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9198 你这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晴晴(1/2)

加入书签

  “是你把这一切毁了的!”杜婷婷狠声道,“你问我为什么离婚?”

  杜婷婷一手抵在他的胸口,把他往旁边拨,仿佛凌墨远挡住了她的路。{{}}

  然后杜婷婷便越过他,走到保险箱前,输入密码打开了保险箱。

  凌墨远在杜婷婷弯身的时候,正好能越过她的肩膀看向保险箱内媲。

  却发现里面空空的,没有任何贵重的珠宝首饰,只有一个牛皮纸袋。

  杜婷婷将牛皮纸袋拿出来,从里面取出那一叠照片,而后,狠狠地甩到了凌墨远的身上。

  “这就是我离婚的理由!”杜婷婷怒道。

  她的声音愤怒的就如她的力道一样,使尽了全力的把照片甩打在他的身上,竟让他感觉有些微的疼。

  照片不像先前已经装订好的离婚协议书,照片是松散的,一拍到他的胸膛便立即散开滑落。

  凌墨远动作再快,也只来得及兜住一部分,仍有不少顺着他的身体滑落到了地上。

  有的照片正面朝上的躺着,有的则覆盖在地上。

  凌墨远没有去管落在地上的那些,他低头,拿起被压在胸口的照片,当看到照片上的人,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你调查我!”凌墨远掩饰不住的愤怒。

  在外面有敌人,已经让他焦头烂额,在他不知道的时候,还要面临家里面的的麻烦!

  “当我察觉到不对劲儿的时候,为什么不能调查?我有权利确认丈夫对我的忠诚与否。”杜婷婷说道。

  “于是,我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这个女人从某种角度来说,和宁婉很像,得不到正主儿,先用替身取代,来满足一下你的心理。{{}}”杜婷婷厌恶的说道。

  “我没有想过,我的丈夫在心理上竟然有某种变态!”杜婷婷就连目光中都闪烁着嫌恶,“你以为在看到这个之后,我还会帮助你吗?”

  她指着早已被凌墨远扔到桌上的离婚协议书:“你可以一直拖着不签,但是你知道的,我们家总有办法让你签。你可以破罐破摔的把这件事公布出去,以制造丑闻。”

  “但是——”杜婷婷昂首,骄傲地说,“我不怕!我受够了!”

  她爱他,仍然爱着他,可她不会让他知道。

  她爱他,但是无法忍受他的背叛。

  或许,他并不觉得他的行为始终背叛,毕竟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正因此,她才不接受他的利用。

  杜婷婷看看凌墨远,又看看收拾到了一半的行李,似乎觉得有凌墨远在这里,她连收拾行李都懒得。

  于是她干脆迈过行李箱,空着手走出卧室。

  凌墨远跟在身后,他想要阻止杜婷婷,可一时间又想不到什么行之有效的办法。

  今天一桩又一桩的事情,就像海浪一般的袭来,简直就像是暴风雨引起的暴怒的海洋,让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喘息的空当,更别说冷静的分析,寻找解决办法了。

  褚含玉还在客厅里来回的踱步,见杜婷婷走下楼,她的眼中立即露出了热切的希望。

  虽然她现在并不喜欢杜婷婷这个媳妇儿,但至少在关键时刻,杜婷婷是管用的。

  “婷婷——”在凌墨远还没有来得及告诉褚含玉真相的时候,褚含玉已经满怀着热切的期待迎了上来。{{}}

  杜婷婷却面无表情的越过褚含玉,仿佛根本就没有看到她。

  杜婷婷径直的打开大门走出去,褚含玉不解的看着杜婷婷的后脑勺,有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她觉得自己的思维跟不太上趟。

  “墨远,怎么回事?”褚含玉一脸的莫名其妙,“她……她现在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妈,待会儿跟你解释!”凌墨远扶了扶褚含玉的肩膀。

  他现在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能让杜婷婷跟他离婚,并且说服她让杜首长帮助杜家。

  凌墨远急急地跟了上去,跟到门口,就见到记者已经将他们家的大门给包围了。

  那些人看到杜婷婷,立即将镜头对准了她,“咔嚓咔嚓”的一通猛照。

  “凌太太,今天的发布会直播,你看了吗?能发表一下你对此的看法吗?”

  “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的?对方言之凿凿,并且还拿出了证据,作为你的丈夫,杜首长会不会秉公处理?”

  杜婷婷沉默着,没有说话。

  当她真的走到这一步的时候,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

  她知道那个男人就站在她的身后,到了现在,她还是生出了舍不得他的感觉。

  她从没想过,她的第一次婚姻会走到这样的境地。

  后面站着的是她第一个丈夫,第一个男人。

  就在这时,这些记者被一群人强迫的开辟出了一条道路。{{}}

  杜首长派来的保镖有效地将记者给隔绝开,让他们远离杜婷婷一步之外。

  杜婷婷深吸一口气,努力地咽下已经涌到鼻中的酸涩。

  她吞了口口水,平静地说道:“对此事的真假我不知道,因为我没有参与到我丈夫的工作中,倘若是真的,我将非常失望。”

  “另外,就在今天,我已经在离婚协议书上签署了我的姓名,今后他的一切,都与我无关,所以我也不会再发表任何看法。”杜婷婷冷声说,“这件事,我想各位最好亲自问当事人。”

  她说完,已经有保镖护在她的两边,防止拥挤的记者对她造成伤害。

  杜婷婷这番话,就像是重磅炸弹,丢在了这群记者之间。

  他们就像炸了锅一样,没完没了的提问,每个人争相恐后的抛出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几乎都在同一时间,不停的吵吵,结果没有一个问题能够听得清。

  可是杜婷婷紧绷着嘴巴,不再发出一言,在保镖的保护下离开。

  杜婷婷走了,就只剩下站在门口的凌墨远。

  “凌先生!”那些记者又像是看到了鱼的猫,迫不及待的就要把凌墨远给团团围住。

  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跑到凌墨远的面前,就已经有一群穿着检察机关制服的工作人员,强硬的从记者群中拨开了一条道路。

  有记者回头,便看到一辆写着检查的吉普车停在别墅外面。

  为首一个人对凌墨远出示了证件:“凌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有些事情,我们需要从你这儿证实一下。{{}}”

  这一幕,恰恰好被走出来的褚含玉看到。

  “墨远!”褚含玉尖叫道。

  凌墨远看了对方一眼,说道:“请让我跟我母亲说句话。”

  那人比了比手势,凌墨远便拾级而上,来到褚含玉的面前。

  他低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