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 深夜偷袭(1/2)

加入书签

  新室友觉得,萧云卿果然是一个享受惯了的公子哥儿,在监狱这种地方,竟然也能一点儿警觉都没有。{{}}

  这夜,新室友侧身躺在床上,看着对面背对着他躺着的萧云卿,室友一直没合眼。

  牢房的窗子很小,外面的光几乎透不进来丫。

  所以牢房中,比寻常的房间都要暗上许多许多。

  若不是目力惊人,恐怕在这里的夜晚,根本就不能视物媲。

  而就在这样的黑夜中,室友看着萧云卿后背的双眼中,透着阴冷的光。

  倏地,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嗜血阴冷的笑容。

  室友悄然起身,却没有朝着萧云卿走去,反而是走到了牢房门口。

  没过多久,牢房外就响起了三三两两并不整齐的脚步声。

  只是脚步声并不明显,因为穿的是胶鞋,胶鞋底比较软,踩踏在地上的声音本来就小。

  在加上那些人又是刻意的放轻了脚步,也因此在睡着的情况下,压根儿就不会被这点声音给吵醒。

  透过牢房门的铁栅栏,室友与牢房外的人互相交换了个眼色。

  萧云卿一直醒着,虽然是背对着室友,可他依然知道这来路不明的室友的一举一动。

  从这室友搬进来后,就时不时的找他说话,似乎是想与他拉近关系。

  却也没能因此,降低了萧云卿的警觉。

  他每天晚上都会确定室友睡着了,听到他匀称绵长不是假装的呼吸声后,萧云卿才会给自己一点儿时间假寐一下。

  只是眯一会儿,便立刻就会醒一次。

  他就这样过了一夜又一夜,每天晚上都不知道会醒几次,又能有多少睡眠。

  今晚,也一如往常一样,萧云卿并没有真正的睡着。

  显然那名室友并不如他专业,在以为他睡着之后,终于有所行动了。

  就在室友翻身下床时,衣服难免发出一点儿轻微的摩擦声,萧云卿的眼睛骤然掀起,露出一条缝。{{}}

  眸中的精光,也从眼缝中流露出来。

  他的面色更加沉冷,眼缝中露出的精光显出了嘲讽的情绪。

  而后,他便清楚的听到了牢房外传来的脚步声。

  他没有看到,室友隔着栅栏,朝门外的人比了个“ok”的手势,便有一个狱警打扮的人,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钥匙总免不了发出“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即使狱警已经将声音极力的降低。

  可在这安静的环境中,再轻的声音也变得格外的明显。

  室友立即皱眉,转头看了萧云卿一眼。

  发现萧云卿皱了皱眉,似乎是要惊醒的样子,室友的心立刻提了起来,并且给外面的狱警打了个暂停的手势。

  见萧云卿皱着眉,面部抽动了一下,又翻了个身。

  室友立即屏住呼吸,专注的看着萧云卿的一举一动。

  直到萧云卿翻过身,继续沉沉的睡着,室友才松了一口气。

  原来只是翻身,并没有醒来!

  可是室友依然皱着眉,不悦的看向狱警。

  他拧眉,食指朝下,指了指锁眼,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狱警无奈,动作只能更加的小心翼翼。

  饶是如此,当钥匙插入锁眼的时候,还是免不了的要发出金属相碰的摩擦声。

  这声音极细微,可是在这安静的环境中,还是让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室友的目光来来回回的落在狱警开锁的动作,和正在沉睡的萧云卿的脸上。

  他没有一刻的放松,仔细的注意着萧云卿的一举一动。

  就在门要被打开的时候,萧云卿突然又动了。{{}}

  狱警紧张的险些松开握着钥匙的手,他开锁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狱警紧张的屏住呼吸,就只差最后一下了,却一动不敢动。

  室友眼睛紧紧地盯着萧云卿,见萧云卿又翻了个身,重新面对着墙壁,回到了最开始的姿势。

  室友眼睛眯了眯,给狱警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无声的踱步到萧云卿的床边,目光紧紧的盯着萧云卿。

  他的手来到萧云卿的面前,手指放在萧云卿的鼻下,均匀绵长的呼吸轻轻地洒在他的手指上,室友的紧皱的眉头这才松了开来。

  他悄悄地收回手,却没有再次走到门边,而是一直停留在萧云卿的床边。

  室友给外面的狱警打了个继续的手势,狱警才继续行动。

  开锁不可避免的发出了“咔嚓”的声音,尽管狱警已经将这声音尽可能的降到最低。

  这声音就像针一样,刺得室友的心脏都跟着一跳。

  他更加紧盯着萧云卿,就见萧云卿眉头皱了一下,嘴巴咕哝了声,也不知道在说什么梦话,动了几下,眉头又舒展开。

  看到萧云卿的这反应,室友反倒是放心了下来。

  如果听到声音还没反应,那就不正常了,铁定是装的。

  可是萧云卿反应了几下,明显以为是在做梦,说明他睡的很沉。

  室友终于放松下来,嘴角露出了笑容。

  这时候,铁门无声的开启,狱警并没有进入,而是让他身后的两名穿着狱服的人走进来。

  之后,狱警迅速的将门锁死。

  这一次,动作不像刚才开门的时候那么慢。

  他也不去管声音会不会太大,把萧云卿给吵醒了。

  反正门都锁死了,萧云卿也逃不了,他要的就是迅速。

  在铁栅栏被重新上锁之后,狱警便迅速消失了。{{}}

  虽然凌家承诺过,事成之后就把他调到别的单位,不再做这份危险性挺大又没多少油水的工作。

  并且保证,不会把这件事牵连到他的身上。

  可是狱警还是想尽可能的从这件事上撇清了关系。

  就在大门上锁的同时,萧云卿的神经也崩到了最紧。

  室友将左手抬到耳旁的位置,手掌突然一缩,攥成了拳头,那两人便立刻扑了上来。

  原本凌墨远倒是想让人多一点儿,胜算会增大。

  可是受空间所限,这牢房实在是太小,就是这三个人在里面,加上萧云卿,都已经有些活动不开了,真动起手来也是缚手缚脚,根本施展不开。

  派三人进来,已经是极限。

  不过这一次,凌墨远长了经验,像上次那四个的层次,根本就不是萧云卿的对手。

  所以这次这三人,可是他去找了好几家武馆,精心挑选出来的。

  并筹以重报,把他们安插进监狱里,等的就是今天。

  上次失败,可不代表凌墨远就这么放弃了。

  早晚,他都会再来一次。

  正好,这次又多了萧家的老爷子横插一脚。

  他恰好可以借着这次的机会,利用这件事来牵制住老爷子,不让老爷子轻举妄动。

  此时,远在凌家的凌墨远,坐在沙发上,手端着红酒,嘴角露出了得意的冷笑。

  若是老爷子不想让自己这个孙子就这么毁了,那就得及时收手。

  “萧老爷子?”凌墨远冷嗤道,“半只脚都要踏入棺材的老不死,就别来掺和年轻人的事情了。人人都忌惮你,可我会让你知道,现如今是年轻人的天下,你就是出来蹦跶的再高都没用!”

  “早晚,我会将萧家连根拔起,等你入了土,你的子孙也会下去与你团圆!”凌墨远阴鸷的冷笑,举起酒杯,将杯内的红酒一饮而尽,眸中的狠光不断地闪烁。

  ……

  ……

  漆黑的牢房中,随着室友的一个手势,另外两个人立即扑向了正背靠着他们躺着的萧云卿。{{}}

  两人飞扑的动作带起一阵风,似乎都能听到摩擦的风声,就像是电视上的武打片。

  萧云卿也不再装了,双目陡睁,看来这次来的人,跟上次有质的飞跃啊!    就在两人飞身上前,就要把萧云卿给压住的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