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我又不是女流氓!1w,二更(1/2)

加入书签

  医生听到方佳然的喊话,拐弯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提前了半步,一脑门子撞上了墙。

  方佳然满意的收回了目光,将房门使劲的关上,转身眯着眼睛看闻人:“昨天半夜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

  闻人陡然一个激灵,大叫:“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叫了!丫”

  …媲…

  ……

  闻人和方佳然在这儿呆了将近一周,之前伏击他们的人没有再出现。

  方佳然虽然庆幸,却没有因此完全的放松警惕。

  让她比较满意的是,经由那天她在走廊里乱喊了一通,医院众人的暧昧目光,成功的由她转到了那个医生的身上。

  从那天往后,那个医生就再也没有进过这间病房。

  乔仲轩让人在病房中又添了一张床,让方佳然用。

  方佳然躺在床上,打了个呵欠,眼角挤出了点儿眼泪,慢悠悠的说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这么长时间也没见有人过来,应该没事儿了吧!”

  “明天我就想办法跟山上联系一下,过了一个星期了,那些人有可能是真的放弃了。”闻人说道。

  “太好了!”方佳然松了一口气,她真是受够了医院了。

  每天只能躲在这里,连门都不能出,闻人担心有人在医院附近监视。

  她每天能做的就是透过窗户看看外面,就跟坐牢似的。

  闻人笑笑,理解方佳然这种心情,便说:“睡吧,顺利的话,咱们明天就走。”

  “嗯……”方佳然咕哝了声,便慢慢睡去。

  闻人却一直睁着眼,清醒的看着天花板,黑夜里他的目光依然灼亮。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放心不下,没有任何原因以及证据,可他就是觉得,那些人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闻人皱着眉,目光离开天花板,转投向了窗户。

  他躺着的角度,只能看到窗外的夜幕,整个玻璃都被夜幕铺成似的,窗户都成了黑蓝色。

  他缓缓地坐起身,悄无声息的下了床,走到窗边。

  方佳然不知道,每晚她睡着以后,闻人都会这样透过窗户往外看,不放过一丝一毫的异样。

  今晚没什么大事,没什么紧急的事故,以及大量的病患。

  医院显得特别的安静,楼下院子也很宁静,零星的车辆安静的停靠着,树叶被风吹着,时不时的招摇两下。

  安静空旷的场地在月光下,便一览无余,没有什么能够逃得过他的眼睛。

  就在此时,闻人眯起了眼,医院大门外的阴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两辆车缓缓地停靠在医院的大门外,那两辆车停的小心翼翼的,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停靠。

  其实开的慢本来也没有什么,可是诡异的是,在这种深夜里,开车却不开近光灯,这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除非,那两辆车是刻意在躲避什么!

  闻人眯着眼,紧紧地盯着那两辆车的动作。

  不一会儿,车门便被打开,两辆车上分别下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的动作都鬼鬼祟祟的,下车之后,先是前后左右的张望,然后才轻轻地将车门关上。

  看他们张望时小心戒备的姿态,显然是专业人士。

  闻人抿紧了唇,便见那八个人进入医院的院大门之后,便立即四散了开来,分头潜入到黑暗中。

  他们利用墙头以及树木的阴影,遮挡着自己的身形,在黑暗中猫着腰,时隐时现。

  若不是他刻意站在窗口,紧紧地盯着他们的行踪,那些人的行动恐怕还真的很难被发现。

  当他们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后,闻人迅速的转身。

  这些人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若不是为了他,也没必要在这大半夜的,这样偷偷地潜入进来。

  闻人立即冲到方佳然的床边,将她摇起来:“快起来!”

  “嗯?”方佳然眯着眼,还迷迷糊糊的,手指搁在眼角轻轻地搓着眼屎,“怎么了?”

  “那些人来了!咱们必须离开!”闻人沉声道。

  “什么!”方佳然就像是被冷水浇了一身,猛然间坐起来,脸上的惺忪睡意立即消失无踪。

  闻人看了眼方佳然的衣服,短袖体恤加上短裤,能够穿的出门去。

  他便说:“不用换衣服了,咱们立刻走,没时间了!”

  闻人说着,便拿出从乔仲轩带来的那天,便一直搁在床底的行李袋,从里边层层的衣物下摸出两把枪。

  这一次,他不需要再跟方佳然解释怎么用,什么都不需要多说,只是把枪往她跟前一递,方佳然便二话不说的接过,利落的上了膛。

  即使现在这么紧急的情况,闻人还是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

  “你倒是挺熟练的嘛!”闻人笑道。

  “多开几次枪以后,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方佳然轻巧的说道。

  可是说完以后,却深深地呼吸了两次。

  最后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她的脸色还是禁不住的发白。

  就算是故意说给自己听得轻巧话,也没能真的说服她自己相信。

  闻人也将手枪上了膛,然后迅速的把枕头竖放,用被子裹起来。

  这种简陋的伪装,在白天或许逃不过任何人的眼睛,可是那群人只要到了这里来,就绝对不敢开灯。

  在黑夜中,倒也能混淆视听。

  把方佳然的床做了同样的布置之后,他一手握着枪,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

  被握在掌心的手凉的彻骨,他便以一种坚定的力道握住她,希望能让她安心。

  “跟好了我!”闻人低声说道。

  方佳然也情不自禁的紧紧地回握住他的手,力道甚至比闻人还要大。

  闻人现在就是她唯一的依靠,仿佛那暗上唯一的一根救命稻草,让她紧紧地抓住,一刻都不敢放开。

  “他们有多少人,我们……要从哪里走?”方佳然低声问,声音有些微的发抖。

  “八个,这一层楼有两个紧急逃生口,四部电梯,其中一部是运货电梯,现在已经停止运作了,并且只能到达特定的楼层,那些人用不了。”

  “还有一部是急救用,只有医护人员手里有钥匙。除非那些人去攻击医护人员,否则也用不了。”

  “他们偷偷潜进来,也不想打草惊蛇,不会贸贸然去攻击医院里的人。所以他们很可能分四组,两组从电梯走,两组从紧急逃生口走,打算分头堵住我们。”

  “那怎么办!这就等于我们的出路都被堵住了!”方佳然低声道,紧张的将闻人的手握的更紧。

  闻人的伤还没好利索,被她这样握紧了,下意识的拽着他的胳膊,牵扯到他的伤口还有些疼。

  他一句话不说的忍着,只是用力的握紧了她,说道:“为了以防万一,我问乔仲轩要了急救电梯的钥匙,如果可行,咱们就从那个电梯离开。”

  “我——”方佳然刚刚开口,闻人突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嘘——!”他凝神听着,似乎是有脚步声传来。

  脚步声很轻,轻到不仔细听都不会注意到。

  他们的高级病房环境虽好,却有一个坏处,就是这里环境太好了,太安静,医生和护士也只是定时的上来巡查,值班的人却不会在这里坐班。

  “来不及了,他们来了,走!”闻人说道,便带着方佳然就往脚步声的反方向跑。

  这一层还有一个缺点,就是病房太高级,都有自己的洗手间,所以走廊里想找到一处躲藏的地方都找不到。

  “拐角!拐角那个地方有一个给护工供水打扫的小隔间!”方佳然猛然间想起,立即说道。

  那个隔间什么都没有,就只有一个水池,平时护工需要拖地,擦拭阳台等等的时候,就会去那里清洁拖把等工具。

  方佳然庆幸自己平时爱到处溜达,所以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

  那个拐角很不起眼,护士长说,当初设计的时候,就是为了不影响这一层的美观,特意将门的印象淡化,和周围的墙壁融为一体,只要不注意,就不会注意到有那么一处存在。

  闻人二话不说,便拉着方佳然往那里跑。

  方佳然忐忑着,不知道那个小隔间的门有没有被锁住。

  当闻人转动门把的时候,她不自觉地屏息住。

  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当听到门“咔嚓”一声打开的声音,她差点儿就要欢呼出来了。

  两人迅速躲了进去,几乎是刚刚关上门,就听到有脚步声自门外经过。

  过了没多久,门外又传来脚步声会合的声音。

  这次,不需要去凝神听便能听到,因为那些人似乎都聚集了,脚步声虽轻,却杂乱的响着。

  而后,脚步声停止,便听到有人说:“跑了!”

  “找!床都还是热的,他们才刚走,应该还在这座楼里!”

  “怎么办?”听到外面四散的脚步声,方佳然压低了声音问道。

  “等!”闻人只吐出一个字。

  门外的走廊安静的好似已经安全,闻人低声说:“呆着别动!”

  闻人轻轻地将门打开一条缝,而后小心翼翼的探出小半个身子,举枪在前,保证若有人出现,能够最快速的反击。

  走廊上安静的让人窒息,闻人回神朝方佳然伸出手:“来!”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闻人在前,方佳然则一边跟着他,一边回头以防有人从身后出现。

  正走着,闻人突然停住,方佳然一头就撞到了他的背上。

  闻人回头,朝她做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她站在这里不要动。

  方佳然眨了眨眼,屏住呼吸看着他。

  就见闻人一个人朝前走着,她藏在拐角,微微的探出墙壁,便看到闻人从身后接近前面的人,突然一挥,用手枪的手柄使劲的砸上了那人的头。

  那人没有被砸昏,只是晕晕乎乎的使他反应慢了半拍。

  就趁这半拍的空当,闻人便将他手中的枪夺了过来,同时枪口抵上了那人的眉心。

  “别动。”闻人轻声说。

  那人立即双手举高,便听到闻人说:“我想你还没有大无畏到牺牲自己引来同伴,完成任务吧!”

  那人没说话,可是闻人知道对方同意他的话。

  “走!”闻人冷声说道。

  方佳然紧随其后,闻人以枪挟持着那人,一起进了急救电梯。

  一进电梯,闻人就说:“按一层,一会儿到了,你立即按关门键,咱们不急着出去。”

  方佳然点头,便在一旁守着。

  闻人枪管抵着那人的太阳穴,使劲的用力,把那人的脑门顶的往后仰了一下,步步的紧逼,直到把他逼近了电梯的角落。

  “现在,跟我说说是谁派你们来的。”闻人轻声说道。

  那人张张嘴,还没说话,闻人眼睛眯了一下,突然伸手,便抓住了他的左手腕。

  而后,一只手机便到了闻人的手上。

  闻人将手机往地上一扔,声音懊丧的说道:“瞧我,好久没有亲自出过手,竟然犯了这种低级错误。”

  闻人笑眯眯的,一手用枪指着他的眉心,一手试探对方的衣服和裤子口袋。

  “看来是没别的东西了。”闻人说道,“来来,把双手举高,贴着墙面。”

  满意的看到对方听话的照做,便听到身后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现在闻人并不担心,他们那一层虽然安静,可这里到底也是医院,一楼看病挂号,人来人往的极为热闹并且亮堂,在这里基本已经算是安全了大半。

  而后,便又听到电梯门关上的声音,闻人把电梯的钥匙给方佳然:“先把电梯锁上,让它停止运行。”

  方佳然依言照做,之后,便听到闻人说:“佳然,把这人的腰带解开。”

  方佳然瞪大了眼睛,说道:“我又不是女流氓!”

  闻人翻了个白眼:“a片你也没少看,解个腰带算什么!”

  方佳然咕哝了一声:“a片和真人能一样吗?”

  边说着,还是依言的解开了那人的腰带。

  “把他裤子脱了。”闻人又吩咐。“嗯,留下内裤就行。”

  方佳然白了他一眼,当然要留下内裤,她还不想长针眼。

  不过她也已经豁出去了,反正都开了头,也不差再继续了。

  “衬衣也给他解开,还有鞋,嗯,把他的鞋也脱了……很好。”闻人满意的看到人质便的光溜溜的,这时候也不用担心对方还能耍什么花招。

  闻人皱了皱眉,本来还想朝对方笑笑的,可是这人脱了鞋之后,电梯里充斥着一股臭脚丫子味儿,让闻人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闻人一手捏着鼻子,发出的声音变得尖声尖气,说话声就像是故意捏着嗓子似的,能让人生起一身的鸡皮疙瘩。

  “现在,告诉我是谁派你们来的?”闻人捏着鼻子问,可仍然觉得他开口说话的时候,带着臭脚丫子味儿的空气被他吃进了嘴里,真是说不出的恶心。

  那人咬着牙不说话,闻人“嘿嘿”笑了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