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五章迷宫怪物(1/2)

加入书签

  戈隆与犄角怪物在地上翻翻滚滚进行着最原始野蛮的搏杀,用爪牙,用拳头,用犄角,用棍棒互相伤害着对方,场面原始而惨烈。【【,

  终于,戈隆空出的手臂突然掐住了那怪物的脖子,堪比成年食人魔的恐怖蛮力与异世界大地之子的神力重叠爆发,竟是将那遍布鳞甲鬃毛的脖子捏的细了好几圈,甚至有种直接捏住了颈骨的感觉。如果换成是其他人形智慧种族,仅这一下就足以致命,但是这头半人马型的怪物非但不死,更是狂性大发,咬住戈隆肩头的头颅疯狂后仰,戈隆只感到一阵剧痛,同样也是暴吼一声,抓住她脖子的手臂用力前推,结果戈隆的肩头大块皮肉顿时发出布帛撕裂般的声响,这是大片肌肉纤维被硬生生扯裂才会发出的声响。然而,最终断裂的并不是戈隆身上的血肉,而是上下两条带着两排白牙的血红色肉条那怪物的整幅牙床竟是硬生生被扯拽了下来。

  哪怕是悍不畏死的怪物,这样的剧痛也足以令她发出凄厉无比的哀嚎,而更加致命的攻击却是这时才落在她的身上,那有着不知该用何种语言来形容其外形的艳丽,血腥,而且残酷残忍的武器,戈隆手中的圣女腿棒已经重重砸落在她的头顶,在将两幅犄角砸断的同时,也将怪物的头颅砸成了完全变形的扁圆。

  墨绿色的鲜血,暗红色的脑浆,还有其他不知是什么东西的粘稠液体沾满了腿棒。令那雪白细腻的皮肤变得污浊不堪,然而这个时候却是发生了十分奇怪的事情。戈隆手中的腿棒先是突然浮现出许多咒文样的图案。然后更是发出了莹白色的光辉。在暗红色的死亡世界中突然看到这一抹温暖而圣洁的光辉,戈隆的目光竟是完全被吸引了过去。片刻后,他浑身一震,身上汗如雨下,竟是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

  他的记忆并没有出现任何断层或是空白,之前和进入这个世界之后的每一个细节经历都十分的清晰明确,然而就像是喝醉酒后的那种极度兴奋一样,戈隆方才也处于一种异样的疯狂,理智无法自控的状态。毫无疑问正是他手中的圣女腿棒受到莫名刺激之后突然放出的白光令他恢复了正常。

  旁边突然传出了细微的呻吟声,戈隆转头看去。之前那头居于劣势被咬断一半脖子的怪兽还没有完全咽气,正在与死神做着最后的挣扎,戈隆踱着脚步走了过去,抬起腿棒就想解除她的痛苦,然而这头怪兽的眼神却是给他一种奇怪的熟悉感,仿佛自己曾在哪里见过。

  眼看这头怪物就要死去,戈隆再来不及细想,马上一个中级治疗波打了过去,所幸拥有自然属性的萨满神术对这头明显属于地狱种的怪物依然有效。淡绿色的光芒在她的身躯上闪烁了几下,虽然起死回生将其救活是没可能了,但是将她的死亡时间再向后延迟一小段倒还做得到。

  在怪物的双眼重新恢复一点神采之后,戈隆轻轻靠了过去。想尝试一下是否能够跟她进行言语层次的交流,现在回想起来,在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她确实是在向自己求救的。

  戈隆与她的目光终于对上,这头怪物的眼神中透出清晰明确地迷惘与恐惧。而看她的样子,应该是对戈隆也是有几分熟悉的。然而下一刻。她的眼神陡然变得赤红凶狠,戈隆猛然飞退回去,而那头怪物的一双铁蹄刚好踏在他方才站立的地方。

  这头怪物,在恢复有限的一点体力之后,连爬都爬不起来的她做的第一件事竟是向戈隆发动攻击。

  戈隆轻叹口气,提起手中的腿棒就想直接砸下去,然而当他注意到腿棒上依然闪耀的圣白荧光之后,突然心念一动,这白光毫无疑问是来自于那位被剥皮后制作成巫毒魔器的倒霉圣女,之前半人马督军哈萨克蕾斯就曾说过,在包裹铜像长腿的那张人皮上,还存留着那位圣女殿下的部分光明神力。而在这个很像是“地狱”的地方出现的很像是“地狱种”的怪物,这种神力也许能像方才唤醒自己一样,对她起到一些特殊的作用。

  这样想着,戈隆又再次靠近那匹垂死的怪兽,然后在她的肢体攻击不到的位置,将腿棒轻轻压在了她的额头上。

  “果然有效!”在腿棒与她的皮肤接触的瞬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