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八章喜当爹(1/2)

加入书签

  “我原本以为……看到我灵肉合一后你会更加开心一呢。≥頂≥≥≥,”

  刚刚复活的魅魔女王塞纳奴露望着戈隆,似笑非笑的道:“还是你希望姐姐我像以前一样,一直将灵魂附着在你身上感觉更好呢?你的口味还真是奇怪呀。”

  “奇怪的人是你吧……”

  已经从魅魔女王又一次提升等级的魅惑之力中挣扎脱出的戈隆连忙退后了两步,背靠着墙壁,脸上满是戒惧与提防。他对这位魅魔女王已经彻底的无话可了,不知道这个传中的女人脑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有事没事,有机会没机会都要试图魅惑一下自己。戈隆可不想自己像故事中那些在魅惑术中无法自拔的傀儡一样,整天痴痴傻傻的绕着女王大人转悠,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女恶魔给抛弃掉,莫名其妙的死在哪个地方。

  “喂~~~!食人魔哥,你不要整天这么提防着人家好嘛,咱们刚刚明明已经那么地亲密过了,你要是现在求婚弄不好姐姐我都会答应你哦。可看你现在那副见了鬼的样子,好像姐姐我随时都有可能把你一口吞掉一样,明明刚刚想要吃掉人家的可是你这头食人魔哦。算了,不和你计较了,给,拿着……”

  戈隆反手接过魅魔女王抛给自己的东西,见那就只是一张边角不齐,粗糙发黄的皮革,顿时皱着眉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是给我的吗?”

  “咦?你们这么多人跑到这个迷宫里面来送死,为的不就是这个东西吗?怎么,你不想要吗?那就还给姐姐吧。”

  戈隆一把躲过塞纳奴露伸来的手掌。面上的表情已有些不敢置信,他道:“难道。这个东西是……是,那个所罗门王留下的灭神魔导具。《深渊契约》吗?”

  “《深渊契约》?你们是这么称呼《梵迪冈萨斯契约》的吗?不过所罗门王大人亲手制作的灭神魔导具确实就只有这个了。”魅魔女王虽然狡诈善变,喜欢作弄戈隆,但凡是涉及到所罗门王的事情,她却是绝不会拿来笑。只是这时候戈隆却没有注意到塞纳奴露眼底一闪而过的异色。

  戈隆双手开始颤抖,心情激动地注视着手中的卷轴,但遗憾的是,他除了能看出手中的皮革确实年代久远之外,就再看不出它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了。

  “这东西……该怎么用?”戈隆可怜巴巴的向女王大人询问道,他虽然什么都不想再和这头女恶魔扯上关系。更不想再欠下她什么了,但是关系到一件灭神魔导具,就由不得他再去谈什么尊严与节操,再多的麻烦也只能选择性忽视。

  看到戈隆那不好意思却充满乞求的样子,塞纳奴露很是意味深长地怪笑了一阵,将自己从这子身上受到的委屈与郁闷统统全还了回去之后,才摇头晃脑地回答道:“这份契约是所罗门王用这个世界上诞生的第一头恶魔的皮肤制作而成的,可以是一切恶魔物种的起源,所罗门王在这份契约中还融入了自身的血脉与力量。所以也只有他的血液才能够启动这份契约。在这份契约激活之后,任何恶魔都将受制于契约之上的远古气息,必须无条件服从这份契约的主人。当然,这也只是它的基础功能之一。”

  “需要……拥有……所罗门王的……血液……”戈隆喃喃重复道。脸上失望的神情已经溢于言表。

  “该死的,所罗门王都已经陨落近万年了,我要到哪里去找寻他的血液啊……”

  听到所罗门王的陨落。塞纳奴露脸上流露出一抹悲色,但很快便恢复过来。道:“所罗门王大人虽然已经陨落,但是他的直系后代的血液也可以激活契约啊。”

  虽然魅魔女王这么。但戈隆还是失望的摇着头道:“哪有你的这么简单,圣光之理教廷这万年来一直在追查与十二位魔法皇帝有关的一切,就算所罗门王真的留下了后代,又侥幸逃过了教廷的追杀,可连教廷一万年来都找不到的人,我又要到哪里去找寻呢。”

  “咦?有那么难找吗?可我怎么感觉到,就在这座迷宫当中,就有所罗门王大人鲜血后裔的味道呢?嗯,不是很浓郁,但却很纯,还有一些甜腻的味道,这是……女人的味道……”

  戈隆一惊,但脑筋不笨的他马上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这一次深渊迷宫寻宝是由诸多强悍势力倾力参与的,与两眼一抹黑,中途加入这场夺宝游戏什么都不知道的自己不同,他们每一个势力对这次“寻宝”都早已做好了相当充足的准备,当然知道真正的深渊契约需要所罗门王的直系血脉激活也并不奇怪。

  顺着这个思路再继续深想下去,戈隆顿时觉得许多困惑迎刃而解。

  圣光之理教廷雄踞大陆第一宗教,与多代人类建立,统一大陆的宏伟王朝都建立过相互依存的关系,哪怕是在诸国并起的战乱时代也能够屹立不倒。历史底蕴比任何人类势力都要悠久庞大,如果所罗门王真的留下了直属后裔,教廷这一万年来又怎么可能会找不到。

  之所以任何文献史诗中都没有与之相关的记述,那么就只能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圣光之理在追寻到这一支血脉之后,出于某种理由并没有马上将其公开并且斩断,反而将其保护控制,并且心地隐藏起来。

  现在戈隆知道这个理由当然是因为灭神魔导具的开启。只是自诩为真神代理人的圣光之理教廷理应毁灭一切与人类之敌十二位魔法皇帝有关的东西,却为什么要保留下这种可能威胁到诸神地位的邪恶武器,保护能够开启这件武器的关键“钥匙”,对此故事听多了的戈隆也并不觉得有逻辑冲突。他早知道没有纯粹的光明也没有纯粹之黑暗的道理,反而越是光明开阔的地方。产生的阴影就愈加深谙阴晦。

  教廷此次名义上打着消灭试图唤醒远古禁断邪器的亵渎者的旗号,实际上却是打算暗中争夺这件灭神魔导具。那么他们这次会将拥有所罗门王血脉的棋子带上也就并不奇怪了。

  一直沉浸在自己推理当中的戈隆,却是突然发现魅魔女王竟是有些古怪,从刚才起,她就一直在空气中嗅来嗅去,这头女恶魔微闭着双眼,可爱的鼻子不断地翕动,像是在追寻那一抹所罗门王血脉的气息来源,可她闻来闻去,最后鼻子竟是凑到了戈隆的身前。而且还是靠近他下//体的位置。

  “喂!你想干什么!”戈隆惊怒着退后了两步,没想到魅魔女王睁开双眼之后,脸上的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