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199 没出息(1/2)

加入书签

  宁婉被他这话逗笑了,估计是当妈妈这个角色当久了,当他偶尔露出大男孩似的样子时,她就会忍不住露出这种表情。{{}}

  宁婉踮起脚,在他的唇上轻印一吻,也不在乎有人在旁边看,只是肚子大的顶着萧云卿,让她吻起来有些困难。

  “我很快就出来!”宁婉轻声说道,然后便打开了房门丫。

  房间里有狱警看守着,凌墨远正坐着,双手食指交叉的放在桌面上。

  听到开门声,看到宁婉进来的时候,他的嘴角扬起了嘲笑媲。

  “来看我怎么被你丈夫打败,然后成为一个落魄的阶下囚?”凌墨远冷声嘲讽道。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其实我们本来不需要落到现在这种结果的。”宁婉轻声说道。

  “之前你做的那些事情,我是真恨你。可是现在成了这样子,我剩下的就只有唏嘘。”宁婉叹口气,她看着凌墨远。

  他的脸上难掩憔悴,眼窝已经凹陷了下去,胡须似乎也没什么时间清理,全部冒了出来。

  其实他还那么年轻,如果不是这样斗来斗去,他会有很好的前途。

  “我不是来跟你求和的,闹到现在这样根本不可能和好,我只是觉得世事无常,实在是有些难受。”宁婉吸了吸鼻子,眼睛已经酸了。

  “可能是怀孕了,所以特别多愁善感的。”宁婉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是发自真心的,希望你好好的。”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凌墨远苦笑,压根儿就不觉得他还能有什么好的。

  “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心的不想看你变成现在这样。”宁婉说道,“将来你会出狱,你会重新开始。{{}}”

  她顿了顿,胃狠狠地缩了一下。

  “我希望那时,你能放下一切,真正的重新开始。”宁婉看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你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初那个单纯的阳光大男孩,心里没有狡诈,只有单纯的爱恋。”

  “我不喜欢现在的你,正如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将来你回不到过去,可也别活在过去里。重新开始吧,什么都不要想,让你的心单纯一点,那样会快乐的,真的……”她缓缓地轻点着头。

  看着凌墨远面无表情的脸,宁婉不知道他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又听进了多少。

  她是真的希望他好,他现在很成熟,经历了这么多,早已不是昔日的少年。

  可她还是喜欢昔日的那个阳光男孩。

  她深吸一口气,说道:“我走了。”

  宁婉转身离开,凌墨远张口欲言,可终究没说出一个字儿。

  他只是眼眶通红,仿佛下一秒就会渗出血泪一般,一直到看着宁婉走出房间,房门伴随着无情的“砰”声关上,凌墨远才闭上眼,一滴泪从紧闭的双眼中流了出来。

  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人生轨迹为什么会是这样,当初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会走到如今这步。

  他张嘴,深吸一口气,真的想时光倒转,重新回到大学时期,跟宁婉在一起的那段日子。

  那段日子,才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

  什么都不用想,也没有尔虞我诈,他和宁婉之间的感情那么单纯,单纯的互相爱恋着,依恋着。

  如果能一直一直的那样,该多好……

  宁婉背身没有看到凌墨远依恋的目光,当她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萧云卿正在对她微笑。{{}}

  见到她,便伸出双臂,要迎她入怀。

  萧云卿站着的位置,宁婉仿佛见到了温暖的阳光投射。

  而他就站在阳光中,那么耀眼的迎接她。

  好像冥冥中就在告诉她,他就是她的未来,要带着她一起走向那光亮。

  先前在面对凌墨远时,生出的些许压抑,现在全都消散了。

  宁婉不由自主的跟着萧云卿一起微笑,慢慢的走向萧云卿。

  萧云卿再自然不过的拦住她的腰,尽管她现在肚子大的,要也跟着鼓起,再也不像以前那么纤细,可是在萧云卿的怀里,依然显得那么娇小。

  宁婉乖顺的点头,看着他微笑,脸颊染上了红晕。

  她就那么直勾勾看着他,目光中的深情越来越浓,浓的萧云卿感觉自己都要被融化了。

  面对宁婉这种目光,他有些把持不住。

  扶着宁婉的胳膊紧了一圈儿,低头目光紧锁着宁婉,黑眸的颜色渐渐地加深,声音低低的,躲过监狱长的耳朵,并且异常的沙哑。

  “怎么了?”他低声问。

  宁婉微笑着摇头,说道:“没有,只是一出来,就看到你在,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傻丫头。”萧云卿笑道,可是心却被她这句话给融化。“咱们走吧!”

  “嗯!”萧云卿改由牵着她的手,两人一起相携离开。

  似乎是受了宁婉目光的影响,就算是上了车,萧云卿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依然握着宁婉的手。{{}}

  “凌墨远怎么样?”萧云卿问道。

  “自然是不能跟以前那样的光鲜,他现在落魄的模样,险些叫人认不出了。”宁婉轻声说,她终是忍不住叹口气,“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他还能像以前一样,至少,那时候他还是快乐的。”

  萧云卿紧紧地握住宁婉的手,说道:“不要想了,事情还是需要他自己想通。”

  “嗯。”宁婉应了一声,便沉默了。

  渐渐地,萧云卿耳边传来粗重而痛苦的喘息声,宁婉突然反握住他的手,那么用力。

  “怎么了?”萧云卿匆忙转头,便看到宁婉的脸都白了。

  一手握着他,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

  “疼……疼……”宁婉艰难地说道,疼痛让她几乎说不出话来,“我……好像是……要生……了……”

  萧云卿吓得浑身冰凉,差一点儿就紧急的踩了刹车。

  不过幸亏,他还残存着点儿理智,知道这么做有多危险。

  在他的脚踩刹车之前,理智已经制止了他。

  他也将宁婉的手抓得更紧,并且加重了踩油门的力道,掩饰住心中的慌张,以一种安定的声音说:“我们这就去医院,没事的!抓住我的手!”

  宁婉担心他分心,即使疼得厉害了,也不敢叫出声,就怕萧云卿担心。

  对于生孩子这种事,她比萧云卿有经验。

  萧云卿不是第一次当爸爸,可是却是第一次全程的陪同着,等待着孩子的降生。{{}}

  他看到小娃儿的时候,小娃儿已经那么大了,他想象不到生小娃儿时候的样子。

  说起来,他根本就是个新手。

  可即使宁婉竭力的忍着,仍是掩不住因为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