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3002 没有女人能绑住我这颗浪子的心!(1/2)

加入书签

  闻人拉开浴室的门便要进去,在门口时突然停住脚步,回头说:“绕过方博然,别让他知道。{{}}”

  面对柴郁有些惊讶的表情,闻人摸了摸下巴:“嗯,这是私事儿,所以……就不要让方博然知道了。”

  “哦!”柴郁点点头丫。

  闻人把浴室的拉门拉上,打开淋浴,微凉的水冲打在身上,他的眼睛却眯了起来。

  刚才虽然只是扫了方佳然的手机一眼,却足以让他将屏幕中显示的对话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媲。

  对于普通人,或许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他是闻人。

  而其中,离婚,难过,漂亮等字眼儿,让闻人的表情越来越凛冽。

  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但是他清楚,对方是在挑逗方佳然,利用她涉世未深,甚至连初恋都没有。

  那个男人的策略很简单却很有效,他先用自己的境况引起方佳然的同情,而后,又慢慢地与她聊天,用语言不着痕迹的调戏她。

  男女之间暧昧的语言十分勾人,让人会情不自禁的陷入其中,享受那份儿暧昧。

  他没有忽略方佳然收藏手机时,眼中闪过的慌张,以及脸颊上的红晕。

  “嘁!”闻人不屑的轻嗤,“白痴!”

  他低声咒骂一声,依旧是那副拽拽的语气,将淋浴关上,胡乱的把身上的水渍擦一擦,便在腰间围上了一条浴巾出来。{{}}

  从浴室直接拐到卧室,拿出干净衣服换上,边系着衬衣扣子边来到客厅,袁江易已经到了。

  闻人毫不意外的看到袁江易的脸上挂上了彩,显然是被魏无彩给揍得。

  袁江易一边疼得呲牙咧嘴,一边站起来叫道:“少主!”

  “过来书房。”闻人看着袁江易五颜六色的脸,“啧”了一声。“我真该考虑让你重新回去受训,瞧瞧被打的,出去别说你是‘暗影’的队长,爷我丢不起这人。”

  “都是小彩,我跟他说了好几次了,别打脸!”袁江易跟在后面抱怨,跟着闻人进了书房站定,他便挺起胸膛,煞有介事的说,“他肯定是嫉妒我比他长的有男子气概!”

  “给我查查冯皆维这个人。”闻人说道。

  袁江易的表情立即严肃了下来,尽管淤青的脸即使严肃也显得可笑。

  闻人随手拿起桌上的白色便笺,用黑色的签字笔在上面写下三个字:冯皆维。

  而后,他将便笺纸交给袁江易:“就是这个人。”

  袁江易眨眨眼:“然后呢?”

  闻人皱起眉头:“然后?”

  “是啊!天底下重名的人多了,少主你总得再给我点儿信息吧!”袁江易说道。{{}}

  虽说少主的性格挺二,可是办事儿却不是不靠谱的人,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闻人有点儿为难的挠了挠眉心,而后裂开了嘴。

  他这笑容看的袁江易心里发虚,不自觉的往后退:“少……少主……你……你打算干什么……”

  “嗯……”闻人又挠了挠眉心,低下头说道:“我想柴郁跟你提过吧,这事儿是绕过方博然,直接找到你的,也就是说,这件事儿我不想让方博然知道。”

  袁江易眨眨眼,不解地说:“方老大做错了什么吗?”

  袁江易苦思冥想,想到方博然那张俊脸,便不可思议的问:“难道他抢了你的女人?”

  “抢你妹啊!”闻人大怒,“爷我这么魅力无边,会被别人撬了墙角?再说!我是浪子!浪子你懂吗?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没有女人能绑住我这颗浪子的心!”

  “我就是风!她们追逐我,渴望我,可是没人能够拴住我!啊,我是她们的幻想,只能存在在她们的梦中,心中,却从来不可能被她们真正的得到!”

  “我就是她们穷极一生的渴望,却永远得不到的男人!”闻人昂首挺胸,做了最后的总结。

  袁江易一脸的惊悚,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胃里翻江倒海的想要吐,却只能苦命的忍着,绝不能在闻人的面前,表现出任何作呕的欲望。{{}}

  本能的职业习惯,让他在听到闻人这一席恶心人的自恋话的时候,立即开始以目光搜寻这间屋子,企图找到什么线索。

  很快,他就以惊人的视力,找到了答案。

  答案在书架上,其中一本书的名字,叫《唐璜》。

  嗯,下排还有一排的莎士比亚的著作。

  袁江易猜,这些肉麻的,恶心人的说话方式,一定是闻人最近又不知道抽的什么风,突然看起这些书,而受到的影响。

  就在他因为所看到的眼角抽搐时,闻人终于收回眺望远方的目光,又看向袁江易。

  袁江易猛的一个激灵,“啪”的一声,抬头挺胸立正站好。

  闻人食指指地:“做俯卧撑,我喊停的时候再停!”

  “是!”袁江易应道,心中叫苦,他的伤可不只是脸上这一点点,被魏无彩那家伙打的骨头都酸疼了。

  可他仍然卖力的做着,闻人继续说:“不要质疑你家少主的任何话!我说不准告诉方博然,就是不准说!”

  “是!”袁江易边做边说。

  “这个冯皆维嘛——”闻人摸了摸下巴,“你可以从方佳然那边儿调查。{{}}”

  “啊?”袁江易愣住,停住了动作看向闻人。

  闻人眼睛一瞪:“谁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