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五章(1/2)

加入书签

  一天,玉兰刚演出完样板戏《红灯记》,正在后台卸妆,宣传队的一名领导过来通知她,说是县里领导有事找她谈,玉兰一听,心想可能是白丽找她,心中一阵窃喜,忙收拾好东西后,快步走出大门。

  玉兰想先去找白丽,向人一打听,说白丽有事出去了,这时县领导看见玉兰,把她叫进了办公室去,玉兰进了办公室坐下,领导随便问了问她的情况,然后语重心长地向她谈了关于她父母的事,让她规劝母亲关掉资本家布店,父亲写出在国民党机构做事的检讨悔过书,一家人彻底破除四旧fqxs。

  玉兰越听心里越紧张,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大门的,只觉得头昏沉沉的,午后的阳光照射到她的身上,刺得眼睛都难以睁开,玉兰目光呆滞地一路朝前行走着,脑子里不时闪过爸爸妈妈和陈刚的笑脸,一会又变成陈刚对她的指责,一会爸爸妈妈都不理睬自已,把她撇到一边,自已孤立无援,想着走着,玉兰的眼睛里不由流下泪来,自已曾经引以为自豪的家庭如今竟成为挡在她面前的一道难关,如何才能迈得过去,这关系着她今后的成长和发展啊。

  玉兰神情恍惚地回到家中,刚在床上躺下,忽然一阵反胃使她不由坐起来,手捂着嘴赶紧下床跑到外面洗漱间弯着腰一个劲地呕吐,整个人气喘吁吁地难受,这时陈刚开门进来,看到玉兰这样子,一时吓住,忙过来扶着她朝屋里走去。

  陈刚将玉兰扶躺在床上,关心地询问是不是生病了。玉兰面露出无奈地微笑,拉着陈刚的手放在自已的肚子上,陈刚纳闷,还以为玉兰是肚子疼,玉兰忍不住戳了陈刚一下,陈刚顿时反应过来,一脸惊喜,弯下身,将脸紧贴在玉兰的肚子上认真地倾听着。

  “你这是干什么?还早着呢,哪里就能够听到孩子的心跳了。”玉兰说道。

  “没有想到我快要当爸爸了。玉兰,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这就去做。”陈刚抬起头说道。

  “我什么都不想吃,就想躺下休息。”玉兰说道。

  “那不行,你先睡会,我马上就给你做吃的去。”陈刚高兴地站起身,给玉兰拉过被子盖上,然后就到外面去做饭。

  玉兰目送陈刚出去,心里想不能因为自已父母的事而影响到陈刚,这是她此刻的想法,当然也不能让父母遭到批斗屈辱,这就只能靠自已去说服父母了,特别是现在自已又怀了孕,因此无论如何,一家人平平安安才是最重要的。

  玉兰迷迷糊糊地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她醒来时,睁开眼,只见陈刚坐在床边温柔地看着她,见她醒来,轻声地问她饿了吗?玉兰笑笑,坐起身来要上厕所,陈刚忙蹲下给她穿上鞋,扶着她下床,玉兰刚站定,突然只觉得一阵晕眩,差点跌倒,陈刚吓得赶紧抱住她,一个劲地叫“玉兰、玉兰”,玉兰重睁开眼,感到浑身乏力,只好由陈刚扶着去厕所,到了厕所门前,从里面走出来一位女同志,见他俩这样,便主动过来帮陈刚扶着玉兰走进厕所里去,陈刚站在外面等着,直到那位女同志把玉兰扶出来,陈刚接过玉兰,向那位女同志道了谢,扶着玉兰转身回屋里。

  陈刚重新将玉兰扶上床,拿过枕头来给她靠上,然后端来一碗蒸鸡蛋,泡上些米饭拌着,用勺子喂她吃。

  “都怪我不好,这段时间一忙,就对你关心照顾不到,从今天起,家里的事我全承包,你就安心地躺着休息好啦。”陈刚说道。

  “没事的,刚怀孕反应大很正常,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玉兰边吃边说道。

  “你去排练节目时也得小心注意,实在觉得累,就告诉他们一声,别硬撑着。”陈刚说道。

  玉兰点点头,看着陈刚那关怀备至的眼神,玉兰心里觉得暖暖的,眼泪竟忍不住地流了下来。

  “玉兰,你咋的啦?”陈刚惊恐地问道。

  “没事,我就觉得心里难受。”玉兰低声说道,转过身去。

  “你遇上什么事啦?告诉我,别让我担心呀。”陈刚焦急地说道。

  “陈刚,我告诉你,你会嫌弃我吗?”玉兰转过身来看着陈刚说道。

  “看你说的什么话,咱们可是夫妻,说什么嫌弃不嫌弃。玉兰,你遇到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就算是不为我着想,你也得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别有事一个人闷在心里,说出来,咱们一起想办法解决。”陈刚诚恳地说道。

  “陈刚,我……”玉兰一头扑进陈刚怀里,呜呜地哭起来,陈刚慌张地将碗放在桌子上,双手紧搂玉兰,轻轻地拍打着玉兰的肩膀,玉兰边哭边将下午的事告诉了陈刚。

  陈刚听后安慰玉兰说,他相信玉兰的爸爸绝对不是敌人特务,妈妈也是靠自已的双手挣钱,也不是什么资本家,既然不让开布店就关门算了,爸爸那边就照着写个说明材料,证明自已的历史是清白的,改天自已再去帮着打听一下情况。玉兰听陈刚这么一说,心里总算是踏实下来,陈刚用手帮玉兰擦去眼泪,问她可曾吃饱,玉兰说吃饱了,陈刚下床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来,玉兰接过喝了一口,陈刚替她把杯子放在桌子上,然后自已把碗筷收起拿出去洗了。

  几天后,玉兰有事回百货公司,刚走进单位,就觉得气氛不大对劲,只见大家都有意识地回避着她,心里不明白是为啥,便朝百货公司的办公室走去,才到门口,就见白丽正同办公室的几个人说着什么,见到玉兰过来便立即停住。

  “玉兰,你来了,听说要你劝说你爸爸妈妈,你去谈了吗?”白丽假装亲热地招呼道。

  “我这几天身子不舒服,还没去。”玉兰说道。

  “玉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爸妈有过错,你这当女儿的可不能不管呀。”白丽说道。

  “是啊是啊,你爸妈要是再不知悔改,那后果就不好说了。”办公室的人说道。

  “白丽,听说你正式调到县里去了。”玉兰问道。

  “是呀,可百货公司这边也需要我呀,这不,受领导委派,过来指导指导百货公司的工作。”白丽得意地说道。

  玉兰听白丽这样一说,便拉着白丽走到另一边去,轻声说希望她能在县里帮着说说话。白丽听后,知道那些谈话内容都是自已早就预料到的,现见玉兰这么主动来求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痛快,于是故作惊讶地说道:

  “这么大的事呀,这可不好办呢,上面抓得严,你可得想清楚,千万别在这种时候栽跟斗哦。”

  “我知道,容我再去做做二老的思想工作吧。”玉兰说道。

  “那你可得抓紧,不然大家会对你有看法的,现在谁有这种事,别人都唯恐避之不及,这对你的前途也会有影响的哦。”白丽继续说道。

  玉兰本来还想告诉白丽自已怀孕一事,但见白丽似有想回避自已的神态,不时地朝办公室那边看,对自已说的事情置若罔闻,便知趣地打住,白丽则趁机说自已还有事,赶紧离开了玉兰,玉兰茫然地看着白丽匆匆离去,心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很不是滋味,于是默zhaishuyuan默zhaishuyuan地走开。

  玉兰办完事后走出百货公司办公楼,站在院子里想了想,便朝家里走去。

  洪顺坐在客厅里看书,灵芝则在他身边坐着缝制衣裳,见到玉兰进来,俩人都抬起头来。

  “你咋啦?脸色这么难看。”灵芝问道。

  “我这几天吐得利害,吃不下东西。”玉兰答道。

  “你是有喜了吧,快坐下,吃不下东西也要强迫自己吃,我这就去给你煮碗鸡蛋面。”灵芝边说边放下手中的衣服朝厨房走去。

  “爸爸,你今天不去上班吗?”玉兰问道。

  “唉,去了也是闲着没事情做。”洪顺说道。

  “爸爸,我们不能当消极分子啊。”玉兰说道。

  “我是想参加的,可是人家不要我呀,非要我写什么检讨悔过书,可我并没有做过坏事呀”洪顺埋怨道。

  “既然你没有做过坏事,那就照直写清楚就行了,早点向组织交待清楚总是好的,一家人才不会受到连累。”玉兰说道。

  “什么?你说我连累了你?”洪顺气得站了起来。

  “爸爸,你消消气,我相信你,你若早点写清楚了交上去,岂不是更好。”玉兰说道。

  “我就是不写,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我看你咋和你那个白丽同学一个样,以前我还把她当自己家里人,谁知转过身后就开始不认人了。”

  玉兰一时不知说什么好,灵芝端着煮好的鸡蛋面走进来放在桌上叫玉兰吃,玉兰拿起筷子吃了一口,对灵芝说道:

  “妈,你这几天不去开布店了?”

  “街上闹哄哄的,开门也没多少生意可做,你爸爸这几天身子不太好,就歇几天。”灵芝说道。

  “这就对了,妈,我看咱家的布店就关门算啦。”玉兰说道。

  “为什么?。”灵芝不解地问道。

  “人家说咱们是资本家。”玉兰说道。

  “别人爱怎么说由他们说去,咱家行得正,不怕别人说。”灵芝气愤地说道。

  “原来你是回来教训我和你妈的呀,行啦,你嫌我们连累了你,那你今后就不要回这个家。”洪顺气得转过身去。

  “爸爸,你干嘛呀!”玉兰央求道。

  “我和你爸在这古城里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们行得正,站得直。以后你自己的身体自家爱惜。”灵芝扶起洪顺走进里屋去,把玉兰一人丢在那里,玉兰气得一赌气跑出门去,从此再也没回家。

  不久,灵芝的布店被贴上了封条,灵芝一气之下病倒在床,茶饭不思,洪顺每天守在床边细心地照料,耐心地宽慰灵芝不要为此作贱了自已的身体。在洪顺的照料下,灵芝身体渐渐恢复好起来,每天同洪顺在家里缝制衣裳,喂喂小鸡,心情也逐渐地好起来,洪顺几次试探她要不要去看看玉兰,灵芝都摇摇头说算了,等到玉兰分娩时再说,洪顺觉得灵芝说的有道理,从此也就再没提起这事。

  就在洪顺和灵芝安安心心地在家里呆着时,却不料,有一天,一群红卫兵突然冲进了家里来,抓住洪顺和灵芝,强行将两块牌子套在他俩的脖子上,将俩人生生地拖出家门,一路拉着游行批斗,一直拉到大戏楼广场。

  此时玉兰和陈刚正在组织各单位的人员集中在广场准备开批斗会,二人台上台下地忙碌着,一会白丽带着几名领导走来,看到玉兰和陈刚在认真地准备着会场,嘴角露出一丝阴笑,带着人朝走台上走去,玉兰见白丽走来,本能地要同白丽打声招呼,没想到白丽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随着其他人一起从玉兰面前走了过去,在台上摆好的座位上坐定,还特意地用手摔了摔头发。玉兰轻轻地咬了咬嘴唇,转身朝台边角上陈刚处走去。

  这时一名领导走上台前,宣布批斗会开始,大家顺着台子右边一起看过去,只见洪顺和灵芝脖子上挂着牌子,头发零乱,双手反捆着,被一群人连拖带拉地带上台,玉兰和陈刚一见,大吃一惊,俩人怎么也想不到今天被叫来布置批斗会场竟然是为了批斗爸爸妈妈,玉兰看到爸爸妈妈这付惨不忍睹的形象,张大着嘴说不出话来,陈刚也万万没有想到,一时感到手足无措,只好紧紧地搂住浑身发抖的玉兰。洪顺和灵芝一直在反抗着,没有看见站在角落里的玉兰和陈刚,俩人被拉扯到台前正中位置站定。只见白丽昂首挺胸地走上台前,指着洪顺和灵芝大声地揭发他们的罪行,洪顺和灵芝不停地抗议,说白丽是胡说八道,这时,只见白丽转过身来,指着玉兰和陈刚说道:

  “洪玉兰和陈刚在此,我说的是不是事实,让他俩来作证,如果是,那就要同这一对阶级敌人划清界线,如果不是,就说明洪玉兰和陈刚分不清是非曲直,也要他俩老实交待。”

  白丽这么一说,一下子,所有人的目光一起聚集到玉兰和陈刚的身上,玉兰一时悲愤交织,她万万没有想到,同自已一起长大、有着多年同学情谊的白丽,竟然是这样冷酷无情地揭发自已的父母,还这样逼着她同陈刚表态,再看看台前弯着腰被押着的爸爸妈妈,玉兰此时只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地疼痛,紧咬着嘴唇气得说不出话来。陈刚看着这阵势,知道今天他和玉兰是躲不过去的了,也渐渐地明白了今天的这一幕完全是白丽一手导演,目的是逼着他和玉兰陷入两难的境地。看着玉兰惊魂未定的样子,想到玉兰肚子里的孩子,陈刚紧紧地抱着她,压低声音地鼓励她一定要坚强,决不能倒下。

  玉兰咬着嘴唇拉开陈刚的手,慢慢地向洪顺和灵芝走过去,走到他俩面前,哭咽着说道:

  “爸爸、妈妈,你们,就认个错了吧。”

  洪顺和灵芝本以为玉兰会不顾一切地跑过来护着他们,却没有想到玉兰竟会这样对他们说,俩人气愤地转过身大声说道:

  “我们有什么错?一没偷二没抢,凭什么要认错?”灵芝说道。

  “他们这是栽赃陷害,白丽,你早晚会遭报应的。”洪顺转身朝白丽说道。

  “爸爸、妈妈,我求求你们啦。”玉兰边说边跪了下去。

  “你走开,我们没有你这个女儿。”洪顺大声地示意玉兰说道。

  陈刚担心玉兰伤心过度,赶紧跑过去扶起她,一抬头,只见洪顺不停地朝他眨着眼睛并示意他们快走开,玉兰只顾着伤心流泪,在陈刚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悲愤欲绝靠着陈刚,陈刚赶紧扶起玉兰,白丽转过身来看玉兰时,恰好同玉兰的目光对上,玉兰咬紧牙关直视着白丽,胸中怒shubaojie火中烧,白丽心虚地赶紧将目光转向别处。

  会后白丽跟着几个领导准备走下台去,县领导走过陈刚和玉兰的身边时,专门停下脚步,夸赞陈刚和玉兰能当面表态划清了界线,并表示将把陈刚调到县里去。白丽跟着站在后面听到这么说后,一时觉得出乎意料,只好默zhaishuyuan不作声,陈刚拉着玉兰对白丽投去厌恶的一瞥。

  灵芝和洪顺愤怒shubaojie地将挂在脖子上的牌子取下来,狠狠地砸在地上,俩人相互搀扶着,洪顺爱怜地给灵芝理理头发,灵芝给洪顺拉拉衣服,俩人一起朝台下走去,经过玉兰和陈刚面前时,装着没看见似的,什么话也没说地走了过去。

  陈刚搀扶着玉兰回到家后,玉兰一头倒在床上放声地大哭起来,陈刚坐在床边守着玉兰,知道她今天是受到了从来没有受过的委曲,从小深得爸爸妈妈宠爱的她,哪里会想到竟会遇上这种让她检举爸爸妈妈,却被爸爸妈妈严词拒绝,最后同爸爸妈妈形同路人的场面。陈刚回忆着今天下午的种种情形,白丽的阴险毒辣让他不寒而立,如果白丽一直抓住玉兰家的事情不放,他深知早晚他和玉兰都会祸起萧墙。而让陈刚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白丽为啥要这样做,回想起从前,她同玉兰情同姐妹,关系好得不能再好,玉兰重情重义,对她一片真心,却从未想到竟会让她陷害,难怪玉兰会如此伤心。

  “玉兰,别哭了,身体要紧。”陈刚搂着玉兰的肩膀劝慰道。

  “陈刚,我心里难受。”玉兰翻过身依偎在陈刚怀里哭着说道。

  “我知道,所以让你尽情地发泄出来。这种事放在谁的身上都会受不了的,可你一直这样哭下去,会哭坏身体的呀,听话,别再哭了,好吗?”陈刚边给玉兰擦眼泪边说道。

  “嗯。”玉兰点点头。

  陈刚见玉兰停住了哭,便起身去给她倒了一杯水来,扶着她喝了一口,让她靠在床头躺着,自已去厨房弄吃的,不一会,陈刚端来一碗鸡蛋面,边吹边喂玉兰吃。

  “我不想吃了,剩下的,你吃了吧。”玉兰说道。

  于是陈刚三下五除二地几大口把面条吃完,拿着碗筷出去洗好,收拾完后关上门回到屋里,紧挨着玉兰躺着。

  “陈刚,今天这事肯定是传开了,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呀?”玉兰问道。

  “不管别人怎么看,咱们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你越是萎萎缩缩,只会越让别人看轻你。”陈刚鼓励玉兰说道。

  “对啦,今天听那个县领导说要把你调到县里去呢,你打算去吗?”玉兰问道。

  “既然领导都这样说了,肯定得去。只是,一想到要同白丽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还真不想去。”陈刚说道。

  “干嘛不去,越是这样就越要去。哼,我真是瞎了眼,这么多年竟没看出来她是这样的一个人。”玉兰忿忿地说道。

  “你想过没有,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其实就是白丽捣的鬼,看得出来,她太想表现出色了。”陈刚若有所思地说道。

  听陈刚这么一讲,玉兰也不由认真地思考起来,想起自已上次在单位里遇见白丽时的情形,当时就有些觉得不对劲,只是玉兰没把事情往坏处去想,原来白丽是早就知道的,故意对玉兰瞒着的呀,亏得自已多年来对白丽一直是信任不疑,还满心地希望她会在自已家的这件事情上帮忙,没想倒她倒是会利用自已家的事当作往上升迁的台阶,一想到批判会上白丽那口诛笔伐的表现,玉兰就恨得咬牙切齿。

  “玉兰,今天还有件事我没告诉你,在批斗会上,我感觉你爸爸是在有意地不牵扯我们,怕我们受连累。”陈刚说道。

  “哪有啊?他要是怕我们受连累,早就听从我的劝,写了检讨不就完事了。”玉兰脱口而出地说道。

  听玉兰这么一说,陈刚也不好再说什么,想了这么多,觉得头也想疼了,于是和玉兰熄灯而睡。

  而在灵芝和洪顺家里,俩人也是斜靠在床上,回想着今天下午发生的事,犹如一场恶梦一般,恨的是,白丽强词夺理,叹的是,玉兰和陈刚的无孤,还险些被牵连,灵芝摇头长叹,洪顺冥思苦想,找不到答案。

  “这白丽干吗非同咱们过不去呢?她同玉兰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啊。”洪顺说道。

  “小小年纪,心里就藏着坏心眼,算我们眼瞎了。”灵芝说道。

  “看到玉兰跪在我们面前时,我知道玉兰这孩子太实诚,只要是领导说的,她都认为是对的,太单纯了容易被人利用,还好有陈刚在她身边。”洪顺边想边说道。

  “可她总是要我们认错认错,都不站在我们这边为我们想想。”灵芝气愤地说道。

  “今天这种场面,我倒是希望她和陈刚同我们隔绝,要不然,他俩会跟着受罪的,你没见我当时心里多着急,一个劲地给玉兰打眼示,可玉兰却没看见,倒是陈刚看见后有所反应。”洪顺说道。

  “现在连一家人都产生隔阂,唉。”灵芝叹息着说道。

  “眼下我担心的还是玉兰啊,她怀着身孕,虽然有陈刚照顾着,但也保不准陈刚也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而她这么同我们堵气不回家来,表面上看不会受到牵连是好事,但她心里难免不会忧虑,特别是今天看到白丽这样整我们,不知道她心里有多伤心呢。”洪顺说道。

  “我知道你心里放心不下玉兰,可我觉得让她在外面经受些磨难也好,从小我们也太娇惯她了。”灵芝说道。

  玉兰熬过初孕期的呕吐反映后,因耽误了县宣传队的一些演出,因此不再参加县宣传队,而是回到百货公司上班,玉兰还积极参加百货公司的各项运动,心里想到父母的事唯恐被人说三道四,因此工作上再辛苦再累也从不吭声,为了避嫌,爸爸妈妈那边就一直没回去看过。

  灵芝从那次批斗会后,腰肌受到损伤,稍微一动就钻心地疼痛,上床下床都得由洪顺搀扶着,洪顺每天贴心地照料灵芝,一到晚上就给灵芝拿毛巾热敷,然后再敷上药,轻轻地扶着灵芝躺下休息。然而灵芝睡熟后就常常做恶梦,时常在梦中呼喊着玉兰的名字,有时还被吓出一身的冷汗,让洪顺焦虑不安,思前想后,逐硬起头皮去百货公司找玉兰。

  玉兰低头收拾整理办公桌子上的纸笔,洪顺在外面等候良久,趁此时无人时,悄悄地推门走了进来,玉兰一抬头,见到洪顺时,“爸”字在嘴里打了个转,又停住,心绪复杂地咬了咬嘴唇,不由得低下头来。

  “玉兰,你真准备打算一辈子都不见我们了吗?”洪顺问道。

  玉兰强忍内心的痛苦,摇了摇头,仍旧fqxs收拾着东西不说话。

  “玉兰,你是我和你妈唯一的女儿,从小我们把你捧在手心里抚养长大,什么事情都由着你,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难道一转眼我们就成了你眼中的敌人了。”洪顺说道。

  “爸爸。”玉兰哭着叫道。

  “我和你妈从旧fqxs社会一路生活过来,辛辛苦苦、勤勤恳恳,从不做违背良心的事,我们既不是特务,也不是资本家,咋就让你这么嫌弃呢?”洪顺继续说道。

  “不是这样的,爸爸。”玉兰百感焦虑地说道。

  “你和陈刚结婚成家,我和你妈也希望你过得幸福,只要你们好好过日子,我和你妈也就没啥牵挂。我们二老也不会过来影响连累你们。但现在你妈病倒在床上,每天晚上恶梦不断,口口声声地唤着你的名字,命在旦夕,你就真的不打算回家去看看她吗?如果你妈挺不过去,撇下我们走了,你就不后悔吗?”洪顺越说越激动。

  “爸爸,我……”玉兰一时不知说啥好。

  “我今天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些,回不回去你自己掂量吧。”洪顺说完径自推门走了出去。

  玉兰眼泪汪汪地呆呆看着洪顺离去的背影,心中如刀绞般难受,特别是眼下知道妈妈生病在床,梦中呼唤着自已,玉兰觉得无论怎么样自已都得回家去看看,在母亲床前尽点孝心,可是这脚步迈得出去吗?

  玉兰坐在椅子上冥思苦想,心头矛盾重重,这时白丽推门走了进来。白丽在进百货公司大门时,看见洪顺刚好从玉兰的办公室里走出来,洪顺看到白丽,将脸转向一边,视若无睹地走了回去。白丽看看洪顺的背影,又朝玉兰的办公室看了一眼,于是径直朝玉兰的办公室走来。

  “玉兰,是你爸爸来找你了吧,我刚才都看到了,该怎样做你自已可得想清楚哦,你要是不能彻底地同你父母划清界线,可别怪我没提醒你。”白丽说道。

  “用不着你来提醒。”玉兰从椅上站起来,收拾完桌子上的东西,径自推门离去,把白丽一人凉在那里,白丽若有所思地看着玉兰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玉兰回到家做好饭,陈刚回来了,俩人一起坐着吃饭,陈刚帮玉兰夹了一筷蔬菜,关切地询问:

  “这段时间你胃口可好些了?”

  “好多了,你也难得按时回家。”玉兰说道。

  “不敢松懈啊,事情是一桩接一桩的做不完,连睡觉时都在想着。”陈刚边吃边说。

  “那你也得注意身体,等我们的宝宝出生时,你可得好好地陪陪我。”玉兰撒娇地说道

  “那当然,到时我也可以有理由请假休息。”陈刚回答道。

  “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喜欢男孩还是喜欢女孩。”玉兰满心欢喜地问。

  “说实话,我还是比较喜欢女孩,但只要是你生的,男孩女孩都无所谓。”陈刚说道。

  临睡前,玉兰靠着陈刚的臂膀,试探着说出下午洪顺来找她的事,询问陈刚她要不要回家去看看爸爸妈妈一下,陈刚沉思良久地说道:

  “从人情上来讲,无论如何都是要回去看看的,他们毕竟是你的亲生父母呀。只是咱们可得加倍小心,你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啊。”陈刚转了下身,继续说道:

  “今天我看到好多单位都被砸了,那些老领导们一个个地被挂上牌子游行批斗,你不知道,有的红卫兵下手太重,做得太过火,直接用钢钎架在人的脖子上使劲地往下压,这人哪里受得了啊,我看到后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我在人前却不敢过多地表露出来。那天他们揪你父母批斗时,我是出于保护你,不然可能我们现在也不会好过了。”

  “陈刚,你真好,只是我现在很犹豫,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你看我这家还回不回呢?”玉兰问道。

  “我看最好是掩人耳目,晚上悄悄地去,不要被人看见。”陈刚说道。

  “今天我爸爸来找我时,被白丽看到了,她还要我彻底划清界线呢?”玉兰说道。

  “白丽对你是太熟悉了,你以后要多留神她。我都尽量离开她远点。”陈刚说道。

  “我今生今世再也没有她这个同学和朋友了。”玉兰淡然地说道。

  第二天晚上,玉兰先回家同陈刚吃过晚饭后,便决定独自回家一趟,陈刚先是不放心,可是自已因为要赶着写一篇材料出来明天上交,无法陪着玉兰回去,而玉兰倒是认为如果俩个人一起回去,反而容易引起注意。陈刚想了想,觉得玉兰说的有道理,于是玉兰换上一件灰色的衣服,拿了条围巾包住头,陈刚再三地叮嘱她路上小心,尽量早去早回。然后拉开门,朝两边看了看,见过道里没有人,玉兰便轻手轻脚地走出来,踮起脚尖一溜小碎步地走下楼去,陈刚直到看不见玉兰的身影,才回屋关上门,伏在桌子上开始写材料。

  玉兰走出商业局宿舍,庆幸没有遇到任何人,独自一人走在黑夜的街道上,凉风习习,灯光灰暗,行人稀少,玉兰捂了捂围巾,尽量沿街边屋檐下走,心想万一遇到不测,还可借屋檐下的阴影躲藏,虽然心里略有些害怕,但是想到今晚既然走出来了,无论如何都得大起胆子往前走,特别是想到爸爸妈妈那期盼的眼神,玉兰鼓足勇气,不由加快了脚步。

  来到自家门前时,玉兰举起的手稍稍犹豫了一下,想了想,又四下环顾看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