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英雄相惜(1/2)

加入书签

  要不然宇文霸真的担心两人这么近要是就这么盯着,说不定盯着盯着就发生点故事出来那才悲剧啊。

  “嘿嘿。”对于徐世绩的崇拜无以复加的表情以及说话,宇文霸只能回复两个字,然后指了指脑子又指了指双脚,见徐世绩一时没明白过来,又咧嘴一笑,这笑容刚一出现徐世绩就感觉到似乎是有个坑。

  果然,就听宇文霸笑嘻嘻的声音道:“这双脚以前走遍大江南北,这脑子听尽古往今来所有人物故知晓唉,唉茂公别走啊,咱再聊聊,嘿嘿。”

  “我要信你这满口的胡话我就是猪脑子。”在屋外院子里雷老大和雷老三跟有牛正在说话呢,就见徐世绩黑着一张脸从里出来,一边走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着话,看样子很是不爽,本来三人是想要上前打个招呼的可见了这样子站起身来后都不敢靠拢去。

  徐世绩走到院子里眼看就要出院门了,却突然折身回来盯着院子里的三人,道:“你们啊你们,以后跟在屋里那人身前可别什么都学,哼!”

  发泄完后,徐世绩这才转身快步出了院子去,直到徐世绩身影完全消失在眼前后院里的三人都还没回过神来。

  军师这是肿么了?

  哥哥到底都跟军师说了些什么啊,一向都和和善善的军师今天竟然被气成这样子了?

  正在三人面面相觑小声嘀咕时,宇文霸从屋子里走出来,三人又是一愣,因为看见的宇文霸确是一张笑嘻嘻布满笑容的脸。

  最后,三人只得相顾无言的摆了摆头。

  格谦,堂堂的燕王格谦,作为反隋众多势力当中极具影响力的存在恐怕在今天之前都未曾想过,在某一天会成为杨义臣的座上宾。

  要说格谦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成为阶下囚,那绝对是想过的,所以,当他发现自己真的是成为了杨义臣座上宾的时候,一时间,脑子都没有转换过来。

  别的反王对于杨义臣是一种什么样的看待格谦不知以他的性格也不远去探寻那些没多大意义的事,但是格谦对于杨义臣确实是很欣赏的,只是格谦万万没想到的是杨义臣竟然也会很欣赏自己。

  就跟杨义臣也没有想到格谦也会欣赏自己一样。

  这两人在简单的言说过后竟突然有了一种英雄相惜之感。

  杨义臣绝不怀疑格谦所说那些欣赏自己的言语是在为着向自己求饶,因为格谦非是那样的伪君子,而格谦同样的也不认为杨义臣是在以一个战胜者的姿态在自己临死前故意羞辱自己。

  营帐内,短暂的静寂后,突然竟爆出了一声爽朗大笑,紧跟着又出一串的哑然失笑音色,直让帐外的人很感诧异。

  军帅单独见反王就已是不妥,此时竟还闻听两人这般和谐的笑声,外面的人不禁立时浮想联翩。

  而这时,大帐内格谦再次望向杨义臣的目光中更多了些繁杂的色彩来,其实,死在这样一个自己敬佩的人手里真的没什么觉不值的,只是直到自己临死之前的这一刻才算是真正的了解自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