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9 光天化日,注意影响(1/2)

加入书签

  “你要去怎么跟闻家交涉,我管不着!若是安锦能重回岚山大院,我不会阻止,还会为他高兴,但是从我这儿,我什么都不会说,也帮不上忙!”萧云卿沉声道。舒咣玒児

  “两位请回吧!还是,需要我让二叔派人来接你们回去?”萧云卿冷冷的威胁。

  “或者,让刘司机直接把她们送回去吧!”罗秀秀也冷声插言道。

  “不必!难道我们还没有司机吗?”周咏丽寒着脸说,可是气势已经弱了。

  “哼!别以为这件事儿,我就会这么算了,我一定要为我们家安锦讨回一个公道的!”周咏丽最硬的回道,拖着施依柔离开玷。

  萧云卿厌恶的看着两人离去,摇头道:“这两个泼妇!”

  “别管她们!什么事儿都赖在咱们头上,好像成了她们的一种习惯似的!”罗秀秀说道,觉得周咏丽这种习惯实在是莫名其妙。

  她朝萧云卿笑笑,托着他的手肘说:“行了,上去看看安泽吧,你现在的模样就恨不得直接穿破天花板跳上去!惧”

  萧云卿朝罗秀秀露出了被看穿之后的讪笑,立即三步并两步的上了楼。

  进了卧室,宁婉正以手肘支撑,倚靠在床上,背对着门口,正低着头注视着正在熟睡的小安泽。

  虽然他看不到宁婉脸上的表情,更看不到被宁婉挡住的儿子,可是一点儿都没有减少画面的温馨。

  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在她的侧影上温晕出了一层淡金色的线条。

  发丝和侧脸上细细的小绒毛也都被照射了出来,被照成了淡金的颜色。

  他就那么静静地伫立在门口不动,不想打扰这份儿这么安静的画面全能贴身高手。

  倒是宁婉听到了萧云卿上来的声音,回过头来见到他站在门口不动,便朝他露出微笑,伸出手邀请他过来。

  收到了她的邀请,萧云卿微微笑着,目光比照进来的阳光还要温暖。

  他同样朝她伸出手,当走到床边时,正好握住了她的伸过来的手。

  他没有绕到另一边去,而是直接躺靠在宁婉的身后,胸膛紧贴着她柔软的背,隔着她看着小安泽。

  小安泽睡的好像从来没有醒过,还没有牙齿的小嘴巴张开,小脸睡的红扑扑的,眼睫毛覆盖在眼睑之上,并不卷翘,却长的要命,几乎要占据鼻梁一半的长度了。

  萧云卿的胳膊从上方越过宁婉,以揽着她的姿势,手来到了小安泽的脸上。

  他伸出食指,在小安泽的软软的鼻尖儿上按了一下。

  小安泽的鼻子就像是没有骨头似的,在脸上像是鼓起的一座小山丘,鼻尖儿一下子就被萧云卿给压趴了。

  鼻子被压着,呼吸也变得不那么顺畅了,小安泽的嘴巴便张得更大来呼吸。

  浅浅的还并不浓密的眉毛皱了起来,即使是在睡梦中,小脸也不悦的涨红。

  萧云卿好笑的看着他,看来这小子的脾气也不小嘛!

  睡眠再次被打扰,小安泽愤怒的把小手从紧裹着他的被子里挣了出来。

  他一边不悦的挥舞着小手,一边想着怎么想睡个好觉就这么难呢!

  他小手不耐的擦着自己的鼻尖儿,要把压着他鼻尖儿的大手给拨开。

  可是小安泽这点儿小力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萧云卿的手指在他的鼻子上,就像石头一样的又沉又稳。

  小安泽闭着眼睛不想醒来,发现压着自己鼻尖儿的手指就是挥不去,他也恼了。

  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讨厌!

  小安泽气呼呼的想着,张开大嘴就哭喊了出来,就像刚才一样,只有声音,没有眼泪。

  小家伙哭的脸全都红了,就连稀疏头发下的头皮都能看出红色。

  宁婉可不忍心自己的儿子受这份儿罪,再说了故意找事儿的可是萧云卿,人家小家伙睡的好好的呢!

  宁婉立即拍开他的手:“你把他吵醒了!”

  “脾气真大,而且就知道睡!”萧云卿又抠了抠小安泽白白胖胖的脸颊。

  宁婉看他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逗弄小狗。

  看着萧云卿的动作,越看越像,宁婉的脸皮不禁抽搐了一下,想到自己不在的时候,若是让这父子俩单独呆在一起,那画面实在是让她哆嗦。

  宁婉重新把小安泽的手放回到被子里,说道:“小孩子就是这样的,你别总捣乱,让他好好的睡多好啊!”

  “可是这小子和我想的也太不一样了!要是让相逸臣和闻人知道我儿子除了睡觉什么都不会,一定笑话死我!”萧云卿想到那两人鄙视的表情,就不禁郁闷。

  相逸臣还好一点,如果被闻人鄙视,他非呕死不可甲午之华夏新史。

  “你郁闷什么?小睿睿刚出生的时候肯定也是这样的,就连晴晴当时也只知道呼呼大睡,饿了才醒,哭着要奶喝。”宁婉好笑的说,“闻人将来有了孩子,也会这样。”

  “相逸臣不会因此笑话你,要是闻人笑话你,以后他有了孩子,你笑话回去就是了。”宁婉提议道。

  “我看闻人也快了!”宁婉想到闻人和方佳然,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月子,然后和萧云卿一起去岚山大院看看热闹。

  想到闻人的事儿,萧云卿的郁闷消了些,幸灾乐祸的笑颠了肩膀。

  “我听说,方博然和闻人定下了一个月之约,正好等时间到了,你也就出月子了,到时候咱们立马上山去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