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你们五个,给我滚蛋!(1/2)

加入书签

  可宁婉一点儿都不嫌弃,她抱着小娃儿走的时候,脸也埋进了小娃儿的颈窝,嗅着她身上的小孩子所特有的奶香味。{{}}

  母女俩就这样静静地走着,一句话不说。

  走廊里只有脚步声,除此之外,再也没了别的声音丫。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安静,不想打扰母女俩的这份儿宁静。

  一直到进了病房,宁婉把小娃儿抱到床上坐着媲。

  小娃儿的双手始终抓着宁婉的胳膊不放,宁婉看着小娃儿受惊的表现,心疼的胸口发疼。

  她坐到小娃儿的身边,紧紧地挨着她,把她抱进怀里。

  “晴晴不怕了,妈妈在身边,一直在身边陪着晴晴!”宁婉搂着小娃儿,轻声说道。

  “以后,妈妈一定会好好地保护晴晴,再也不会让晴晴经历这种事情了!”宁婉强忍着泪,柔声说道。

  小娃儿不说话,只是紧紧地依偎在宁婉的怀里。

  不知不觉的,她抱着宁婉的力道渐渐放松,到最后一点儿力道都没用了。

  宁婉察觉到,便低头看去,便见小娃儿闭着眼睛,呼吸绵长,竟是在她怀里睡着了。

  这一夜的折腾,实在是让小娃儿非常的疲惫。

  再加上因为在那陌生的房子里,小娃儿根本就睡不踏实,精神始终都是紧张的,更加没法儿好好地睡觉。

  现在回到了妈妈的身边,周围还有这么多叔叔保护着,小娃儿才终于放松了下来。

  长久的紧绷陡一放松,困倦便立刻袭来。

  宁婉吸了吸酸涩的鼻子,想着小娃儿受了这么大的惊吓,短时间内恐怕难以平复,现在能睡一觉,也是好的。

  至少睡觉的时候,她的精神是放松的。

  剩下的问题,就等小娃儿准备好了,再说吧!

  宁婉慢慢的将小娃儿放平的躺在床上,动作那么轻,那么慢,一点儿一点儿的,几乎都察觉不太到她的移动。{{}}

  宁婉动作轻柔,就怕吵醒了小娃儿。

  终于,将小娃儿放平之后,宁婉才发现,小娃儿的手还是揪着她的衣服不放。

  看着小娃儿这无意识的动作,即使在睡梦中都无法放松,她的心里就说不出的难过,更是恨透了凌墨远。

  宁婉无声的落泪,也不将胳膊从小娃儿的手中抽出,不论她的身子怎么动,被小娃儿抓着袖子的那只胳膊,就始终保持那一个动作不变。

  她低下头,在小娃儿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看着小娃儿虽然闭着眼,却仍然能看到红的眼圈儿,宁婉的心止不住的酸楚,短时间内,真的难以平复。

  她用另一只没有被小娃儿握住的右手,轻轻地抚着小娃儿的发以及额头。

  “晴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宁婉低声说道。

  “晴晴——”这时,门口传来罗秀秀急促的声音。

  她刚刚进门,见到在床上躺着的小娃儿,骤然收声。

  罗秀秀瞪大了眼睛,脸色登时便白了下来。

  不过,罗秀秀依旧压低了声音,却是紧张的走到宁婉身边,说道:“我听说晴晴找到了,就赶紧过来了!她怎么样?这……这是……难道是……”

  罗秀秀看着小娃儿,结结巴巴的,充满了恐慌:“难道是晴晴出了什么事?”

  宁婉摇摇头,确定小娃儿睡熟了,这才把胳膊从小娃儿的手中抽出来。

  “妈,别担心,晴晴只是睡着了。”宁婉说道。

  “凌墨远没有对晴晴动手,他既然要威胁我们,并不想彻底的把我们逼急了,就不会动晴晴。”宁婉压低了声音说,“我已经检查过了,晴晴身上没有伤。”

  “等晴晴醒了,再让医生检查一遍!”宁婉说道。

  罗秀秀这才松了一口气,轻轻的点头:“那就好,那就好……”

  “孩子……吓坏了吧!”罗秀秀问道。

  “嗯!”宁婉表情黯淡的说道,“即使没受伤,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害怕是一定的。{{}}”

  罗秀秀又看了眼小娃儿,才说道:“晴晴的情绪怎么样?明天她醒了,能不能跟我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既然是凌墨远做的,晴晴回来了,她就是证人,由晴晴指证凌墨远,不知道可不可以。”罗秀秀说道。

  “这点恐怕很困难!”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自门口响起。

  宁婉和罗秀秀转头一看,却是骆律师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耗子和封至军,以及相逸臣与靳言诺。

  “因为晴晴的年龄还太小,即使她出来指证,证词也是没有用的。这么小的孩子,证词并不能做参考。”骆律师解释道。

  “那怎么办?难道就让凌墨远这样什么事儿都没有?他把我孙女给绑了,来威胁我们,我们总要让他付出代价吧!”罗秀秀压低了声音,低低的怒道。

  “夫人不要急!”又是一个男声自门口响起。

  宁婉都觉得,今晚可真够热闹的,人一个接一个的来,就跟下饺子似的。

  这一次,出现在门口的人是个六十多岁的男人,宁婉并不认识。

  包括相逸臣和靳言诺在内,都不认识来人。

  但见他笑眯眯的出现,一脸的淡定,眉宇间透着善意,也让相逸臣等人暂时放下了戒备,只是疑惑的看着他。

  这里面,只有罗秀秀的脸色变了。

  并非变得难看,而是只是单纯的惊讶。

  “张大哥!您怎么来了!”罗秀秀失声叫道。

  现在能让罗秀秀用上“您”,还尊称一声“大哥”的实在不多。

  再看罗秀秀,脸上也是好不作为的尊敬,这点,实在是少见!

  “我是代表老爷子过来的。”来人,正是张胜利。

  一听到张胜利的话,罗秀秀立即面露喜色。{{}}

  从张胜利出现,罗秀秀就已经有了这方面的猜测,只是张胜利不说,她始终不能如此的确定。

  毕竟老爷子的心思,着实不好猜。

  当张胜利把这话说出来后,罗秀秀才彻底的放下心来。

  有老爷子出马,一切就都好说了!

  听到张胜利的话,宁婉也大抵猜出了张胜利的身份。

  “老爷子……他……”罗秀秀激动的不能自已。

  张胜利笑道:“是老爷子出动了部队,和闻家的‘暗影’部队一起,找到了晴晴。”

  “夫人放心,老爷子知道凌墨远敢对晴晴动手,并且,让少夫人险些流产,已经在家气的踹椅子了。”张胜利笑着慢悠悠的说道。

  “老爷子已经不会再忍,夫人也不必太担心了。这些天,少夫人肩膀上的担子也可以搁一搁,交给老爷子来处理。”张胜利说道。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腕上的表,说道:“这个时候,邵将军应该也到了大先生那里了。”

  ……

  ……

  j市,大半夜的,就连军营都变得格外的安静。

  所有人都睡下了,可是萧贯长没有。

  自从被监视起来,他最清醒最自在的时候,反倒是这种深夜。

  他一个人坐在卧室的阳台上,半垂的眼眸越过阳台的围栏,看向别墅下面。

  他所在的区域,房屋建造的并不密集,因为是给军区的长官们居住的,环境自然要比其他的区域要好的很多。

  自成一体的院落,在这深夜中格外的安静。

  院子里只有蝉鸣的声音,“知了知了”的叫着,却并不让人厌烦。

  因为军区地处较偏,并不在市中心,所以这里的空气不错。

  抬头,便能看到蓝宝石般的繁星。{{}}

  萧贯长面前的小圆桌上,还放着茶壶和一杯热茶,热腾腾的茶冒着热气,在这黑夜中,白烟变得更加明显。

  这画面,怎么看都有一股悠闲惬意的味道。

  可是,萧贯长的表情却并非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