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二章皇者之泪(1/2)

加入书签

  shoM_read;

  帝都,黑山。∈≯≦≦

  在这座地位与居住地的海拔高度成正比的传奇之城中,能够有资格居住在至高无上的“山尖之堡”中的,自然就只有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室成员。

  “山尖之堡”绝对是人类建筑史上的最高奇迹,就好像倒立地金字塔一般,在面积不足数平方米的山尖上倒竖起一座下窄上宽地巨大城堡,这自然完全违反了物理法则,整座建筑毫无稳健扎实的基础,就好像一阵微风就能够将这座“刀尖上摇摆的城堡”倾覆吹倒,然而事实却是,这座“山尖之堡”已经屹立了上千年之久,别说是山顶上呼啸的罡风,就连地震、战火、龙袭都未能将其摧毁。似乎只要帝国还存在,山尖之堡就会永远这样屹立下去。

  这座城堡至今仍在不停地扩建,改造,但是底层基础却从未做出过丝毫改动,因为那不仅是古代建筑大师们呕心沥血的结晶,同样也是黑山王朝在建国初期,开国之君与魔法师公会,圣光之理教会在蜜月期间联手创造出来的最高杰作,不仅铺设了无数级法阵,甚至还受到过圣光之主显现神迹的祝福,据说仅在建设期间死掉的亚人奴隶就有数万人之多。

  城堡内广泛使用了空间拓展魔法,可以保证数量庞大的王族皇室成员每一位都能获得足够宽敞豪奢的居住空间。由于隔音魔法与空间隔断魔法的存在,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因为皇族成员之间淡漠生疏地人际关系,在这座山尖之堡内的居住者互相之间很少有交流,每个成员都像是生活在一个独立地城堡之中。

  在山尖之堡的某个房间内突然传出了一连串地咳嗽声,听声音这应该是个年轻人,但他却咳地十分厉害,仿佛要将整个肺腑都从口中咳出一样,过了好一会才渐渐平复下来。

  视线转入这间屋内,就看到一位披着毛毯的年轻人正扶着桌子休息,他身上穿着宽松舒适地睡袍。面容英俊地仿佛宗教壁画上描绘的天使,只是他的身体十分地单薄,任何人都能看出他正身染重疾。

  旁边伸出一只纤细白腻地素手,用手巾小心翼翼地擦去年轻人嘴角的几滴血珠。只是简简单单地一个动作,却仿佛森林精灵的舞蹈一般给人一种颤动灵魂般的精神享受。

  能够拥有这只手的主人自然也非常人,她曲线动人的身体上穿着不知该用奢华浮夸,还是该用简洁朴素来形容,甚至看不出样式是男还是女的宫廷华服。这样的服装如果穿在宫廷内随处可见的王女贵妇身上,就显得庸俗与堕落,毫无品味可言,如果穿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又会像马戏团的小丑服一样滑稽可笑,但当这套风格古怪离奇的服装出现在它现在的主人身上,却似乎霸占了世间一切对于美丽华贵与庄重素朴的形容词,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来总结概括形容的话,那就只有一个词汇了

  那就是“完美”正如这个人的容颜一般。

  一个只能用“完美”二字来形容的容颜。

  这正是属于帝国第一美人的风采,属于阿曼达艾美莉安克里斯蒂亚塔布里斯冯休文伯爵的风采。

  “陛下。您的病情又严重了”

  阿曼达伯爵的声音正如他的人一般,根本无法用已知词汇来形容,这磁性的声线充满着古怪神秘的性感,简单的陈述就足以令人心醉沉迷,然而他的言语内容却更加令人心惊能够被阿曼达伯爵称之为“陛下”的人放眼整个帝国也就只有一位他面前这个身染重疾的俊美年轻人,竟然正是帝国至高无上,以荒淫和暴虐令整个大6为之恐惧颤栗的杜隆塔尔大帝。

  在无数的传说之中,杜隆塔尔大帝似乎都是一位身材雄壮,须眉倒竖,面孔威严不怒自威地霸者暴君。甚至直白点说就是一位昏君在大帝执政的初期,帝国大动兵戈,先后向荒原兽人,地底黑暗精灵。以及同样由人类统治的级帝国沙漠太阳王朝和艾米罗千年帝国起战争,甚至有传说杜隆塔尔大帝还向地狱深渊派出了先遣远征军,可以说黑山王朝同时挑衅了所有能挑衅的敌人。

  这连场战争持续了数年之久,耗费的人力国力根本无法形容,帝国的几大军团平均减员过半数,国库寄存数百年的战略物资统统损耗一空。

  这场规模堪比帝国立国初期。注定不可能获取最终胜利的混乱战争终于还是在帝国国力无以为继的情况下被迫终结了。帝国并不意外的毫无收货,没有领土,没有资源,甚至没掳掠到多少奴隶。只是因为传奇英雄雷图瑟斯的存在,也没有人敢于轻视国力衰减的帝国,轻易动报复性侵略。这场持续数年的战争在历史学家的眼中自然变成是一场毫无意义,仅仅只是某位暴君一时兴起后造下的巨大罪孽。

  仿佛是突然现战争其实没有什么意思,之后的杜隆塔尔大帝再没有轻易兴起兵戈,而所有被卷进这场混乱战争的国度也因为这场毫无征兆的疯狂战争被迫陷入一段时期的战后修养,整个大6意外的平静了十数年之久。而在这段时期,大帝的肆无忌惮与嗜血疯狂以另一种形式体现出来,无数豪门贵族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被满门诛绝,几大刽子手家族忙得不可开交,每一个贵族都人心惶惶,不知道下一个不慎触怒暴君横死在断头台前的倒霉鬼会不会是自己。

  只是杜隆塔尔大帝性情古怪,极少出现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