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醒来(1/2)

加入书签

  第253章醒来

  “没事了”孟享耳边听到了一阵带着些许冰冷的柔和女声。

  “小花”孟享想喊,却没有喊出来。

  一只软软的小手盖在了他的额头,不多久又拿开了。

  孟享努力的想睁开眼,但总感觉眼皮上像是挂了铅块似的抬不动。他不甘心的一次次的试着,终于眼前像是被敲开了蛋壳一样,出现了一道细缝,入目首先是一张胡子拉碴的脸。

  “醒了孟将军醒了”孟享刚睁开眼,就被守护在旁边的黄韬的大喊声吓了一跳。

  不等他反应过来,呼啦周围围上来一帮人。

  “司令,您醒了”

  “将军”

  “谢天谢地,总算醒过来了”

  ……

  孟享还没有看清楚周围都是谁,耳朵里已经灌满了各种问候。

  吵吵咋咋中,孟享又半晕了过去。

  “都别吵了,先都出去,让司令先休息一下”唐药师低声呵道,周围的声音吵杂了一下后,就都停了下来。由唐药师带头,一个个的陆续走了出去。只留下兔一领着五个医生在仔细的检查孟享的身体,旁边还站着牛一。

  “小花小花”孟享再次醒过来后,感觉到一阵疲惫,浑身有点酸痛,却依然挂念着他曾经的嘱咐。

  “指挥官阁下,您有什么吩咐?”脑海中浮现出了小花不冷不淡的声音。

  “基地现在怎么样了?”孟享默念道。

  “各分基地建筑物已经全面升级完毕”小花说完,孟享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一大片数据,各基地的详情都具列在目。

  “我升级了?”孟享看到名录上自己已经成为了四级指挥官了,心中说不上来的滋味。自己通过升级改造身体获得了复活的机会,是一大幸事。但被改造的身体也不知道留没留下类似克隆人限制的隐患?这个问小花这个智脑肯定是得不到答案的。只能慢慢的摸索了。

  “是的。”

  “现在基地生产怎么样?”孟享长叹了一口气道。

  “已经停滞”小白不紧不慢的说道。

  “停滞?怎么会停滞呢?我不是有吩咐要继续生产吗?”孟享心头不由一紧。

  经过小白的一番解释,孟享才晓得了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

  孟享在阅兵场上遇到了袭击,中了一枪。随行的医生紧急处理了一番后,送到了枣庄基地医院中。这时候,才有接管了分基地智脑指挥权的小花与他的联系。可惜孟享由于伤势过重,没有得到指挥官授权的小花与他的联系不上,仅有的启动紧急预案的那次联系也只听到了孟享的吩咐,就断开了。

  而就是这句吩咐,却救了孟享的命。

  孟享所中的枪伤在心脏附近的要害部位,照现在的医疗水平,差不多就是无解了。正如孟享猜测的那样,他的吩咐后的基地升级和生产让他升级到了四级指挥官,强化改造程序也随之启动,孟享身体素质的全面得到了提升,所以才转危为安。

  基地也随之进入了二级基地的第三阶段。但因为基地的全面升级,原来孟享的许多命令已经被新命令替代,这才使得很多生产停了下来。

  基地的死板让孟享有些好笑,同时也感到有些庆幸。幸亏是升级后才停滞的。要不然半路停滞了,自己也不用升级了。

  “各单位继续按照上一模板指令生产”孟享也来不及调整了,只好先启动基地生产再说。

  “今天几号?我昏迷了几天?”同样的话,孟享已经问过小花,得到了答案,但对于眼前的唐药师来说,这句话也必须问一下。

  “今天是4月9号,将军你已经昏迷了6天了”唐药师明显消瘦了许多,没有了孟享威势的弹压,他这个师爷的话没有几个人听从。刚才医院里乱哄哄的一堆人,赶都赶不走。但孟享一醒过来,他一声低呵,众人皆散去。

  孟享昏迷的这几天,对于先锋军,唐药师真是有点控制不住。就连范种也没有多少把握,周白就更不用说了。平时,孟享不显山露水的,但遇到紧急事件,核心的作用就体现了出来。

  “说说这几天的情况吧”孟享只叫进来唐药师,就是因为有些话可以和唐药师直言而无所顾忌。

  唐药师的叙述也是从刺杀开始的。当天,一共有三拨人来刺杀孟享,这让孟享吃惊于自己的人品。身边的克隆兵护卫帮助他挡住了两拨子弹,但一颗毛瑟步枪子弹却还是打中了他的胸膛。

  孟享中弹后,进攻虞城的行动也停止了。紧接着,所有的队伍在牛一的指挥下开始全面收缩撤退。对此,孟享也知道,一旦孟享出问题,克隆兵也都要陷入沉睡了,他们必须撤到基地直辖范围内。接受基地的统一指挥,要不然身体内的限制发作,结局只有一个死字。

  对于牛一的命令,胡鸣鹤等人也无可奈何,只得把防线让给了中央军,一路撤退,一直撤到了徐州以北。特区其他各地的防线因为都在基地直辖范围内倒是变动不大,即使是临沂地区,也因为莒南基地的升级而没有撤退的命令。

  但这番撤退落到了他人眼中就不一样了。因为刺杀孟享的人中,一拨人恰恰是来自于汤恩伯第20军团中的一个少尉军官。

  于是中央军与先锋军不和的各式各样的流言就传遍了。即使孟享也不会相信老蒋会这么短视,但众口铄金下,让老蒋也是有口难言。

  还有一拨是81师中运其昌旅中的一个少校参谋,这两个人都被旁边的人抓住了。

  但最致命的子弹来自混乱中的胡鸣鹤旅的一个士兵,打出了子弹后,他就用手枪自杀了。除了查出他是从北平过来的一个青年学生外,没有留下其他的证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