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 你不觉得自己这样,真的很可怜吗?(1/2)

加入书签

  宁婉嘴唇抖了抖,突然露出讥诮的笑容:“可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怎么办?于是,你要守着这样的我吗?”

  萧云卿沉吟着,慢慢的从鼻间呼出沉沉的气。≦≧

  他低垂着双眼,掩住眼眸内受伤的情绪。

  心狠狠地抽着,心脏被她的话鞭笞的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疼得他紧咬住牙关,可依然疼得心脏都拧巴了起来,将心脏里的血液都给挤了出来,不断地往下滴,痛的脸色苍白。

  他深吸一口气,呼吸声都那么沉重,声音还打着颤。

  她可真狠,从表情到声音,都那么的狠,深深地刺激着他。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他痛的无以复加!

  甚至于,就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在听到宁婉充满嘲讽的拒绝时,心会有这么的痛,痛的超出了他的预计!

  痛的紧握住拳头,指甲深嵌进肉里,企图用身体上的疼痛,盖过那心脏被人生生扒开的痛。

  痛的牙齿紧紧地咬着,甚至尝到了一丝血腥。≦≧

  早知道,他便不去承认,继续用残酷来伪装着自己好了。

  这样一来,她就没有伤害他的机会,他也不会这么的痛,喉咙发酸。

  自始至终,他一句话都没说,低着头让宁婉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只是释放出的压迫感那么强烈,宁婉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清冷惨淡的白色月光洒在他身上,竟显得有些孤单。

  宁婉张张嘴,欲言又止的看他。

  这时候,萧云卿突然抬起脸,声音比刚才更加沙哑:“晚了,睡吧。”

  说完,他突然把她拽进了怀里,拥着她躺下。

  宁婉任他拥着,也没有挣扎,知道挣扎也没有用。

  只是这一夜,其实谁也没有睡着。≦≧

  ……

  ……

  早晨醒来的时候,宁婉发现身边已经空了。

  乡下的夜里要凉上许多,湿气比较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把被子全都裹在了身上,裹得像一个厚厚的茧。

  伸手摸摸身旁的位置,冰凉的还略带着些湿气,想来萧云卿应该醒来很久了。

  等她收拾妥当,出现在厅里的时候,萧云卿正坐在桌边,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衣,像是刚运动回来。

  “对着我发什么呆?坐下吃饭了!”萧云卿对宁婉轻笑。

  宁婉一言不发的坐下,低着头,却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萧云卿的反应就好像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过,夜里的对话只是她的一场梦。

  “我听说你来了也没怎么玩,难得过来了,咱们去景区看看。”萧云卿说道,夹了一口酱黄瓜扔进了粥里。≦≧

  “我不想去,想去你自己去吧!”宁婉想也不想的说。

  只是刚说完,宁婉就后悔了,小心的觑着他,等待着他发火。

  可是出乎她意料的,萧云卿不紧不慢地说:“你要是不去,那我也不去,就在这里呆着。就是不知道我们几个男人在这小屋子里,会不会麻烦了主人,不知道许佑中午回来,这气氛是不是——”

  “阿野,刚才许佑出门儿,好像脸色不怎么好看吧?”萧云卿说道。

  “岂止不好看,我觉得他逮着机会就想动手。”袁野随着萧云卿的问话,配合的极好。

  一旁佟品枝的表情不自然起来,扒着碗里的粥,也不嫌烫,就是不敢看萧云卿。

  宁婉看在眼里,着实过意不去,自从来了,佟品枝对她那么好,结果她不但没能帮上什么忙,还给这对母子惹来了这么多麻烦。

  “我去!”宁婉没好气的说。

  萧云卿这才满意的,噙着笑将碗里的粥喝光。≦≧

  宁婉草草的吃了些,就要出门。

  “去哪?”萧云卿拉住她。

  “你不是要去景区吗?”宁婉冷着脸反问。

  “你就这样去爬山?”萧云卿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她的连衣裙。

  宁婉面上一窘,又回了屋,在萧云卿进来之前,已经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