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奋斗在抗战第一线(1/2)

加入书签

  第第一线

  “这个三宫七院是有点不好听?”孟享不自觉的托着下巴,摸了摸短胡茬。

  当初学宫一开始定下来的学院名单有十个,接受了网络子再教育的他觉得顺嘴,随口就是一说,但岂料鼠二忠实的传达了下去。即使蔡元培也需要顾虑一下这位年轻将军的看法,所以才有此一问。

  这不由让孟享警觉自己不可随意乱说,即使是开玩笑都可能容易引起误会。这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以前的那些身居高位的人平时为什么总是不大言语了。一言一行都有人注意,一不小心就容易犯错。

  “不行,那就三宫九院”孟享此时总不能说到时自己只是一句戏言吧,只好顺着这番言语补充道。他自己倒不觉的什么,后世网络上怪异的名字遍地都是。只是用在堂堂一所大学上有些怪异吧。

  蔡元培对此也是有些无奈,总不能直接说到三宫六院上去吧?除了这名字在老友开玩笑的时候,让人有些尴尬外,这个孟将军提出的各类规章制度倒是不错。

  一开始,孟享就提出了“诸子百家,自由争鸣”的说法,为了保障这个自由的风气不受其他因素的影响。孟享直接把稷下学宫的资产统一划归了学校所有,相当于捐助了。

  稷下学宫下设董事会,有三类人。一类是学校的全体教授学者组成的教授委员会;一类是学生每年自选组成的学生委员会,百人一个代表;这两类都是实际的学校管理者。还有一个就是社会捐赠者,以后最主要的可能就是校友同学会之类的了,这一类只有建议权和监督权,不参加实际管理。

  孟享已经许诺了,政府每年照样拨款支持十年,期间不插手学宫的任何管理问题,就连建议权和监督权,也被孟享放弃了。怕的就是,学校跟着政府的建议挥舞指挥棒。而且只要不违法,又能监督什么?犯了法,照样抓。

  学宫一下子就变成了十二个学院。

  三宫分别是文史宫、数理宫、自然宫。全部是研究基础科学的,包罗万象,子系分枝较多。其中自然宫是以研究人体的奥秘和自然生物为主,这一点与研究数学和物理范畴的数理宫是大不相同的。

  九个学院分别是有针对性的具体设置。主要有,政法学院、经济管理学院、建筑学院、机械工程学院、生物工程学院、医学院、信息传播学院、艺术学院、体育学院。

  这些都是孟享顺手从后世划来的分法,于这个时代的分法有些不同。有些说法,比如信息传播学院和生物工程学院等让蔡元培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本来已经制定好的院系,经过孟享的这一份新提交的建议而可能要重新调整了。幸好,一开始,为了让来自天南海北的学生有个熟悉过程,前一周都是调整期。不授课,只是各类学生自己组织的自由活动多一些

  “生物工程学院包括农业、林业、畜牧业还有其他一些生物研究的技术实际应用及推广。”孟享不得不一一解释道。

  “信息传播学院是主要面向信息传媒进行实际研究,比如报纸、广播等媒体研究,也包括传播媒体的工具研究。”孟享脑海中一下子浮现出了电视和电脑。

  “还有,医学院可以分为两个分院,一个是中医,一个是西医。中医博大精深,我们需要在前人的基础上继续研究改良。”自民国建立以来,废止中医的呼声就很高,接受了外界观点的新青年们把一切过去的东西都想推翻。经历了1913年和1929年掀起的两次大的冲击后,在西医成药的步步紧逼下,中医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化。之后随着青霉素为先锋的特效抗生素类药品的出现,导致了中医的全面衰退。

  在每个人只需要服用大把的成品药就可以消除全身症状的时代,没多少人考虑其中的巨大副作用。直到抗生素类渐渐对一些疾病无能为力的时候,人们才开始考虑怎样去系统的调整全身状态。但那个时代,中医已近没落了。随着华夏古文化的没落,新的思想体系还没有确立,于是夹杂着西医理论的中医就已经失去了她的文化基础。

  经过孟享的全面解释,蔡元培对这份有些超前色彩的提案还是接受了,毕竟此类分法也是很严谨,而且是一种开创。新学校建立,自然需要点与众不同的代表性。三宫九院的说法很可能就惹人非议了,就此推出新院系划分,也能转移一下视线。

  在稷下学宫,入学第一年是不分院系的。以基础知识为主,第二年等学生们都熟悉了学院后,才开始进行自由选择。

  “一定要宽进严出大学之门为每个求学的人敞开。入学时候需要考试检测基础水平,优良的获得奖学金扶持,不合格的每半年有一次补考机会,次数不限制。入学后,不统一考试,只设定等级考试。只要觉得自己的水平够了,就可以去考一考。等级分为三个等级。初步掌握本专业基础知识的可以称为秀才级别;熟练掌握专业基础知识的可以称为进士级别,这个可以发放毕业证书了;再上一级别,是已经可以灵活运用专业知识并在此专业上有所创新的,可以成为学士级别。毕业的时候可以发放优秀毕业生的称号。”孟享忍不住又再次建议道。旁边听着的蔡元培却是有些哭笑不得,别人都在追求新思想,你却在又迈回来了秀才进士。只怕那些热血青年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不过等级考试制度却是有其优越性,不止三极,可以进一步细分,扩展到五级什么的都可以。

  孟享难得在学校建设上插言,想起以前在自己学校受到的那些憋屈,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时代的差距。后世的那个时代是看过了百年历史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