明白了,宁婉的脑子是什么造的,怎么萧云卿不论输赢,怎么做都是最强的!

  那这样,还有法比吗?

  “总之,你的条件我不会答应的,以后也别再费心思跟我提这种条件了。不管你什么时候提,提几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

  “而且,云卿若是出来,不是你手下留情,不是你放过他,而是他凭着自己的本事,而是我们在外面的人的努力,凭着自己的能力,依然有办法把他救出来!”宁婉冷声说道。

  凌墨远轻嗤一声,肩膀也随着这声轻嗤而微微的跳了一下。

  “我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账目被掉包的事情,都是闻人干的,别以为我不知道。”凌墨远眯起眼睛,“可就算如此,我也依旧能让萧云卿出不来,我一定会彻底打垮他!”

  “不要以为没了账目就没事了,我有的是办法!”凌墨远挑眉,语气阴冷的说道,“还有闻人,我也不会放过他!”

  “我不管他闻家有多厉害,有多无法无天,可是他做的就是犯法的事儿,我早晚,会让他一起来陪萧云卿!”凌墨远压低了声音,那语气就如阴风阵阵。

  明明是白天,明明现在的天气热得很,可是宁婉还是禁不住生起了鸡皮疙瘩,浑身发冷。

  对于凌墨远的话,她真的开始为闻人担心了。

  “你以为,牢里有闻人的人在那儿护着萧云卿,他就真的不会受一点伤吗?”凌墨远眯着眼,冷冷嗤笑,“只要他还在里面,就总有那群人护不到的地方。”

  “贼不如兵,我一定会让萧云卿在监狱里丧失掉全部的骄傲。那里面可是一群长年没有出来,也没见过女人的男人。萧云卿那张脸长的又那么好看,一定有很多男人对他感兴趣。”

  凌墨远冷冷的勾唇:“你说,如果萧云卿在里面被怎么样了,出了什么事,以他的骄傲,还能活吗?”

  “就算他出来,也没脸见人了。{{}}恐怕将来连面对你都没有办法,心里存着一辈子的阴影。”凌墨远盯着宁婉的双眼。

  他清楚地捕捉到了宁婉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慌,看到她因他的话而脸色发白。

  宁婉双肩紧紧地绷着,双拳握紧了,真想一拳砸上凌墨远那张可恨的脸!

  “卑鄙!”宁婉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便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不是一直都是这么看我的吗?”凌墨远轻笑,“现在,你不妨再重新考虑考虑我的提议。”

  “我说过了,不管你提多少遍,我都不会答应你!”宁婉说道,“就算云卿他真的怎么样了,他真的受不了死了,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可我不会答应你!”

  “我会尽自己的能力,陪他到最后,哪怕是再艰难,只要是我们俩相互扶持着,我就乐意!”宁婉狠声说。

  凌墨远没有想到,话都说到了这份儿上,宁婉还是一步不退。

  她油盐不进的,那颗心就像是经过了钢筋铁骨的打造。

  他明明都在她的脸上看出了惊慌,可她就是不退让!

  “凌墨远,以后,我都不想再见到你,你也不要再联系我,要跟我见面,说些这那的,我没兴趣!”宁婉寒声道,看着凌墨远实在是恨透了。

  如果可以,她都想把他直接推下海!

  “从今以后,你我就是对立的,我与你,势不两立!”宁婉咬牙切齿的说道,声音紧紧地绷着,如紧绷欲断的弦。

  说完,她便转身往车子走去。

  封至军见状,立刻下了车,一边警惕的看着凌墨远,一边护着宁婉上了车。

  宁婉在车里坐稳了,便一直没有说话,苍白着脸,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

  她跟凌墨远说的绝,一点儿转圜余地都没有,看似豁出了一切,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她心里边儿却是怕的要命。

  她真的怕萧云卿在监狱里,真的遭受了什么。{{}}

  那样的话,他真的会受不了!

  要不然,她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就去找闻人,让闻人的属下在监狱里头对萧云卿护着点儿。

  因为那种事情,是真的会发生!

  宁婉的手忍不住抓住了座椅旁的扶手,用力的扣着上面的皮子,指尖把皮子使劲的往下压得深凹了下去。

  指尖在皮子上摩擦出了“噗噗”的声音,她的脸***白,嘴唇也禁不住的颤抖。

  “宁婉,你怎么了?凌墨远他跟你说了什么?”封至军透过后视镜,看到宁婉的状况越来越差,便担心地问道。

  “没什么。”宁婉静静地说道,不管凌墨远的威胁有没有发生,她都不打算说出去。

  这事关萧云卿的骄傲,倘若没有发生,因为她这话,也难免会让人有联想。

  “阿军,你再打电话问问耗子,事情怎么样了,让他尽快,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宁婉说道,顿了顿,又说,“现在就打!”

  “好!”被宁婉的紧迫感染,封至军也立即给耗子打了电话。

  问过情况之后,封至军说道:“耗子说,已经进展到一半了,有一个关键的证据,一直抓不到。目前,手头掌握的是萧云书跟一些官员接触的照片。”

  “可是因为萧云书本身的工作就是同这些官员大交道,要是真要开脱,也十分简单,这并不能真正威胁到他们。而萧云书和萧贯起私底下的谈话,他们现在都还没有办法获得。”封至军说道。

  “闻人那边呢?也不行吗?”宁婉皱眉问道。

  “萧贯起他们最近很谨慎,方博然带着一帮人去进攻他们的电脑,可是电脑里面很干净,什么都没有。他们也没法真的闯入萧贯起的家去做什么,这一点很难办。”封至军说道。

  “现在,萧贯起那边防护的严实,一点儿缝都不露。”封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