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混乱(1/2)

加入书签

  此时的丹阳城,四门洞开,各门齐出一千兵马往四方杀出城去,而在校场内外七家反王都将各自势力集于一处,只待看哪一门所受阻最小便将往那方突围。

  杨义臣八万兵马,众反王城中也便三万余人,实在不敢分散突围,便是王薄有那让众将分散突围的想法,也是没人会接受。

  鬼知道城外何处杨义臣兵马最薄弱?

  谁知道你让我军突围方向不是你知世郎有意算计我军计杀于我呢?

  毕竟如今所有敌阵信息皆属你红罗军掌握最全。

  众反王都一个心思,要突围可以,我们各家跟你红罗军都不能分开。

  还有便是众反王都想依仗红罗军那杀败东方伯的将领这样突起围来岂不是更加有保障!

  只是众王不知,便是现那王薄也不知晓那将究竟是何人。

  而就在上午军师带将杀败东方伯后至今也未回城,这还令王薄很是苦恼。

  想当时得知杀败东方伯,王薄那个高兴劲简直无可言喻,心想只待军师领那将进城便给与大赏。

  有了此将的出现也可制衡杜锦然也。

  却没料从上午等到午时,再从午时等到日暮,直到此时也是未曾再有军师些许消息,就更别言那红罗军将了。

  左才相也思虑很久后才对王薄道:“莫不那军将是军师暗中带在身边之人不意欲让我等知晓否?”

  王薄闻言也是点了点头。

  王薄左才相两人心头明白,但却不敢表露出一丝来。

  开玩笑,要是让众反王知晓个中内情,除了自己这总都头领没得做了之外,还更加会被人笑话。

  辅公佑轻拍了杜伏威肩膀,杜伏威猛地从沉思中惊醒,略带迷茫的望了辅公佑一眼:“大哥?”

  “无事。”辅公佑道:“见兄弟神情恍惚,试试也。”

  “唉。”杜伏威禁叹了一声。

  辅公佑闻了也是微微一怔。

  自家这兄弟,可说天资聪慧,排兵布阵有胆有谋,自身武力值更是爆表,从进入红罗军以来,一路冲杀多次死里逃生也未曾见其这般失魂过。

  莫不是因那伍云召东方伯还有红罗军将的连续出现打击了我那兄弟的雄心也!

  辅公佑又望了杜伏威一眼,却不再言语。

  这时,一讯兵进城禀报:“禀总都头领,东南西北四门皆有受阻,唯西门薄弱!”

  “好,众将听令!”王薄意气风发,一人独立在那点将台上,扫了台下众反王一眼,道:“杜伏威做突围先锋,领我红罗军人马五千,凤鸣军伍云召为先锋副将自领凤鸣军辅之!”

  王薄令出口后校场内一片哗然,但片刻又归于静寂。

  李子通自也心中怒火燃烧,但却发作不得。

  现今众人都系于一条麻绳上,这时候自己跳出来反对的话极有可能被别家反王趁机联手干掉,还真不是没这种可能!

  也罢,便做的一副将,待他日我将让你知世郎数倍奉还于我也!

  李子通冲伍云召点了点头,伍云召随即上前领了令。

  王薄得意之极,又道:“我将辅公佑再领五千红罗军右翼策应,明州军惠民军带自家军士为辅!”

  当张金称瞧见王薄看向自己的目光时,直恨不得跳上点将台下去将其斩杀了,可最终却被格谦给死死拽住。

  格谦很清楚一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