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先打108师团(1/2)

加入书签

  孟享已经习惯了唐药师的这种说话方式,知道他是在提醒光锋军外来人员越来越多的问题。

  他点了一根香烟,沉默不言。

  他无法解释外来的很多人中也有不少克隆士兵。为了遮掩身份,他们都走到整编征兵处走了一圈后,参加先锋军的。

  虽然现在先锋军中多种风言不少,但大局却一直在孟享的牢牢控制中。

  确定了新的抚恤金制度后,更是让他稳固了这种把握。

  有基地在手,近二万克隆兵的跟随,他根本不怕那些背后的小动作。他的身边随时都有纯粹的克隆军队在保护。

  随着军队的扩大,保安团内的士兵缩减到了三千人,但全部是精锐的克隆兵战士。

  第一营的八百来人,责任就是负责指挥安和主基地的安全,不离主基地左右。

  第二营有基地的警卫营,负责警卫各分基地。

  第三营还在接受培训,全部是四级兵以上的精英,他们还有一个隐蔽的代号叫作龙牙,与特种大队的狼牙中江湖人士较多不同,他们只是孟享隐藏在手中的刀,人数只有一百人,但却是堪称克隆兵最精锐的一百人。

  各部队的克隆人军官也时常在此特训,而这些龙牙们也会去部队上担任军官。这是克隆兵们单独的西点军校。

  其他的克隆兵都已经散入到了军队中,最低的也已经是班长了。克隆人的处事公平,让他们在普通人的士兵中有着不小的威望。他们的以身作则也在军队中带起了一股良好的风气。

  近一百个克隆人担任的特区的法官也同样是公正严明,这使得一些人有意无意的就翻起了33年黄石山惨案屠杀百姓妇孺的一些事情,矛头直指引师的两个旅长。唐邦智这一次正在配合着特区法庭做着相关的调查。

  对于召年的事情”很多原因,不是一下子就能说清楚的。当时的指挥运其昌干脆就选择了沉默,只是要求通过战场杀鬼子来弥补自己的过失。

  “以后敲打一下你的那几个营长,要珍惜眼前的情况,不要老想着一些不现实的东西。”感叹之余,运其昌对张凤军说道。

  现在先锋军士兵的军饷都是直接打进了太平银行的士兵账户中,一开始士兵们还都不相信,但经过提取〖自〗由的几番实验后,大家都接受了这种方式。但这却断绝了一些军官上下其手的机会。

  张凤军的手下的一个营长因为吃不到空饷了,就打起了对手下的官兵收取其他费用的主意。枪支、被服都被抽取了一定的钱款。

  但他的手下补充的新兵中,不少是克隆兵。等他收到钱后,立即被早就盯住他的宪兵队抓了个现行,在通报后,随即被军法法办了。一招杀鸡骇猴也是吓退了不少试图伸手的人。

  为此,张凤军羞愧之余才主动第一个请战。此时运其昌旅的新组建的484新兵团还在编练,485团在参加对鬼子的德州阻击的时候全团覆没,新兵团也在整修。于是本来属于唐邦智旅的张凤军的481团”这一次就暂时编入运其昌旅一起来了。

  孟享对此了解的很清楚,对于这件事情也是很难办。唯有默许给运其昌等人一个机会,在抗日战场上杀敌立功,以抵消罪责。没有一个人是完人,既然81师的投靠过来”即使他以前的风评不好,只能看以后的表现,而不能随随便便的就去翻旧账。那样没几个屁股底下是干净舟。

  “我以后会注意的。”张凤军点了点头。先锋军的潜力大家都看到了,也不希望随随便便的就放弃自己的前途。

  “现在可以进攻了吧?”想起一些事情,让他心中郁闷,只想着杀敌一番。

  “准备开始了!”运其昌看到牛十八不断的看着表”他知道孟享的命令是最少先轰上半个小时,他也低头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了。

  “进攻!”当指针正好过去了半个小时后”运其昌一声命令,让所以集中起来的炮弹同时在481团前方打出了一道厚厚的弹幕。

  弹幕徐徐移动”翻起了又一层焦土。

  “冲啊!”张凤军大声喊道,带着几个卫兵就冲出了战壕。81师风评不佳,他手底下也有不少的龌龊事,身处强大的先锋军中,自己的那点嫡系武装根本不管用,唯一可靠的就是军功了。

  109师团的防线是沿着津浦线针对着北边的先锋军安排的。只是时日尚短,都只是一些临时工事。80迫击炮大多数都能摧毁,一些不能毁坏的自然有105毫米榴弹炮轰击。此外还有第五波的飞机攻击。

  109师团的109炮兵联队此时剩下的火炮只能是以个位数来计算了。绝大多数已经被摧毁,就连步兵大队中的70毫米步兵炮也成为了飞机的目标,被一一点名。缺少了火炮支援的鬼子只能以三八式来对抗冲过来索米。

  被弹幕拖过的阵地上残存的鬼子没等摆正枪支,一阵弹雨又扫落而来。

  远处的mg-42机枪发出撕布的声音,一片片的撕开鬼子脆弱的防守,把那几个突出的防守点意义压制下去,没有参与弹幕的50迫击炮也一个个的点名清扫。

  柳祥是踩着炮弹翻起的尚有点发烫的泥土,第一个冲到鬼子战壕前。他右手扣在索米扳机上的食指没动,左手却是迅速的掏出了个美国的mk2a1式手榴弹,扔到了前边似乎有东西晃动的战壕中,里边果然传出了一声鬼子的惨叫。

  他跨到战壕前,没有减速停留,猛地一下子跳过,直接跟着弹幕向50米外的下一道战壕冲去。

  后边尖有人跟随而来同时第一道战壕那里传来了索米的响声。

  “吧勾!”对面一发子弹擦着他的脸颊划过血珠直接从那条划痕中滚落。炮弹之下,有经验的老兵还是有不少办法存活下来。对面至少有两支枪架了起来。

  “跑得还是慢了点!下一次一定要追着弹点跑!”他有点遗憾道。这个步炮协同作战要求时机的把握要好。虽然他跑的很快,但对于这个火炮的爆炸总是有些心有余悸。往往差几步鬼子的老兵就能反应过来。

  他半蹲下举起索米的冲锋枪不断地朝着不远处的战壕扫射着,压住了那两支步枪的发射,身后的战友趁机冲了过去,随后不断有士兵跑过。第一道战壕处的索米却越来越猛烈了,但仅仅持续了一分多钟,就有逐渐平静了下来。第一道战壕被突破了。

  随着身前跑过的士兵越来越多,柳祥又重新往前跑去。到了第三道战壕时他又是跑到了第一。

  “嗒嗒嗒!”鬼子的一阵机枪扫过,反应快的柳祥直接扑进了战壕中,而后边差他一步的两名战友却被机枪扫中,摔倒在战壕边。

  跌进战壕的柳祥没等站起来,一把刺刀就刺到了他的胸前,匆忙中,柳祥手中的索米挡了一下趁机滚向一边,翻身爬了起来。刺刀被挡住了,但索米却出现了故障,面对着对面的那个鬼子扣不动了。

  那个鬼子的刺刀迎面又来,柳祥只能后退此时掏手枪都来不及了。他直接抡起索米朝着那鬼子的脑袋砸了下去。新兵训练时,教授近身搏击的教官说过,此时对拼容不得一丝犹豫。要么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