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首闻李密(1/2)

加入书签

  感谢【阿凝523】好汉的打赏支持,谢谢!

  ························

  大运酒肆。

  虬髯客一再的向宇文霸赔了礼,基于此也不再遮掩,便是直言想替主公推荐瓦岗,以后我们师兄弟便一同进退,共享富贵荣华,多好!

  不然,各为其主,怕日后还有刀剑相向的那一日该如何是好啊。

  虬髯客一番话说的是诚恳之极,宇文霸也了解这个人,不是一个做作虚伪的存在,白天之所以那么的干,倒也如他话中所说的应是一样,只是师兄啊,你可知道你的那个主公就快要走下坡路了呢。

  其实对于王薄的后势发展倒还是其次,败也好,亡命也罢,至少你得对得起你自己,可是这王薄是如何做的?

  鲁郡遭遇滑铁卢后,知道此人投了谁吗?

  宇文化及!

  要知道当时的宇文化及那可是整个大隋的公敌,是弑君杀了杨广自己登基称帝啊!

  后来窦建德打出为君讨逆的旗号攻打宇文化及进兵聊城,王薄是想都没想就降了窦建德,后来窦建德和李世民开战,这王薄见风使舵的便又降了李世民,如此这般三姓家奴怎是可辅助之人!

  宇文霸想过要不要给师兄一些提点,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又放弃了。

  此时自己说什么也是无用的,因为王薄只有在鲁郡遭遇了滑铁卢后才开始显现出来他那无信无义有奶便是娘的本性来的,此时一说,或许还会令师兄觉得自己是心胸尚有怨气而故意中伤那岂不是更为不美。

  和虬髯客作别,宇文霸朝王伯当望来的目光苦苦一笑,王伯当是个心细之人,也知晓宇文霸并非是心胸狭窄记仇的存在,当下走近来,道:

  “知世郎如今如日中天,再加宇文兄师兄又是军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更是如此一番言辞恳切的邀请,宇文兄因何这般便拒绝。”

  宇文霸瞅着王伯当微微一笑,抬眼望了一眼空中的那一弯勾月,这才轻轻的吐出一句话来:

  “知世郎,不自知也,非是天下之主。”

  “哦?”王伯当双眉一挑,道:

  “那宇文兄看当今天下各方英豪谁人才当得那四个字?”

  这是又要来一场煮酒论英雄么?

  宇文霸突然觉得有一种疲惫的感觉袭上心头来,自从到的这个时代后,先是为了生存要坐稳小砀山老大的位置而努力。

  后来又想着不能够让别的山寨把自己给灭了,于是开始打主意劫牢救翟让,引来徐世绩相投,有了一定的人马后便又想着自己是不是也可以为天下百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于是秣兵历马,自我强大,扫清了小砀山脉后又破了韦城,取了金堤,还夺了瓦岗,终于算是有了一个稳定的根据地了,可是便如自己往日所说的一般,上了瓦岗后这才是一切的开始。

  可是这才开始,怎么自己便觉得有点累了?

  想着今日白天在冀州军酒肆中的一番勾心斗角,宇文霸不禁又略显惆怅的叹了一声,直将王伯当的问话给忘却了。

  王伯当没有出声,也便只如这般静静的瞧着宇文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