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低调的进,风光的出(1/2)

加入书签

  他刚要开口,邵泽军便说道:“既然来都来了,今晚我就再陪你走一遭!”

  ……

  …丫…

  老爷子那边接到了萧贯长的电话,既然没事了,萧贯长自然是要给自己的老父亲报一下平安的媲。{{}}

  同时,也免不了被老爷子一通骂。

  “你这个没用的!到头来,还是要我这个老头子出来救你!你就这么点儿能力,自己解决不了吗?自己被看起来了,还让自己的儿子进了监狱,也没见你有什么动作!”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不动,老头子我早晚会坐不住,会把你们给保出来的,是吧?”老爷子大半夜的,中气十足的骂。

  得亏这尚书府够大,而且还是独户。

  若是住楼房,楼上楼下,左邻右里的,肯定就把老爷子的骂声给听了去,非得举报他扰民不可。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您……”萧贯长坐进了邵泽军的车里,因为这居住区与办公室还是有段距离的,便只能坐车过去。

  他在车上不住的陪着笑脸,也知道老爷子也不过是念叨念叨他。

  “哼!”老爷子也说不出是喜是怒的哼哼了一声,“救云卿,就不用再出动我这张老脸了吧!”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萧贯长点着头说道。

  “等这事儿解决了,我再跟你们一一算账!一个个的,就这么点儿能力,还想顾全萧家?哼!”老爷子气哼哼的挂断了电话。

  尽管,这次的事情,小辈们已经比他之前料想的要表现的好很多,可是老爷子还是不打算夸他们,免得让他们骄傲自得。

  挂了电话之后,老爷子又指着一串号码,给张传斌看道:“这个号码,拨过去!”

  张传斌之前已经拨过杜首长的号码,觉得自己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了,不论老爷子再指哪一位,他都能hold的住。

  所以这一次,他极为镇定的低头,只是一眼瞧见老爷子手指的人名,张传斌再次僵住。{{}}

  这……这这这这……

  张传斌嘴唇有点儿哆嗦,他还没从刚才给杜首长拨电话的事情中缓过劲儿来呢!

  这老爷子,能不能慢慢来,别一晚上就给他这么大的打击,他心脏承受不住啊!

  张传斌深吸一口气,又帮老爷子按了号码。

  谁让老爷子老花眼,不爱自己动手呢!

  电话拨通之后,他立即将话筒给了老爷子。

  这一次倒是接通的很快,老爷子说道:“我找李先进!”

  老爷子的语气虽然也不怎么好,可是却比刚才给杜首长打电话时,态度要改善的多。

  而且这一次,接电话的人似乎态度很恭敬,一下子就听出了老爷子的声音,立刻去叫了李首长。

  因为老爷子在说完这句话后,便安静下来,没有在发脾气,表情更是又缓和了些许。

  电话那头,李首长立即跑来接了电话。

  “老爷子!”李首长叫道。

  老爷子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管你这一次是为了什么,一直保持观望,没有出手去干涉杜庆松和凌家的作为。”

  “但是刚才,我已经跟杜庆松摊牌了,贯长现在恢复职位,现在应该也在去接云卿的路上。这时候,你也该表态了吧!”老爷子冷声说道。

  他的语气沉沉的,分明就是对李首长这次长时间的观望态度,非常不满!

  “别到了最后,你什么都没做,一点儿态度都没表明,让别人看了,再做什么对你我都不好的事情!”

  “老爷子的意思是——”李首长非常诚恳的请教,语气里没有一点儿的不悦。

  “萧云卿,是我最看好的孙子!这一次,贯长去把他从监狱里接出来,恐怕也不会那么顺利。”

  “而且,云卿进去,毕竟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对于他以及整个萧家的声望,都是一次打击!”

  “我知道,自从出事以来,外界的人,从上到下,都在等着看萧家的笑话与下场,他们想看萧家衰落!”

  “既然进去的时候失了身份,那么出来的时候,就得风光,就得让人看看,萧家还好好的,那些等着看萧家笑话的人,就是等到下辈子,都等不到!”

  “让他们知道,我萧家的人,又岂是会在那种地方久待的!不是我们不出来,我们出来,就得让外界看到,要震慑到他们!往后,再想对萧家出手,就想想今天!”老爷子拔高了声音说道。{{}}

  这霸道的话,将老爷子征战半生的火爆脾气全都体现了出来。

  原本,从战场上出来的人,脾气就不怎么好。

  你惹了我,二话不说,直接打回去就是了!

  李首长沉默了半分钟,才说道:“老爷子,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

  ……

  位于市郊的监狱中,深夜就算是犯人也都睡得沉。

  这原本就沉重的牢房,在这深夜中更显得压抑。

  偶尔有巡查的狱警在过道中走过,传来的也是牢房内犯人睡着后粗重的呼吸声,还有粗鲁的呼噜声。

  监狱里从来就不缺乏鲜血与丑陋,也因此,深夜的监狱也显得格外的阴森。

  监狱所在的地方,四周都很开阔,没什么工厂商户与住户,可以说并不繁闹。

  在这漆黑的夜色中,监狱的外观就像是一只沉睡的怪物,里面只有稀疏的一两点灯光,在这大片的漆黑中,显得那么不明显,完全可以忽略掉。

  没有灯光的照射,只靠着月光与星光那稀疏的洒落,让这片区域显得有些荒芜。

  四点钟的时候,天色已经落在了黑夜与微亮的转折点上,就连月光和星光都变得惨淡不明显。

  清冷的光伴随着深重的露,让这夜变得更加的阴寒。{{}}

  夏日的深夜并不多么冷,却因为重露而透着股刺骨的寒。

  这种时候,恐怕t市没有一处像这处这样安静,四周除了虫鸣,连鸟叫声都没有,因为在巢里栖息的鸟儿都在休息。

  就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夜空之下,却突然响起汽车的轰鸣声。

  由远及近,犹如远征的军队一样,在迅速的朝着监狱逼近。

  因为平时跑车不多而依然平整的马路上,不断地有车驶过。

  一辆辆军车始终保持着同样的间距,就像经过了精准的测量,不论从速度上,还是间距上,都始终不变。

  若是有人此时站在马路边,去数这驶过的一辆辆军车,定然是要凌乱的。

  这一辆接一辆的,好像永远都没有头似的。

  一长串的军车,两两并排行驶,将队伍拖得尤其的长,简直让人心悸。

  军车轰隆隆的行驶,卷起路边的沙尘,在这夜色中尘土飞扬。

  监狱依然那么安静,里面的人,谁也不知道正有这么一批队伍,正在逼来。

  此时,监狱中那唯一亮灯的办公室里,凌墨远正面色阴沉的坐着。

  他的身后,站着神色恭谨的周士彬。

  监狱长站在凌墨远的面前,放低了姿态,小心翼翼的赔笑道:“凌少,这里一切正常,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只是——”

  “嗯?”凌墨远掀了一边的眉毛,冷冷的出声。

  “先前派去的人……都失败了……”监狱长说道,“他们都没法儿近萧云卿的身。”

  “平时白天里,萧云卿有一群闻家的人护着,晚上,房间太小也放不进多少人,放得少了根本不是萧云卿的对手,三两下就给打残了。”

  凌墨远现在也没心情计较这个了,他的心思在别的地方。

  就见他似乎没把监狱长的话听进去似的,皱着眉半天不说话。{{}}

  半晌之后,他才说:“今天……有没有什么有关于萧云卿的电话来过?”

  “啊?”监狱长眨眨眼,被凌墨远这没来由的话给问的愣了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