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 爷就是想,还需要理由吗?(1/2)

加入书签

  这一下撞得有点儿微疼,不过方佳然也无暇顾及。

  她抬头看向闻人,脸上的吃惊表情引得闻人想要发笑。

  闻人就像是逗着宠物一样,笑的难得的和煦。

  也不给方佳然同意或反对的时间,低头便攫住了她的唇瓣。

  在他碰到她的一瞬间,她的大脑就开始当机恳。

  就算是她想要保持清醒,把闻人推开,也是有心无力。

  闻人非常满意她的反应,傻乎乎的没有升起任何反抗的心思,甚至还十分乖顺的张开了唇,任他在她的口中肆意的品尝。

  她的反应可比她的话要诚实多了,闻人满意的想着让。

  随着她的乖顺,他的动作也渐渐地变得轻柔,就像是与她玩着追逐的游戏似的,乐此不疲的逗弄着她,细嚼慢咽,动作温吞的品尝着她。

  方佳然觉得天旋地转的,天和地似乎都调换了位置,脑袋一直在发胀,停止一切思考。

  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就要脱离了胸口。

  她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忘了原本打算去干什么,情不自禁的回应闻人的吻。

  当他一点一点的啜着她的唇瓣,动作若即若离的时候,方佳然皱了下眉,不满闻人的逗弄,踮起脚尖便主动地攫住他的唇瓣,按照她的喜好去回吻他。

  她主动地偎进他的怀里,双手牢牢地圈着他的脖子,仰着头吻得热切。

  主动地探舌进他的口中,与他一刻不离的纠缠。

  闻人喉咙滑动,暗自咕哝这丫头一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已经被他给吻迷糊了。

  他索性双臂圈着她的腰,将她的腰肢收紧,让她的小腹紧紧地贴着他的下腹,如她所愿的加深他的吻。

  眼看着方佳然被他吻得就要窒息了,他才放开她。

  唇瓣上的温度消失,她背倚着门框,脸上掩不住的失望,想要他的唇重新回来。

  唇瓣上的温度被夜晚的空气吹凉,她半眯着眼,似乎还是没有回过神来。

  闻人就那么站着,好整以暇的欣赏着她失神的样子。

  半晌,方佳然才眨眨眼,眼中重新出现理智的光,可仍掺杂着一些迷惑。

  “我……你……”她皱眉,因为找不到答案而苦恼。

  “嗯?”闻人难得的极有耐心的微笑。

  在她身上,他的耐心似乎比他这一辈子对别人的耐心的总和,都还要多。

  “我去看看伯母和许佑。”方佳然失神的说道。

  她的表情让闻人觉得,她压根儿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这一次,闻人没有拦她,就看到她动作僵硬,差一点儿就要同手同脚的走路,像梦游一般的离开。

  一直到见到佟品枝,方佳然的表现才算是变得稍稍正常了点。

  佟品枝拉着方佳然嘱咐了好一通,嘱咐这嘱咐那,突然多出了好多不放心的事情。

  在经过方佳然的一再保证,以及许佑的催促后,才一步一回头的被许佑给带上了车。

  一直到汽车行驶的声音消失在耳边,方佳然看着突然安静的院落,陡然意识到,这就是先前许佑所说的“二人世界”。

  她不承认这浪漫的词,可是她承认,这里只剩下了她和闻人。

  方佳然的心跳突然一顿,转头要寻找闻人的身影,却没有找到。

  她皱着眉,不知道闻人去了哪里,只能先回房间。

  桌上的饭菜已经冷掉,而她恰好一点儿胃口都没有,便把饭菜重新端回厨房,放进冰箱里。

  她出来后,依然没有见到闻人。

  “他不在也好。”她喃喃自语,至少免了暂时的尴尬。

  她依然不明白,闻人为什么吻她,只能皱着眉回房间。

  没什么事情干,干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嗯……”方佳然就像是背痒痒一样的,发癫似的扭着,烦躁的呻吟。

  她现在脑子里还真没有想到冯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