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醋劲儿有点大,方式也挺别致(1/2)

加入书签

  “宁温,我过去容着你,只是因为你是宁婉的姐姐,别再做什么挑战我心理的事儿,不然就算是宁婉替你求情,我也会废了你!”萧云卿沉声道,那声音紧绷的,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你要是不乐意参加婚礼,现在就滚!要不是因为你是宁家人,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儿?!”萧云卿冷冷的嘲讽。

  宁温肩膀颤着,哭岔了气儿,一下一下的打着嗝,却是不敢再哭出声,生怕萧云卿真的一巴掌下来,把她的脸打烂了。

  宁温颤抖着,惊惧的看着萧云卿,眼带着乞求。

  可萧云卿根本就不在乎她刻意表现出的可怜,冷声说:“带走!”

  宁温便被两名手下,毫不客气的给拖回礼堂。

  礼堂中,闻人看到被两人给强带着进来,几乎是给强压到座位上坐着的凌墨远,不禁挑了眉。

  那两名手下做的极为隐秘,一般人看不出凌墨远是被强迫的,倒像是被两人给护着,以极大的礼遇给请过来的。≦≧

  而且之前的打斗,伤都是在身上,被衣服给藏住了,表面上是一点儿伤口都看不出来。

  可闻人身为闻家的少主,成天在枪雨刀尖儿上过来的,眼睛毒的很,又岂能瞒得过他的那双毒眼。

  当凌墨远出现的时候,立即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尤其是宁家,更是脸色不自然了起来。

  更有萧家的族人窃窃私语,偷偷地对着凌墨远指指点点。

  “那凌墨远可够厉害的,未婚妻被人抢了,还能来参加前未婚妻跟别的男人的婚礼,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听说他在订婚宴上就被戴了绿帽,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躲起来了,他竟然还能大摇大摆的出来!”

  “是啊!这是多丢人的事儿啊!凌墨远也够可以的啊!”

  “要是我,非要大闹婚礼不可,哪还能这么淡定的坐着啊!”

  “真是做人别做凌墨远啊!”

  这些话,一声声的传进凌墨远的耳朵里。≦≧

  他没有回头,也没有驳斥,这种事情只有越描越黑。

  可是听着那些嘲讽的话,他搁在膝盖上的双手攥紧了拳,气的不停地发抖,指节发白,发出“咯咯”的声音。

  脸色一时因为羞怒,胀的通红,一时又因为愤恨,变得铁青。

  闻人收回目光,仍是操着他那口垮到不着调的语气说:“萧云卿做的可够狠的啊!再怎么说,凌墨远身后还有个凌孝礼呢!他也不知道顾及一下。”

  “那小子是在吃醋呢!”相逸臣端着高脚酒杯,轻抿了一口红酒,润了润唇。“就是醋劲儿有点大,方式也挺别致。”

  “他守了宁婉十三年,却让凌墨远给截了胡,让凌墨远霸占了宁婉近两年的时间,云卿不把胸口这股醋劲儿给发出来,怎么能好受了?”

  “让凌墨远亲眼看着,宁婉最后还是他萧云卿的。≦≧”相逸臣笑笑:“云卿的意思就是这么简单。”

  “我去!”闻人瞪眼儿,“那他这醋味儿可不是一般的大啊!整个都有点变态了!你们也不管管,回头凌家丢了脸,凌孝礼非发疯不可。”

  “管什么?云卿有分寸,他敢这么做,就是不怕凌家。”靳言诺笑道,“再说,做兄弟的,哪能让他一直憋着这股闷气,是该发泄出来的。”

  相逸臣叹口气,掏出烟来,给两人分了,又给自己点上,吸口烟,白色的烟雾成条的从鼻尖呼出。

  “只是他这么做,宁婉恐怕会难受,也不理解他,两人中间的裂痕会更大。”相逸臣说道,那双本就幽黑的瞳孔,颜色变得更加的深。

  “云卿那小子,又是个不爱解释的,宁婉也是个倔脾气,两人肯定又得闹。”相逸臣说道,幽深的目光中,闪烁着担忧。

  “解释什么?因为吃醋就整凌墨远?这么丢脸的事儿,换我我也不说。≦≧”闻人下巴一抬,小爷霸气十足。

  “经你这么说,我突然觉得云卿就跟你一般的二。”相逸臣没好气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