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需要改良了(1/2)

加入书签

  第22章需要改良了

  自从兴登堡号飞艇出事后,飞艇一下子没落了,所有的飞艇停止了商业航行。曾经首次飞跃大西洋并做过环球飞行的齐柏林伯爵号飞艇也不得被禁锢在巨大的内,直至40年,戈胖子一纸令下,把它拆除,抽出了它的铝龙骨来造飞机,结束了它2年的辉煌一生。

  “若是购买,德国人可能会同意,而且价格也不会太高。到时候,买过来,试一试基地有没有反应,如果没有反应再卖掉也不晚。即使卖不掉,依照它0吨的升力余富,中心整理一下,当做货运也不错。”

  孟享打定了主意,正要找德国人商谈购买那艘沉寂了大半年的飞艇。却见到鼠二找了过来。

  “台儿庄的战斗结束了”

  此时历史的指针已经指向了38年的4月7日,比原来的历史晚了整整十天。

  但结局似乎还没有变,中央军依旧打胜了。

  这一次的日军是第0师团和第08师团两个师团的联合攻击,虽然被先锋军敲掉了不少,但综合起来有近五个联队。加上其他伪军附庸和独立部队,总体也有三万多人。日本人的实力似乎更强了,但有了先锋军不断地武器弹药援助的中央军,似乎一下子就把这个差距拉平了。尤其是五十多门75山炮和十门05榴弹炮的附带炮手的支援,一下子就把日军的火炮优势消减了大半。鬼子的空军力量也被遏制,至少一半的飞机攻击半路被先锋军的飞机阻截了。剩下的飞机即使过来了,也有二十多门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的阻击,赚不了多少便宜。

  仅凭着步兵的攻击,中央军的精锐丝毫不比鬼子差。虽然精锐少,但中央军仅仅在台儿庄附近,这一次投入了0万多人。用数量的优势直接消减鬼子的攻击。

  台儿庄的布袋已经形成,老蒋看到了胜利的希望,不断的往里边添加嫡系部队,就连先锋军的请战也被可以忽视了。

  不断增加的中央军的援军让矶谷廉介看到了危险,受创于先锋军后,他警觉了很多,张灵甫的向南攻击让他意识到了先锋军的举动不善。在看到中央军的企图,和其他援军不到位的基础上,他果断的放弃台儿庄,准备后撤。

  但似乎晚了一些,一直在台儿庄附近纠缠的部队被反击的中央军拖住了。3日,几支合围的部队快速插上,开始对其全面攻击。

  激烈的战斗一直持续了4天,孟享也一直在关注着这场战斗。但根据现场情况,战局已定,先锋军又插不上多少手。孟享才有心思去看新建成的飞艇。

  虽然中央军近十万大军都参与了攻击,但逼红了眼的矶谷廉介和下元熊弥还是突出了中央军的重围。但却只逃出来了2万多人,九千多人永远的留在了那片土地上。

  “大捷大捷台儿庄大捷歼敌三万余人”到处传遍了这样的宣传,一时传遍了全国各地,比之宣传先锋军的战绩更是卖力夸张。

  “即使逃走的个个带伤,也只凑够三万余人吧?”孟享对于这个年代的宣传还是有些不感冒。

  “战果少了,功劳怎么够分?鼓舞士气才是重要的。”唐药师对于孟享每次实打实的报战果也是有些无奈。

  “这个后人考究起来,自然会露底的”孟享唏嘘间想到了后世的各种争辩。

  “明日的事情明日说,旦夕祸福,此时国人还都不知未来华夏怎样,还哪有精力去考虑后人的考究”唐药师有感而发,孟享听了却是心中一动,国人的心态此时还不稳定,除了极端派外,大多数人都处在彷徨之中。

  “民心可用”孟享嘀咕了一声,但随即又想到这一次打了半瓶酱油,心中也是有些不爽。

  若是按照孟享的打算,一起合攻台儿庄,鬼子的这两个师团没得跑。但此时,他们却退到了枣庄去了。临沂的中央军也站稳了脚跟,第五师团和4师团被先锋军轰击了一番后,失去了大半的火炮,攻势锐减,加之李宗仁有派去了援军,暂时得保临沂没有问题。

  孟享想到了阻挡先锋军路过的石友三就感到心里憋气,两边的鬼子都已经可以摘果子了,却都动不得。若说石友三背后没有别人的指使,孟享自己都不信。

  “不能等到中央军退去。中央军退了,先锋军的压力会更大。”孟享想罢,直接告诉鼠二道:“告诉参谋部先制定进攻计划,目标枣庄和临沂。”

  “可以先等一等,台儿庄大捷后,只怕中央信心大增,不会轻易放弃徐州。中央最近增兵不断,只怕这又要对峙一段时间,可以寻找更好的时机,此时日本人的目光关注的是中央军。我们可以先多积攒一下实力。”唐药师忙进言道。

  孟享低头想了一下,现在的局势似乎变得更加复杂化了,确实需要在观望一会儿,中央军的大军越聚集越多,已经成为了日本人的靶子了。

  他轻轻对鼠二摆了摆手,说道:“那就先缓一缓吧先让参谋部的人对目标多设定几套方案。以随时应对。”

  鼠二走后,房间里只剩下了孟享和唐药师两个人。

  “关于铁路的资金问题,将军可以试试借款”经过孟享的多次提醒,唐药师喊孟享的时候,也开始用将军的称呼了。

  “借款?”孟享一下子想到了一个个不平等条约,这个不同于自己向花旗和汇丰的贷款,与修路有关系的借款大多数是有其他条件的。

  “中央刚与法国人借了三千万用于西南的铁路修建我们可以找德国人借款”德国人现在似乎与先锋军的关系不错,借款他们是肯定乐意的,只要把铁路一抵押即可。但其中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周白不是想不到,而是不敢去触碰这根高压线。涉及到路权的事情可是很敏感的。此事若不经过中央的批准,会更麻烦。走中央的程序,只怕通不过。

  看书]就手打}}“这个我考虑一下”孟享沉吟片刻道。

  唐药师对此也不再多说,转而说起其他:“特区内,其他势力活动越来越频繁。就连军队中也有人在私底下鼓动士兵买卖军火”

  先锋军的武器先进优良是出了名了,各势力都有人来打主意,有的靠亲朋,有点靠金钱,纷纷想从先锋军头上挖肉。

  孟享眼神转厉,直接道:“但凡是有私自倒卖军火者,发现一个严肃处理一个”

  这样的例子已经发现了不少了,涉及枪械倒卖的都被直接军法处置了。只是其中也有一些不好处理的,比如不少老兵油子贪小便宜,枪支是不敢买的,但子弹富裕,这让他们选择了倒卖子弹的路子。发下来的一百颗训练弹,卖个十颗八颗就能换来零花钱。

  “这种情况也好处理。告诉士兵,每次训练数目弹一定,只要训练达到标准,剩下的子弹就可以保留,折算成相应的金钱作为奖励,严格禁止对外私自出售。折算的金额按咱们对外出售子弹的价格对比,顺便把训练达标的标准提得高一点。”很多情况制止不住,不如疏导。虽然先锋军中有克隆人制约,但那些老兵油子的毛病不是说改就能改的。军队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以数据来说话,达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