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 父亲的“故事”(1/2)

加入书签

  米歇尔并不意外众人的反应,也不想过多的理会那些人的感受。于是转身对着亲信女仆说道:“你去将戈隆少爷带进来吧。”

  “不!你不能那样做!”

  米歇尔话音刚落,就有一位长者拍案而起,大声呵斥道:“那个小崽子,他可是多米尼科那个混帐的孩子,而且……而且还是一个有着污浊之血的杂种!”

  米歇尔并不意味有人会跳出来反对,但是也对这老者那恶毒的话语深深皱了皱眉毛,她吸了口气,强行压抑着怒火,说道:“多米尼科……我那位愚兄虽然行事……行事有些荒唐,更加触犯过帝国律法,被驱逐出族,但是他的名字中仍然带着‘休文’,他的孩子,无论你们接不接受,他都是我的亲侄子。”

  “可是米歇尔,虽然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还小,但是你现在已经坐上了族长之位,那么家族的那些秘闻你应该也已经清楚了,你就不怕这个污血杂种的出现,会再度触怒到那位,让情况更加恶化吗……”

  “我只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任何能够拯救家族的希望,哪怕再渺茫我都不会放弃。”

  “可是他对我们家族一定满怀仇恨……”

  “我坚持!”

  “你这是引狼入室……”

  “总之情况已经不会比现在更遭了……”

  “……”

  ******

  戈隆坐在客厅中,他轻轻闭着双眼,似乎是在休息,身边则站满了休文家族的骑士,像是在保护,更像是在监视。

  但哪怕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小食人魔,也不可能知道他此时正全力发动第二神通,将地下室内的发生的一切尽收耳中。

  戈隆的眉毛微颤,脑子里面回忆着他最初听到的,那些由他的亲生父亲,多米尼科·休文子爵为他讲述过的故事。

  那位疯疯癫癫的父亲将自己的整个人生融入到一个个支离破碎的故事当中,用梦呓一般的自言自语讲述给了他的儿子,戈隆。

  本来这些东西对于戈隆来说就只是一些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单纯故事,和他听过的其他故事没有什么差别。但是此时此刻,小食人魔将父亲的只言片语与地下室内那些乱七八糟的争吵内容一一对应,再加上自己的一些推理和猜想,戈隆总算是明白了几分关于那位父亲的事情。

  不过又是一个家族内部争权夺利的传统套路而已,只是又有几分不同之处……

  戈隆的父亲无疑是一个败类,废物,混蛋,一个不学无术,欺软怕硬的纨绔。

  就和帝都那些千千万万的贵族少爷们一样。

  不过这些缺点在一些人心目中并不算是什么问题,就比如休文家族上上一任的老族长,戈隆的曾祖父,查理斯·休文子爵。

  这位在帝都处刑台上工作了七十年,一生中斩下成百上千颗头颅的老族长平时不苟言笑,对任何人,对任何事情都是冷面相对,却偏偏对自己这个晚年得来的孙子爱愈性命,宠溺无比。

  老糊涂不仅对多米尼科百依百顺,而且还心甘情愿地为这位闯祸精孙子不停地擦屁股。对他的态度与对其他的孙子孙女截然不同,甚至一度有传言说,多米尼科其实是老族长最小的儿子才对,只是这件事情没有人敢去真正的调查证实。

  当时的休文家族远不如现在这样势大力雄,“刽子手一族”这个名号,放在贵族圈中也不是能拿出来吹嘘炫耀的资本。可尽管如此,那个能够世袭传承的“子爵”爵位也让无数族人望穿秋水,毕竟帝都的贵族千千万万,但是真正具有世袭爵位的可就不是太多了。

  可是在近乎偏执的恋孙狂魔面前,其他人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老族长查理斯在临死前通过一系列铁腕手段,强行压制住族内的所有反对意见,虽然将族长之外传给了自己的长子,多米尼科的父亲伊萨克·休文,却是将世袭子爵爵位直接传给了孙子多米尼科。

  在老族长的想法中,这是保证他的爱孙,能够在家族那残酷的继承权争夺战中占尽优势的保证,虽然将爵位与族长之位分开,这种做法十分危险,甚至是荒唐,很容易造成家族权利的分裂。

  但是现任族长毕竟是多米尼科的亲生父亲,这一问题似乎也就不是问题。

  其实,如果不是诸多顾忌,老查理斯甚至想要把族长之位跳过自己那个不怎么喜欢的儿子,直接连同爵位一起传给那个会讨自己喜欢,和自己异常投缘的孙子。

  只是自己十分长寿,权力**又十分旺盛,在族长之位上足足坐了六十多年,却是让那个苦苦等候自己死掉好继承族长之位的儿子,一等

章节目录