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局势太乱(1/2)

加入书签

  宇文霸闻言只看了单雄信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皱眉又沉思了一会,才幽幽的道:“魏军便是以前的淮南军,从地理环境来看,茂公,单二哥,若是你们做了魏王要趁机扩大下一步会如何做?”

  单雄信咧嘴不由尴尬一笑,直朝宇文霸望来的目光摆了摆手,那是一副这样有深度需要大量脑细胞的问题你们别来问我的神情,然后两人都将目光落在了徐世绩身上。

  徐世绩突然又有一种当初在小砀山上因为钱粮缺乏时候哥哥考验自己往荥阳发展时的情景来,不由动了动身形,也随即陷入思索之中。

  虽然此时的徐世绩已经是天下闻名的存在了,开玩笑,瓦岗大军师的身份,再者,这个大军师的身份可是经过好几次淬炼的,人家可是从昔日的小砀山就一路到现在的,尤其是在代海寺,张须陀就是败于此人麾下最后落得个身死!

  瓦岗外的人或者瓦岗上的那些个军将无一不将徐世绩当做智谋来看待,甚至便是眼前的单雄信对于徐世绩也很是信服,代海寺那一战单雄信可是亲身参与,对于徐世绩的大局势判断以及临场指挥都无不叹服。

  可在徐世绩自己心中,就智谋这方而言,确是对宇文霸也有着一种近乎无条件的信任,就像王伯当将李密当做恩师一样,徐世绩也在心里将宇文霸当做自己的恩师。

  或许说是亦师亦友更为准确。

  单雄信瞧着随即进入思索状态的徐世绩又瞅了眼宇文霸,眼前二人大有一种似是师徒考校的情景,一时间心中也不禁微微感叹。

  这次,单雄信却不再是为徐世绩的智谋而感叹,确是将目光落在宇文霸身上,瞧着这个此时一脸平静连之前紧皱的眉宇都松开了来的自家哥哥,看来哥哥是早已心中有定数了的。

  这个哥哥怎就这样的智慧?

  这一刹,单雄信又想起了礼镇沙盘推演战阵宇文霸处处先机扼杀苏定方的那一幕来,直要说若不是亲眼所见,单雄信都会认为恐之前哥哥就跟那苏定方说好了的呢。

  妖智!

  单雄信突然想到了在离开礼镇时那一片混乱地方最后流传出来的这个形容哥哥的词。

  是啊,除了妖智可以解释外,单雄信实在是无法相信宇文霸的算无遗策!

  “啊呀!”徐世绩陡然大喝一声,惊得一旁的雷老四都一怔,随即雷老二也从屋子里出来瞅看,单雄信抬头时也见徐世绩一脸的亢奋色彩,只见徐世绩紧盯着宇文霸,神情都有些许的激动色彩,道:

  “难怪哥哥会突然提及洛阳的存在了,只是”徐世绩似乎有突然对自己触及到的有些不太敢确定,眉头皱了皱,在单雄信疑惑的目光注视下最后轻轻的吐出几个字来:“只是李密真的敢就此攻取荥阳么?”

  “攻取荥阳?”宇文霸还没怎么着,单雄信却大吃一惊。

  心说这哪跟哪啊?

  最先说李密称魏王,后来说及洛阳城,这突然又冒出荥阳来了,这不全都八竿子打不着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